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人心里,不喜歡化妝和打扮的女人更有魅吸引力,她們有兩個特質

愛美是人之常情,古時,女人對鏡描花紅,只為與情郎相見時留下驚鴻一瞥。今有女人淡妝濃抹,潛心研究如何展示女人絕佳魅力的各種手段。

這無疑是一種積極的態度,展現的各種美讓世間多了絢麗的色彩。

只是舊時的美人美得各有不同,難分秋色,如今的美人卻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美則美矣卻毫無靈魂。

大街上千篇一律的小臉大眼高鼻梁,看多了看久了,你會發現其中的韻味是不足的。即使先天沒有這樣的條件,她們也依然有辦法可以通過醫美或者高超的化妝技術讓本來平平無奇的臉上生花。

再搭配上每個季度或是各種特定場景下的專屬妝容,換上精致美衣,頭髮一甩即可走出誰都不愛,六親不認的自信步伐。

只是,這樣的女人始終算不得高級。

在男人心里,那些不喜化妝和打扮的女人,其實更有魅力和吸引力,因為她們足夠真實,足夠灑脫。

一:人生足夠自信,不被容貌焦慮裹挾

喜歡化妝與打扮的女人是不敢輕易卸妝的,她們只愿意用這精致的美貌來給自己自信,一旦被他人指出容貌上的瑕疵,她們會在意很久,并在心里暗下決心:下次一定要更無可挑剔。

與其說她們化妝與打扮是取悅自己,倒不如說她們是為了取悅周圍人的眼光更為貼切。一旦身邊的人沒有給她們正向的反饋,她們便會產生焦慮。

這也與現在的商家各種鼓吹有關系,在他們的廣告語里通常宣揚出這樣一種觀點:女人沒錢不可怕,沒見識沒知識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本可以更美,卻不化妝不打扮,在最好的年華里沒有展現出最美的自己……

于是女人們紛紛為了各種變美的事物掏空錢包,只為了外人眼中的一句肯定,其實她們只是被容貌焦慮所裹挾了。

從自我改變的出發點,變成了被他人眼光綁架的焦慮,其中的關鍵詞,是取悅。

而一個足夠自信的女人,她們從來不會輕易被他人的話語所影響。化妝與打扮對她們來說,是錦上添花,而不是僅靠化妝與打扮來展現美。

高級的女人從不取悅他人,她們深知自己的魅力所在,也懂得靠化妝與打扮未必能吸引同頻的人。

她們相信的是:我若盛開,胡蝶自來。這朵盛開的花朵卻是開在心里的,而不是肉眼可見地靠化妝與打扮裝扮出來的搖曳生姿。

二:內心足夠篤定,深懂內在美才是靈魂

賈平凹在《談打扮》的散文里,將女人精巧地比作燈籠。他認為,女人的外在就是燈籠外面的那一層燈籠紙,無論是美是丑,都是外人顯而易見的。瑕疵難以掩飾,美好的一面自然也無法隱藏。

女人的內在就是燈籠的燈芯,所有的氣質與修養都在這個小小的燈芯里完美體現。燈芯亮,則燈籠亮。燈芯是什麼顏色,外層的燈籠紙就會發出什麼樣的光。

一旦燈芯熄火,燈籠紙也會隨之暗淡,變得了無生機毫無美艷可言。

不論它的外表做得多麼精致,也依然很難激發起他人對它的喜愛,因為燈芯不亮的燈籠,只能當一個毫無價值的擺設罷了。當燈芯燃燒起來,燈籠才能展現出美好的一面。

你能明白嗎?女人的美不在于皮相,真正的美是發自于內心的獨立與篤定,是內在的精神世界足夠充實,這樣的美才是支撐女人過得更好的底氣。

一心追求外在精致的女人,未必有點本末倒置。真正高級的女人,她們會選擇把用來化妝和打扮所要花費的時間和金錢,投入到充實自己的靈魂其中。

用知識去裝扮自己,內心的篤定與臉上的自信,才是高級女人用的最昂貴的護膚品,不必用五顏六色妝點自己,她也自有自己獨一無二的風采。

這些風采,是那些一心追求外在美的女人難以展現的。

高級的女人會因內在美而愈加高級,膚淺的女人卻遲早會因年華的逝去而失去顏色。女人,追求美的同時,別忘了給自己的內在做投資,你要深知,再昂貴的彩妝始終比不上腹有詩書氣自華的風采。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