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點,一條朋友圈刺痛無數人:成年人的世界,錢難賺,人難做

凌晨三點多,好友大華發了一條朋友圈:

人一缺錢,就卑微得像條狗……

定位顯示的是一家醫院。

大華的父親,突發腦溢血,急需大量手術費,沒有多少積蓄的他,從父親被送進醫院,就慌慌張張開始打電話借錢。

我想起晚上睡覺前,接到大華向我借錢的電話時,最后他說的那句話:

這次沒辦法了,可能能借的不能借的,我都得張口了。

語氣里那種無可奈何和力不從心,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

看著大華那條朋友圈,我不知道他在借錢的過程中碰到了什麼,但我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場因為缺錢導致的感慨,一定飽含著太多的委屈,無奈和心酸。

想起一句話:

逼瘋一個成年人,缺一次錢就夠了。

缺錢能帶給成年人的崩潰瞬間,真的太多太多了……

沒有哪一份錢是好賺的

微博里一位博主說:

成年人的第一次成長是發現錢不好掙,第二次成長是發現錢真的不好掙。

這條微博下,有二十五萬多的點贊,八千多條評論,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共鳴。

人越往后,就越發現,錢真的難賺,人真的難做。

幾天前,我出差路過表弟所在的城市,得空去看他的時候,正好他有一場飯局,我被他硬拉著去了。

那一場飯局,讓我第一次意識到,表弟變了,早就不是以前那個話少不愛交際的他了。

酒桌上,他不斷地向兩個挺著啤酒肚的領導,一次又一次地敬酒,一遍又一遍地恭維。為的,就是拿到一個新的工程項目。

那個曲意逢迎,刻意討好的他,恍然間讓我感覺有點陌生和心酸。

我知道,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沒有誰會愿意讓自己活成這副點頭哈腰,卑躬屈膝的樣子。

看著他拼命喝酒,賣力恭維的樣子,我以為是一個幾十萬的大工程,就算沒有,至少也有十幾萬。

飯局結束后,才被表弟告知,如果拿到這個項目,可以賺2萬多。

為了2萬多塊,見他不顧身體喝到搖搖晃晃,狂吐不止的樣子,我有點兒來氣,囑咐他:以后還是少喝酒!

表弟突然情緒有點兒激動:你以為我愿意嗎?

這一句話,讓我啞口無言。

我瞬間明白了餐桌上我使勁給他使眼色,示意他少喝酒,可他明明看見了,卻根本不為所動的原因。

他說,上幼兒園的兩個女兒又要交學費了,加上房租生活費各種亂七八糟的費用,需要將近一萬,他還能怎麼辦。

成年人的底氣,果然都是錢給的,成年人的卑微,也都是缺錢害的。

第二天,表弟因為身體不適住進了醫院。

醫院里,接到舅媽的視訊,表弟努力掩飾著身體的不適,連連擺手說:哎呀沒事沒事,就是當時沒忍住,不小心喝多了。

這個畫面,讓人十分心酸。

我不知道現實里,這樣的情境每天有多少人在上演。

但我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太多的人,明明為了賺錢被迫丟掉了自尊,放棄了內心的驕傲,明明已經被生活折磨成了自己曾經看不慣的樣子,每天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做著身不由己的事......

卻還要在所有人的人面前,強撐著,硬扛著,表現出一副「我很好,我沒事,我不累」的樣子。

人到中年,真的太難了,沒有哪一份錢好賺,沒有哪一份工作好做。

上有老下有小,就算有時候想大吃大喝,想抽空去一趟遠方看看世界,或者買點奢侈品好好犒勞下自己,也還得考慮,孩子的課時費有沒有著落,下個月的房租或房貸有沒有攢夠。

成年人的世界,缺錢成了一種常態。

大多數人,拼盡全力,精打細算,也只是維持著勉強看得過去的生活。

沒有誰是容易的

「生活就像波濤上的一葉扁舟,搖搖晃晃,又像山中的一條小路,忽上忽下。」

在生活這場修行里,沒有誰是容易的,各行各業,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苦衷和難處。

一個北漂的新媒體朋友,曾跟我訴苦,在外人看來,她每天坐在格子間風吹不著日曬不到,動動手指敲敲電腦,就能輕輕松松拿到不錯的工資,別提有多爽了。

可沒人知道,她每天因為想選題掉過多少頭髮,因為改文案崩潰過多少次。

她說,有一次,她應一個客戶的要求,將一個文案改了一遍又一遍。

可對方還是在不停地提意見,那個時候,她已經改到身心疲憊,都要崩潰了,心里甚至已經有了「什麼難纏的客戶,老子不伺候了」的放棄念頭,但最終,還是得口是心非地應著:你提的這個意見真妙!

后來,她按照客戶的要求,熬夜改完,并仔細檢查確保客戶說的每一個點都加了進去,萬無一失的時候,卻被客戶告知:我想了想,還是覺得第一遍那個比較好,就用那個吧。

那一刻,雖然方案通過了,但她早已被折騰到精疲力盡,根本感受不到方案通過的那種快樂了。

人越長大,似乎日子越是難過,被甲方折磨,被公司挑剔,甚至被別人嫌棄,快樂變得很少,生活變得很難。

身邊一位媽媽,無奈地說,常聽人說再苦再難也要把孩子帶在身邊,可重點是條件得允許啊,誰不想天天看見孩子啊!

這位媽媽,她老公在一個工地打工,每個月拿三千塊,她有個兩歲的孩子,為了給孩子攢錢上學,夫妻倆只能都外出打工,把孩子留在老家讓婆婆幫忙帶。

他們在外的日子一直過得緊緊巴巴,兩個人對自己各種克扣,每個月除去房租等各種費用,才能攢下兩千多。

這樣的不易,生活里屢見不鮮。

電視劇《請回答1988》里有句台詞:

大人只是在忍,只是在忙著大人們的事,只是在用故作堅強承擔年齡的重擔,大人,也會疼。

人活著,真的沒有誰是容易的,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跑道上,一路磕磕絆絆,跌跌撞撞,有苦痛,有難堪,也有淚水,但依然,得奮力奔跑。

生活實苦,有愛則甜

《奇葩說》里,柏邦妮問:心里苦的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滿啊?

馬東說: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需要一絲甜就能填滿。

生活不易,每個人心里都有一籮筐的苦,但只要有愛包圍,再苦的心,也能甜起來,再難的生活,也能暖起來:

大華那條朋友圈下,好多親朋好友給他擁抱,還有人評論到:別著急,我再幫你想想辦法;

表弟雖然生活不寬裕,但弟媳很理解他的不易,不抱怨,也不指責,對他很是照顧。

表弟常說:每次扛不住,撐不下去的時候,看到兩個健康可愛的女兒,還有溫柔體貼的妻子,就瞬間有了繼續奮斗的動力;

那位新媒體朋友,后來透露說,每次她熬不過去的時候,男朋友都會帶她去吃大餐,放松解壓。那個時候,所有的苦就都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跟孩子分隔兩地的媽媽,后來接到了她婆婆的電話,差點激動地哭了。

她婆婆說:我還是把孩子帶到城里幫你們帶吧,這樣你們每天下班也能常看見他了。

有時候,真的覺得被生活蹂躪到抓狂,但那些圍繞在身邊的愛,無論來自親人,伴侶,孩子,抑或朋友,都能像黑暗里的光,也許微弱,但足以帶來希望,照亮前路,讓我們,有堅持下去的動力。

也讓我們足夠堅信:生活縱然不易,但人間很值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