人到中年你會發現,想成為周圍人的依靠,勢必離不開「錢」

張愛玲說:到了中年的男人,時常都會感到孤獨,因為他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且不談孤獨與否,一個中年人要想成為周圍人的依靠,勢必離不開:錢。活得清醒的中年人,沒有多憂愁,也沒有時間悲春傷夏,他們只對一樣東西上癮,錢。這并不是墮落,而真正的活明白了。因為王爾德說:「在我年輕的時候曾以為金錢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現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確如此。」

金錢不是生命的一切,但在當下的社會環境中,如果沒有金錢連活著都是問題,談何生命意義。那些說錢不重要的人,大都沒有吃過沒錢的苦。只有吃過沒錢的苦,才能知道錢的重要性。

當一個人在沒有錢的窘境里舉步維艱,他才能懂得缺錢的絕望,才能深刻體會到那種希望就在眼前,可是我卻無能為力的挫敗感。

中年人只有擁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才能在親人面對生老病死時,說沒關系有我在;才能在孩子想要追求夢想的時候,對孩子說:放心去吧,爸媽幫你兜底;才能在朋友落難時,拉朋友一把。

所以,當一個成年人沒有解決錢的問題時,賺錢也就是人生第一重要的事情。那些真正清醒的中年人,也只會對「錢」上癮。

當然在追尋金錢的過程中,人容易誤入歧途。所以我們有必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搞清楚個體和金錢的關系,建立起個體駕馭金錢的能力,否則有很大機率會被金錢反噬。

金錢不是目的,而是我們實現幸福目的的媒介。

正如納·霍桑曾說:「金錢并不像平常所說的那樣,是一切邪惡的根源,唯有對金錢的貪欲,即對金錢過分的、自私的、貪婪的追求,才是一切邪惡的根源。」

所以,清醒的中年人通常追尋金錢,但不沉迷金錢。因為金錢是為人類服務而存在的,我們沒有必要成為它的奴隸。

不過,大多數中國傳統家庭里其實并不注重孩子錢商的培養,金錢的問題總是被回避。小時候父母總是告訴孩子,要好好學習,不要關心其他事情。

以至于很多人在最初就形成了不愿意了解金錢的運作機制的思維,認為談錢俗,不懂得如何投資自己,成年以后極其容易陷入金錢的困境。這些人只有在金錢的困境里落魄一回,才能真正地明白金錢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例如,我的同事小海。

小海長得很帥,也特別喜歡去酒吧餐廳等地方消費,屬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帥哥。但自從前段時間他的父親生過一次大病之后,他整個人心性大變,想方設法地賺錢,也不再去消費高的地方找存在感。

他說只有躺在銀行卡的錢最讓人踏實。

小海父親突發腦溢血的那個早上,他瘋了一樣往家趕。并迅速地將父母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他以為在一線城市,有最好的醫療設備最好的醫生,父親很快就能康復。事實也的確如此,科室的醫生也給出了清晰的答案。但是一天好幾千塊的支出,很快就讓小海覺得力不從心。

一個月后,小海的父親執意要回老家,小海不肯,但是拗不過父親。小海送他們回去的路上好幾次都忍不住哭了出來,其實他知道,父親執意要回去只是想替他省點錢。他從那一刻開始懂了,金錢的重要性。也正因如此,錢把男人的輝煌與落魄分得如此清晰。

我們的生活的確不應該被金錢左右,但擁有它卻可以讓我們坦然地面對世事變遷,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人,因為沒有充足的金錢而受委屈。一個中年人如果認為金錢不重要,那麼他早晚會吃到苦頭。

觀察我們周圍的人,擁有不同經濟基礎的人,所展現出來的精氣神是不一樣的。如果一個人窮困潦倒、一無所有,那麼他無論怎麼做心理建設,都很難挺起腰桿,淡然地去面對遇到的人和事。在比自己有錢、有資產的人面前,總是不由自主地感覺低人一等,即便別人什麼都沒有做。

路遙在《平凡的世界》里說過:「 錢是好東西,它能使人不會心慌,并且叫人產生自信。」是的, 我們都是凡夫俗子,陶淵明有一個就夠了

剩下的人,請務必好好地工作賺錢,比起虛無縹緲的精神追求,有金錢為愛的人支撐起舒服的生活,也是一種偉大。 縱然不能名垂青史,但是那一刻的溫暖無可比擬。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