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過好后半生,物質要低配,精神要高配

1. 對物質,不過度追求

周末出門,看見樓下停著一輛卡車,對面有人搬家。中午回來的時候,垃圾箱旁扔了很多雜物,兩只矮腳凳也在其中,拿起來看看,除了油漆有點脫落之外,其他都挺好的。應該是搬家的鄰居覺得這兩只的小凳子配不上新家才扔掉的。我將凳子拾回家,擦洗干凈,在陽台晾了一下,放在廚房摘菜剛剛好。對于生活用品,我從來都有清醒的認識,不看重外表,只要功能滿足需求即可。 錢多難掙啊,我不會為了一件物品的外表去充當一棵被資本收割的韭菜。就像我在單位用了七八年的一只杯子,原來是罐頭瓶子,廣口洗起來方便,容量也大,還有個把手,矮粗矮粗的,放在桌子上也不容易碰翻,就是貼著廣告標簽,紫色的蓋子,不太好看。有人來我辦公室,總是會很驚訝,你怎麼會用這麼土氣的杯子,有80年代的既視感,你應該換個看起來高檔的杯子。「高檔的杯子也是用來喝水的,和罐頭瓶子的功能沒有區別呀。」我回答。 人的精力和時間是有限的,把過多的精力和時間投射到物質上,必然會減少對其他方面的投入。

比如對家人的照顧、對自己內在的提升和精神的豐富,而這些恰恰是伴隨我們最長久的東西。所有的物質不過是服務于人,過度關注于物質的外表,就容易忘記我們追求物質的最初目的,最后花費了過多金錢和精力在沒有實用價值的地方,對人生來說,是一種浪費。

2.我們真正的生活所需,是極少的

在這個消費主義盛行的年代,物質達到了空前的豐富,人們在實現基本生活需求后,開始有了更高的追求。在網絡上一些人為了顯擺自己說「我一雙鞋3萬塊」、「我家一個吊燈45萬」、「我一場婚禮花費1億」、「我家每月生活費65萬」,他們把對物質的占有當做一種身份的象征,然而真正身份的人從來不需要用物質裝扮自己。很多時候,我們在擁有物質的時候,實際上也在被物質支配。世人匆匆,不過為碎銀幾兩。在窮盡心思追求物質的過程中,不得不放棄了人生最本質的東西,比如自由和尊嚴。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梭羅在28歲來到人跡罕至的瓦爾登湖畔,用一把斧子開荒種地、伐木造屋,過上了真正的極簡生活。他的屋子里只有一個桌子、一張床、三把椅子,他用自己兩年兩個月零兩天的生活告訴我們,人類真正的生活所需是極少的。 我們身邊超過生活必需品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人生的負擔。比如,衣柜里塞得滿滿的衣服,除了常穿的那幾件,其他的大部分只是浪費金錢買來占地方。比如,家里的其他物品,80%都用不上,卻占用我們80%的時間和精力去定期收納整理。比如,我們耗盡「六個錢包」,背負著最長時間的房貸換來的大房子,也不過是在里面解決一日三餐、夜里睡眠而已。比如,我們追求的豪車,也不過是代步車。如果衣服少買一點、房子換小一點,車子便宜一點,我們想,很多人是不是不必每日神情凝重、步履匆匆,在各種名利場辛苦奔波了。

3.內心豐富的人,不容易被現實擊垮

楊絳曾說過:「我們大多數人的困惑與苦悶是書讀得太少,卻想得太多。」抱怨房子不夠寬敞、車子不夠豪華、職位不夠顯赫……一邊是欲壑難填,一邊是求而不得,人生只剩下日日煎熬。世上有一種人,即使身處低谷、物質艱苦,也能活得坦蕩自在、有滋有味。大詩人蘇東坡當年被貶至惠州,在短暫的苦悶之后,他很快振作起來,不僅積極開展當地治理工作,還搖身變成了美食家。「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即使在人生的至暗時刻, 他也能將荔枝吃得有滋有味。「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游玩的路上,突然大雨降臨,被淋個落湯雞,他卻緩步自若,欣賞起雨中美景來。 一個內心有星辰大海的人,不會被眼前的茍且遮蔽目光,他有能力于瑣碎細微中發現一切生活的美好,并樂在其中。因為對物質不過度依賴,才不會拘泥于眼前的艱難,才能夠在逆境中排解內心的苦悶,尋找生活之美。人到中年,早已明白生活的殘酷,不如意十之八九,個人越是有許多事情能放得下,就越是富有,刪繁就簡,才能得到更大的人生自由。愿我們每個人,都能放下對物質的執念,用豐富的內心與生活過招,活出更好的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