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幽默感使用攻略,六大原則你一定要知道

幽默是一種強有力的工具,也是很多人都想擁有的特質。一場大笑,或者一種鼓勵輕松幽默的職場氛圍,可以促進人際交往,令團體內部產生凝聚力。不過,失敗的玩笑或者冒犯的玩笑也可能會適得其反。因此,運用幽默,場合很重要。 那麼,在哪些場合能夠運用幽默?如何避免不合時宜的幽默?讀完今天的文章,相信你的幽默感會提升一大截。這不是開玩笑。

我們很多人都憑直覺知道,幽默有很大的作用。問問你的同事在朋友或伴侶身上最重視的特質,他們很可能會回答(相對其他特質而言)是幽默感,喜歡「可以讓我笑出來」或者「會被我的玩笑逗樂的人」。可是再問他們在領導身上最重視的是什麼,這次可能就沒有幽默了。我們一般會覺得幽默對于領導力而言是次要的部分。

其實, 幽默是一種強有力的工具,有些領導者會下意識地使用,但更多的人都可以有意識地運用起來。我們和其他一些研究者的研究表明,幽默可以影響和提升一個人在團隊里的地位等級,增強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讓團隊成員締結高質量的工作關系,從根本上塑造人際交往中的信心、能力、友愛和明確溝通。

幽默還會影響一些重要的行為和態度,繼而影響領導效能的很多方面,如員工工作表現、工作滿意度、組織歸屬感、組織公民行為、創造力、在團隊中的心理安全感,以及將來繼續互動的期望。

不過,失敗的玩笑(不好笑或沒有人發笑)和冒犯的玩笑(被視為不合時宜)可能會讓開玩笑的人顯得不夠聰明、能力不足,進而損害其職業聲望。這種情況會讓人地位下降,在極端情況下甚至會因此丟掉工作。

要想成為更高效的領導者,該如何運用特定類型的幽默?如何避免成為下一次員工培訓中的反面教材?本文提供了一些指導建議。

幽默可以讓你的地位上升

幽默不僅能讓人獲得權威的地位,還能幫助獲得權威地位的人更為高效地領導。邁阿密大學的塞西莉·庫珀(Cecily Cooper)、南佛羅里達大學的托尼·江(Tony Kong,音譯)和中佛羅里達大學的克雷格·克羅斯利(Craig Crossley)三位教授發現,領導者將幽默作為人際關系工具使用時員工滿意度更高,因此溝通質量更高,組織公民行為(即自發自愿的有助于提升組織效率的行動)有所增加。換言之,領導者運用幽默時,員工更愿意主動去做自己職責范圍以外的事情。

幽默為何具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亞利桑那大學的凱萊布·沃倫(Caleb Warren)和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彼得·麥格勞(Peter McGraw)開展了一項研究,考察構成幽默的要素。他們發現,幽默的效果最常出現在某件事被視為良性不適(benign violation)的時候。這項研究是向參與者展示幾個場景,分別呈現某人的良性場景(如撐桿跳運動員成功地完成了一跳)、帶來不適感的場景(撐桿跳運動員跳高失敗,而且受了重傷),以及良性不適的場景(撐桿跳運動員跳高失敗,但并未受重傷)。參與者看到第三個場景(同時具備良性和不適兩個要素)時發笑的比例高于其他兩個場景(純粹的良性或不適)。研究者得出結論,讓我們覺得有趣的是令人不安但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接受、不會造成太大威脅感的事物。

因為開玩笑會損害對方的心理安全感,可能會有風險,所以會讓人顯得更加自信、更有能力。我們在一項研究中發現,一個玩笑無論是成功還是不合時宜,參與者都會覺得開玩笑的人更有自信——因為這個人有勇氣嘗試玩笑。以這種方式顯示自信,可以獲得更高的地位(前提是受眾沒有獲得證明其缺乏自信的信息)。我們還發現,以合宜的方式違背期待和常規的人會讓人覺得更能干、更聰明。這個結論驗證了我們對講話風趣的人的感受:我們欣賞且尊敬這類人的才智,因此他們的聲望得以提升。

不過, 幽默也具有令人感到不適的冒犯性,所以有一定的風險。太過不合時宜的玩笑會適得其反,讓受眾反感。這種時候受眾非但不會覺得開玩笑的人聰明能干,反而會在心里想,這個人真傻啊,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家伙說出了這種蠢話。雖然開玩笑不合宜的人依然會被視為有自信,但玩笑失敗會被視為能力低下的表現,導致地位降低。我們的研究表明,領導者嘗試幽默失敗的代價十分高昂,甚至比完全不開玩笑、全無幽默感的嚴肅領導者更糟糕。在良性冒犯和嚴重冒犯之間尋找平衡可能很難——就連專業的喜劇演員也會經常被批評演得過頭了——而且需要一定的技巧。

場合很重要

與他人交談時,我們需要同時平衡多種動機。我們交談的目的可能是準確清晰地交換信息、給彼此留下好的印象、化解沖突、獲得樂趣,等等等等。 每一種動機是否被視為正常得體,根據不同場合有所不同。因此幽默的場合非常重要。

你住過的一家酒店服務糟糕透了,這件搞笑的事在聚會上講給朋友(這種場合的一般動機是獲得樂趣),就比去外國的時候講給該國邊防人員(一般動機是交換信息)更加安全。某個笑話講給某一群人的效果特別好,但可能換成另一群人就非常失敗,甚至對著同樣的對象,放到另一個場合下可能就不好笑了。而且,雖然玩笑通常可以起到(善意的)社交黏合劑的作用,但如果被對方當作幾乎不加掩飾的炫耀,抑或針對特定人群或特定想法的侮辱,就會適得其反。

以下介紹一些方法,幫助你 充分發揮幽默的益處,避免不合時宜的玩笑。

什麼時候可以講內部玩笑。這種玩笑的笑點需要具備一定的背景知識才能理解,外人沒有相關知識就理解不了。內部玩笑非常普遍——我們的數據顯示,幾乎每個人都講過或聽過內部玩笑。但這類內部話題,特別是內部玩笑,會對團體之中的交流動態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雖然大家通常都覺得輕松幽默可以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但也可能會讓團隊內部產生嫌隙,讓一些人覺得被排擠了很尷尬。內部笑話當然也有正面作用,比如可以表示親近友愛,讓人覺得自己屬于這個圈子。這種幽默在不會產生其他后續影響的事務性場合可能很有用,外人無法理解笑點也無傷大雅。但對于這類幽默的研究給出了明確的建議:如果在團隊凝聚力很重要的場合,就要注意講大家都能聽得懂的笑話。

什麼時候可以諷刺。諷刺就是說反話,所以相對于直接表達而言,運用和理解諷刺都需要較高層次的抽象思維,而抽象思維有助于提升創新能力。諷刺的弊端在于可能會令對方察覺到較高的沖突水平,在彼此間信賴程度較低時尤其如此。而且,因為諷刺表達的實際意思與字面意思相反,所以會有造成誤解的風險,或者對方沒能領悟話里的幽默意味,將諷刺的評論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要注意的重點是,諷刺可以用來激發創意,但在不熟的新同事面前、不熟悉的環境里,以及關系尚未穩固的團隊中要溫和一點。在建立起深厚的信賴關系之前,最好帶著敬意去溝通。

什麼時候可以自嘲。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參加總統競選時,有人指控他有錢的父親要花錢給他買選票。肯尼迪在1958年的年度烤架俱樂部晚宴(Gridiron dinner)上回應這種指控說,「剛剛我收到我慷慨的老爸發來的電報,他說,‘親愛的杰克,選票買夠了就行,一張都別多買。你要是想讓我買個壓倒性優勢那就要命了。’」

自嘲可以有效地化解關于自己的負面信息。本文作者之一布拉德與莫里斯·施魏策爾一同開展的研究發現,相比用嚴肅的方式披露關于自己的負面信息,以幽默的方式披露此類信息的人會被視為更友善、更能干。披露負面信息時運用幽默,會讓對方感到該信息真實性和重要性降低。比如研究發現,求職者以幽默的方式表示自己數學能力有限,說「我會做加減法,但說起幾何我就只會畫線啦」(畫線原文draw the line雙關,有「做不到」的意思——譯者注),會顯得比嚴肅地給出這一信息(「我會做加減法,但不會幾何」)的人數學水平更高。

不過,運用自嘲也有禁區。在地位較低的人群中,如果相關特質或技能是勝任某項工作必不可少的核心,自嘲就可能帶來負面影響。比如統計人員自嘲說自己拼寫能力不足,會比說統計能力不足更加安全。因此在談及核心能力的時候,選擇其他幽默形式可能效果更好。(有個例外的情況要說一下:假如除了自嘲以外就只能嚴肅地披露自己核心能力有所欠缺,沒有別的幽默方法了,那就還是自嘲為好。)在不適合輕松幽默的場合(如法庭作證),或者錯誤非常嚴重、開玩笑會顯得很低級的時候,也應當避免以幽默的方式承認錯誤。例如,2004年白宮記者晚宴時,總統喬治·布什(George W. Bush)放了一段視訊,視訊里他在總統辦公室四處尋找,嘴里說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肯定就放在什麼地方。沒有,那邊沒有……也許在這里?」這種話題根本不適合拿來開玩笑。這個視訊引來了嚴厲的批評。

什麼時候運用幽默回避尖銳的問題。1984年美國總統競選的第二輪辯論中,當時在位的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被問到年齡是否他連任總統的阻礙。73歲的里根已經是美國歷史上年紀最大的總統,而且在第一輪辯論時顯得非常疲憊。面對這種問題,他回答說,「我不會將年齡作為本次競選的議題。我不會出于政治目的而利用對手的年輕和缺乏經驗。」觀眾和對手沃爾特·蒙代爾(Walter Mondale)都大笑起來。事后蒙代爾說,當時他就知道自己已經輸了。

很少有人喜歡被問到這樣尖銳的問題。此前的研究表明,面對此類問題時人有很多種不同的回應方式:保持沉默,明顯撒謊,含糊其辭(用真話故意誤導),或者再拋出一個問題。用幽默回避問題是一種在特定場合非常有用的方法。因為幽默會分散人們的注意力,這是烏特勒克大學瑪德萊恩·斯特里克(Madelijn Strick)等人的研究成果。就像優秀的魔術師讓觀眾看不清手法一樣,一個成功的玩笑可以將我們的注意力從特定信息上轉移開。成功的幽默還會讓我們發笑,而我們在心情愉快的時候更愿意信任別人。前文還提到過,有趣的人會被視為更聰明、更能干。里根的回答之所以非常有效,部分是因為他在受到攻擊時展現出的聰明才智。里根以幽默作答(雖然可能只是一句事先準備好的台詞),向觀眾展示了自己依舊思維敏捷。

什麼時候運用幽默給出負面反饋意見。美國內戰時,喬治·麥克萊倫將軍(General George B. McClellan)沒能在里士滿襲擊羅伯特·李將軍(General Robert E. Lee),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感到生氣,在給麥克萊倫的信中寫道,「如果你不想用軍隊,那就借給我用用吧。林肯謹上」。像這樣用幽默給出負面反饋,可以讓對方牢牢記住批評。

給出負面反饋是件難事,很容易讓人想后退一步,開個玩笑,讓氣氛輕松起來。不過,用玩笑來傳達批評,可能會讓批評的力度減弱。彼得·麥格勞等人做過實驗,讓參與者接受幽默的投訴或嚴肅的投訴。幽默的投訴更好接受,但也更為溫和,不會像嚴肅的投訴那樣迫使人們采取措施糾正問題。

因為幽默的批評會讓反饋力度減弱,所以在問題不明顯時會導致重點模糊。倘若管理者針對某位下屬的工作表現下滑開玩笑,下屬可能會以為自己的表現沒有問題,或者問題不大——否則為什麼要開玩笑地說呢?

什麼時候運用幽默作為一種創傷應對機制。還記得2016年總統大選后的那一天嗎?對于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而言,那是快樂的一天,對于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卻不然。當時我們趁機研究了幽默如何幫助人應對負面新聞。選舉后的那天,本文作者之一(艾莉森)和其他幾位研究者請一些投票給希拉里的人參與研究,讓他們就特朗普的勝利寫一些幽默或有意義的東西。研究發現,這種情況下尋求幽默的人在當時的感受有所好轉,等到幾個月后研究者進行回訪時,他們對這件事的感受依然更好。

幽默可以成為非常強力的創傷應對工具,哪怕面對最艱難的處境也不例外。領導力咨詢顧問琳達·亨曼(Linda Henman)發現,越戰中的美國戰俘時常用幽默應對自身所處的艱苦環境。斯特里克和其他研究者開展研究,讓參與者觀看展示負面場景的照片(如人身傷害或交通事故),緊接著分別給予惹人發笑的刺激和正面但不好笑的刺激。與接觸后者的參與者相比,接觸好笑的刺激因素的參與者報告的負面情緒更少。這是為什麼?仍然是因為幽默會分散人的注意力,讓人無法將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負面信息上。

不過另一項研究表明,幽默作為應對機制的作用受其類型影響。弗里堡大學的安德烈亞·薩姆松(Andrea Samson)和斯坦福的詹姆斯·格羅斯(James Gross)發現,應對負面消息時,積極友善的幽默會讓人情緒好轉,而消極、陰郁或刻薄的玩笑則讓人感覺更糟糕。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負面事件尚未過去或剛剛過去不久的時候,開玩笑冒犯別人要謹慎(「不要操之過急」)。

不必具備喜劇演員的專業水準

跟公司的人一起出去打高爾夫球,你不必是菲爾·米克爾森(PhilMickelson)。同樣,要在辦公室妥善運用幽默,你也不必是埃米·舒默(Amy Schumer)、阿里·王(AliWong,音譯)、約翰·穆拉內(John Mulaney)。許多職業喜劇演員的風格,直接照搬到職場中甚至可能帶來風險,因為職業演員是要拓展「得體」的邊界。一個玩笑是否成功,取決于講笑話的人、時間、地點和對象,所以在工作中復述喜劇演員的笑話一定要謹慎。不過你的同事也并沒有指望你像職業喜劇演員那樣優秀(或者說那樣好笑),甚至根本沒指望你能講出事先準備的玩笑。

將幽默視為領導力工具,要認識到人可以在各種不同的方面令人發笑。舉例來說,詼諧健談、構思故事巧妙、寫郵件聰明機靈、做展示時活躍氣氛,這些都是不一樣的,各自需要不同的反應時間、表達節奏,以及對受眾的了解。如果你不適應對著一大群人開玩笑,或者不擅長在展示時開玩笑,那就堅持在單獨溝通時嘗試使用幽默。如果你在單獨溝通時比較嚴肅,那還可以試試在電子郵件里幽默一把。要將幽默更多地融入工作生活,你有很多種選擇。

職場幽默是一門精細的手藝,而對幽默的研究也才剛剛起步。包括我們在內的研究者尚在收集關于各種不同類型的幽默使用方式、使用時機和效果的數據。不過,運用幽默的原則必須強調一條:場合很重要。不同文化、不同的人、不同團體的交流動態可能都截然不同,其中的變化要素很難把握,即便身處其中,也很難判斷此時此刻嘗試幽默能否獲得好的效果。一個笑話哪怕不好笑或不得體,很多人也會禮貌地笑一笑,因此反饋也并不可靠。

倘若你覺得自己無法在職場妥善運用幽默,或者不敢嘗試,那完全沒問題。不是每個人都非得惹人發笑不可,也不是每次嘗試幽默都能成功,職業喜劇演員也會有搞笑失敗的時候。但你仍然可以讓輕松幽默滲入自己的工作生活,方法很簡單:欣賞別人的幽默,多笑一笑,欣賞人生的荒誕和你聽到的玩笑。全然沒有幽默的生活不止無趣,還會讓你自己和周圍的人效率降低、缺乏創造力。不要把幽默當作一種次要的組織行為,而是要將之視為提升地位、實現職場成功的主要途徑,這樣一來你就會大大獲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