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務正業」的職場人,你真的玩不過

最近面試小編,好幾個候選人最后被我Pass掉的原因都是「沒靈氣」。

人沒靈氣,寫出來的文字勢必也沒有靈氣。

HR很不解地問我:「你說說,到底什麼是靈氣?你從哪兒看出來的?」

哎,靈氣這玩意兒,我也沒法形容,但有一點我特別確定:不會玩兒、沒興趣愛好的人,通常不大有靈氣。

我一向認為, 一個不會玩兒的人,不大可能有創造性,也不擅長把握張弛有度的工作節奏。

當然,我說的「玩兒」并不是沉迷享樂、玩物喪志,也不是單純的休閑發呆,而是一種娛樂和放松,養心和自在。

這就是 「玩商」——它是人們休閑、生活、玩樂能力的指數,是一個人「玩兒」的能力。

這些年,人們對「玩商」越來越看重。就連幼兒園入學的家長面試,也要看父母會不會玩兒。

為什麼「玩兒」的能力越來越重要了?

01 會玩兒才有創造力

我最近教練的一個高管,馬上就要作為重點培養對象被外派到美國總部擔任要職。

上周是我們最后一次教練約談,我感覺自己就像送孩子出遠門的老母親一樣,千叮嚀萬囑咐他到了美國以后要注意什麼。

其中一條就是,多和老外同事一起「玩兒」,千萬不要把國內這種「卷」的風氣帶到那兒,人家并不歡迎。

他說:「你已經是第N個這麼跟我說的了,為什麼啊?」

因為老外非常看重休閑玩樂,而在咱們嚴重「內卷」的職場文化下,很多人都覺得如果努力的不夠變態,就會慘遭淘汰。

每天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別說玩兒了,恨不能連睡覺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而當一個人的自我價值感與財富、生產力緊密綁定時,把時間花在毫無目的的玩樂上,就顯得毫無意義。

但是,玩兒真的沒意義嗎?

其實,「玩兒也是一種生產力。」 ——騰訊公司CEO馬化騰。

這種生產力不來自于996,而是來自于創造力。

加州理工大學的噴氣動力實驗室(JPL) 是美國首屈一指的航空宇宙研究機構,但在上世紀90年代末,他們進入了新老交替的階段。

JPL很快招進了諸如麻省理工大學、斯坦福大學的高材生。這些新人在解決理論問題方面表現優秀,但卻不善于透過復雜的系統,看出主要問題,并將其打碎、拆解,梳理出關鍵部分,以創新的方法重新安排,從而導出解決方案。

經過漫長的研究,JPL才發現,那些善于解決難題的退休工程師們,曾經拆解過鐘表、制造過玩具賽車、做過音響,或者修理過各種家具。

而那些表現優秀的年輕工程師,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情。但那些沒有玩兒過這些事情的年輕工程師,一般都不行。

所以說, 創造力和玩商緊密相關。

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沒有創造力,其實,這世上不存在「有創造力的人」和「沒有創造力的人」。

只有「使用了自己創造力的人」和「沒使用自己創造力的人」。

想要釋放你的創造力,就從玩兒開始吧!

02 玩兒,我們的必需品

1.玩兒,長大的必需品

對于幼兒園面試家長會不會玩兒,有些人說:「這不就是在考驗家底是否殷實嗎?」

其實不然。父母懂不懂得玩兒,實際上檢驗的是他們的教育觀。

心理學家約翰·馬理做過一個研究。

他觀察到未成年的猴子會在籠內相互嬉戲玩樂,你追我逐。然后,他把一部分小猴子放到別的籠子,不讓他們有機會玩耍。

這些失去游戲機會的小猴子,長大后竟然變得十分呆板,有些甚至會失去求偶和生小猴子的本能。

其實,通過籠內的玩耍,猴子的社交能力、身體協調能力、思維能力都能夠得到培養,它們對世界也會有更多的認識。

所以,小猴子的玩耍行動,是猴子成功長大的必需品。

不會玩的小猴,長大會成為大傻猴。人類,也是一樣。

玩耍,就是孩子探索世界的方式。許多在大人眼里沒有任何意義的重復性活動,其實都是孩子通過自己的觸摸,在感知身邊未知的世界。

2.會玩兒的人,更會學習,更懂工作

我們總說玩物喪志,將玩樂視為生活的阻礙。

但其實「學習」的過程,就是一種尋求解決方法的通關游戲。

很多所謂的天才,沉浸在這種游戲中,不斷歸納總結,就是為了在紛繁復雜的「游戲機制」里,找到一個通關游戲的最優解。

因此,許多在生活中懂得玩樂的人,貌似「不務正業」,其實你還真玩不過他們。

他們不但善于學習, 面對紛繁復雜的選擇,心態也更加開放,解決方法更有創造性。

3.會玩兒的人,人際關系更好

我之所以讓我的教練客戶入鄉隨俗、多玩樂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能玩兒得到一起去的人,多半兒能干得到一起。

同事如此,兩口子不也一樣?如果倆人吃不到一起去,玩兒也玩兒不到一塊兒,這日子還咋過?

就像《玩出好人生》中講到的, 「玩樂是一種潤滑劑,它能使個人之間更親近,進而建立持續的親密關系」。

無論是體育還是娛樂,我們通過游戲表達自我,減少孤獨感,認識新朋友。在玩中 了解彼此的想法,強化彼此的互動,進而加深彼此的情感。

總而言之,「玩兒」是我們生活的必需品,它是創造力的源泉,更是我們持久滿足感的動力。

許多人會說,手頭一堆的「to do」清單,哪兒有錢、有時間去玩兒呢?

03 不會玩兒不是因為窮,而是因為怕

我兒子8歲的時候,我和我老公帶他去我們當年相識的母校UIUC轉轉。

那天,我們重新走在當年熟悉的小路,站在學校的大草坪上,看著躺在草坪上曬太陽的學生。我突然難過地哇哇大哭起來,把我兒子都嚇一跳。

我想到當年的自己,每天行色匆匆地從MBA的教學樓到圖書館,下了課又行色匆匆地奔去學校的餐廳打工。

那兩年中,每次我從草坪上走過的時候,看見躺在草坪上悠閑自得的同學們,都在想 「等哪天」我有時間了 ,也要像他們一樣躺在上面,什麼都不干就那麼躺著,曬曬太陽,聞聞草的味道。

直到畢業,我也沒有「等」到有時間的那一天。

回過頭來看, 不是我真的沒時間玩兒,而是我覺得自己不配玩。

那時候我太焦慮了,焦慮學業,焦慮沒錢,焦慮找不到工作......哎,幸虧焦慮之余,還談了個戀愛,要不真虧大發了!

我覺得自己要先去搞定這一切,才有資格談玩兒。

這種對「玩兒」的愧疚感,是從小就有的。像很多人一樣,我也曾認為:玩兒=浪費時間,而我要不斷進步才是!

但其實就算我當時放慢了腳步,玩兒了一會兒,也并不會改變我后來拿到500強管培生的offer這個結果啊。

所以說, 會不會玩兒和錢包是否豐盈沒關系,而是和內心是否豐盈有關系。

每一個「不敢」后面,都有一個對于不足的恐懼。

怕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不夠努力,不夠有錢......

但隨著年齡的增加,我越來越意識到,我們唯一該怕的就是沒有全心全意過好自己這一生,沒有好好地陪家人玩兒。

所以, 想要做什麼,玩兒什麼,千萬不要等。要學會活在當下。

就像《脆弱的力量》中講到的: 如果焦慮遠離了我們的生活,那麼取而代之的便會是淡定和平靜」。

如果想要過上有意義的人生,那就抽出時間來玩兒。無論是畫畫、烹飪、寫作、攝影、跳舞、運動、旅游......全國都摘星了,可以計劃起來了!

只要我們在自由地創作,那就是在開啟有意義的人生。

只要我們在「玩兒」,那就是在全身心地投入生活。

——寫在最后——

下個月我將送兒子去上大學,雖然一家三口上了同一所學校沒啥新意,但我希望,他能享受他的大學時光。

我會跟他說: Work hard , Play hard. 玩兒得有趣,才能干得有勁!

「玩兒」是人生的一種境界,一個會玩兒的人,才會做事,一個真正會玩兒的人,才懂生活。

在暢銷書《OFF學》中,日本作家大前研一提出過類似的觀點:

「人生不能只專注于'ON'的時間,更要精修'OFF'學。唯有成為'OFF'生活中的玩樂達人,才能在人生中獲得全面的勝利。」

與你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