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沒有什麼朋友,親情也很淡漠

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沒有什麼朋友,親情也很淡漠。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家是我們最溫暖的港灣,在親情的溫養之下,我們得以成長,在我們成長過程當中為我們遮風擋雨,家是我們的心靈棲息之處。

長大后,友情成了行走社會必不可少的東西,俗話說,家里靠父母,出門靠朋友。當我們遇到挫折,遇到困難,除了親人,能幫到我們的一定是好友。

人之所以為人,只因人有七情六欲。可是有這樣一類人,他們因為沒辦法處理好親人之間的關系,人際關系也會出現很多問題,這無疑是很痛苦的。

他們看起來就像沒有感情的機器, 人在遭遇挫折時都會啟動防御機制,這類人采用的就是「情感隔離」的防御機制,他們會將這些痛苦壓抑在潛意識里面,然后使自己根本感覺不到痛苦,或者直接將它忘記。

所以,即使遭受打擊,他們看起來好像跟沒事一樣,非常冷漠,但其實內心早已波濤洶涌,只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這樣的防御機制在他們年少時能幫助他們生存下去,成年后,卻成為了阻礙親密關系的障礙,而這也導致他們沒有什麼朋友,親情也很淡漠,具體而言,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面臨這樣的情況。

一、有悲慘原生家庭的人

阿德勒說:「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比如在《被嫌棄的松子一生》中,松子是家里的長女,他還有其他弟妹,父親因為要照顧常年臥床的妹妹,幾乎從來沒對孫子笑過,一次偶然的機會,松子發現扮丑能使父親開心,于是他得出結論: 愛只有通過討好才能獲得

因為極度缺愛,也極度缺乏安全感,導致她很難對人產生信任,在經歷的五段愛情中,因為她不能愛自己,結果是每一個男人都嫌棄她,她無法原諒父親,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歸宿。

再者就是有家庭暴力的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等等,尤其是涉及到暴力的家庭,孩子是基本上沒有安全感可言的,他們很難信任別人,表面上朋友眾多,也不會告訴任何人內心的脆弱,這樣的人交不到真心朋友。

還有就是家境特別嚴厲的孩子,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為了防御被控制的憤怒,和被懲罰的恐懼,啟動了「情感隔離」,具有強迫性人格特質,這類人在生活中很麻木和無趣。

總而言之,一個童年長期處于極度缺愛,嚴厲、壓抑,暴力環境下的孩子,都會采用「情感隔離」的防御機制,這讓他們看起來像沒有感情的機器,通常很難有高質量的親密關系。即使意識到也難改變,整日沉浸在痛苦之中。

二、被朋友傷害過很多次的人

友情也是親密關系的一種,只是沒有愛情那麼深刻而已。在友情中受過太多傷的人,也會慢慢積累起不信任感,自尊水平會降低,慢慢變得非常自卑。

他們內心壓抑的委屈會形成一股洪荒之力,我們稱之為攻擊性,對于性格溫柔內斂的人而言,他們謹小慎微,外表上看起來脾氣柔和,這種攻擊性是對內的,所以他們不忍心傷害別人,選擇傷害自己。

這類人雖然極度不信任別人,但也會有那麼一個朋友留在身邊,或者時不時有人關心他們,不至于那麼凄涼。

另外一種攻擊性是對外的,在《我的姐姐》這部電影中,安然是一個脾氣暴唳的女孩子,由于在重男輕女的家庭環境中長大,成長中受到嚴重忽視,安然對任何人都極度不信任,經常在公共場合情緒失控,甚至被罵是瘋子。

他采用的就是是轉移和反向形成的防御機制,轉移指將對某個對象的情感、欲望或態度轉移到另一較為安全的對象上,而后者完全成為前者的替代物。通常是把對強者的情緒、欲望轉移到弱者/或者安全者身上

所以安然經常對除她在意以外的人宣泄,另外一個:反向形成 ,反向形成:當一個人感受到不可接受的、無意識的「邪惡的」沖動和欲望時,超我不能接受,從而展現出和欲望沖動相反的特征,

比如:有多愛一個人就有多恨她,越不自信,外在就會標榜自己越自信。安然展現的特征則是:內心越脆弱,外表越強勢。

當她在意一個人時,嘴上說著「滾」,內心的聲音卻是「你別走」,可惜的是不是所有人都有義務來理解你,大部分情況是:把想走近你的人越推越遠,直到有一天身邊空無一人。安然最后和男朋友分手時她也不曾挽留,留下男友一人獨自黯然神傷。最親密的人也離她而去了。

回避型依戀人格也有以上特征,當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時,他們就不喜歡別人了,這種人格是典型的「注孤生」人格。

這些人在生活中不多,但并不代表大家可以掉以輕心,這只是最嚴重的一類,實際上,絕大部分人都有以上情況,反復在友情或者感情中受傷,卻不知問題所在,因為大家看上去都是正常人,這一類人我們千萬不要小看他們,沒有朋友,沒有親情的他們性格比較倔強。

生活中獨立自強,有時能在拼搏中干出一番驚天的事業,有些人生來就不是來追求幸福的,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做出貢獻的。

而普通人,身邊有朋友也有至親,他們擁有抓住幸福的能力卻不懂得珍惜——這類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可憐人。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