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的私事都交給我處理,可每年評優評先都沒有我:冤大頭不好當

 

01

表妹真真去年被調到了后勤辦公室上班,后勤的事情又多又雜,但這都不是最讓真真受不了的。最難忍的是真真那個事兒媽辦公室主任,真真的直屬領導,讓真真叫苦不迭。

后勤活兒多,真真一忙就是一整天,連喝水上廁所的工夫都沒有。真真向主任反映,能不能給自己減少一點工作量,實在是做不完,要不就叫多個人來幫幫她,主任是一口回絕,還說這麼點活兒就抱怨,以后怎麼勝任更重要的工作。

真真偶爾有事或者想休息,跟主任提交申請休年假,幾乎每次都被主任駁回。主任說真真既然要工作就要好好干,不要一心二意的,休什麼假,周末休了兩天還不夠嗎?

好歹真真用的還是自己法定的年休假,都不被批準。一年才5天的年休假,真真一年下來都還能剩下個四五天。

這些真真都忍了,可這主任似乎不把下屬的價值給利用完不罷休。晚上下班了,主任也還不忘行使自己領導的權力。

一次晚上辦公室值班的人說手機沒電了,主任一個電話就打給真真,讓她馬上買兩根充電線送到辦公室,全然不管現在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

周末主任也不消停,想到一出是一出。突然就一個電話過來,說他想起下周要送給什麼單位的茶葉忘買了,叫真真去他指定的那個店給買回來。

合著只有主任需要過周末,真真就不用過周末,隨叫隨到似的。而且命令得非常自然,一點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當。

好在也不知道上邊哪位領導開恩,把真真調離了后勤,去到了別的業務部門。可這辦公室主任還作妖不罷休,前天晚上又打電話說公司門口的線條燈管壞了,一閃一閃的,讓真真去一趟把燈給關了。

天哪,真真已經不是后勤辦的人了,主任還不依不饒。真真硬著頭皮又去了一回,第二天就趕緊把工作交接出去,她再也不想忍受這樣的上司了。

02

對于真真的事情,我是非常感同身受的,因為我也有過這樣令人惡心的領導。仗著自己的領導身份,各種理所當然地叫下屬做事。

真真的主任還只是停留在公事上邊,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全部壓給下屬,而我的那個領導就絕了,連私事都叫我幫他辦。

有一回他送孩子上學,水壺給落車上了,他自己不送,倒是叫我去給他孩子送過去,說他一會還得忙著去開會。結果就是我自己花錢坐著捷運去給他孩子送水壺,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搞笑。

還有一回他家里搬家,想把冰箱搬到新房,大周末的也打電話過來叫我過去幫他一塊兒搬。搬完也就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辛苦了,連口茶都沒留我喝。

對于他的這些無理又奇葩的要求,我都一一照辦了。雖然我心里是一萬個不愿意,可人家是我領導啊,我一個職場小白,哪里敢反抗?

可是我就這麼言聽計從了幾年,每年年底評選年度優秀的時候,都沒有我的名字,相反我們部門那些沒怎麼被他吆喝過的同事給評上了。

后來我才明白,我做得再多,在我領導眼里不過是理所當然罷了,年度優秀要麼是評給有關系的,要麼就是評給有實力的,決不會給我這種冤大頭的。

在職場浸潤了幾年,我也漸漸開始反抗。我不再對他言聽計從,不合理的要求我就找理由推掉,誰愛做誰做,我沒有關系,至少我還可以認真提升自己的實力。

后來我高升到了另一個部門,再也不用受這種奇葩領導的氣了。

03

遇到那種不會體貼下屬,啥啥都叫下屬干的領導,我覺得我們可以這樣來應對。

第一, 領導的話不是圣旨,我們要有自己的判斷。

職場小白初入職場,什麼都戰戰兢兢,生怕自己哪里做錯了,所以對于領導的話,那都是言聽計從,領導說什麼都照做,生怕一不順從就惹怒了領導。

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但回過頭來看就會發現,其實是真的沒必要。領導雖然職位比你高,但他也不是圣人,他的話也不都是對的。

尤其是遇到類似真真主任這樣的領導,他下達命令從來都只是站在自己便利的角度,下屬是死是活他不管。如果你什麼都照做,最后吃虧的只能是你自己。

所以啊,我們還得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斷,不該我們做,我們沒必要去做。

第二, 領導的臭毛病不能慣,否則他習慣了就什麼都找你。

一些領導也是欺軟怕硬的,誰比較好使喚他找誰。人家不傻,誰愿意去硬碰硬,都愛找軟柿子捏。

像我那個領導,他的無理要求我回回都答應,所以他也習慣回回都找我。后來我不答應了他也確實不高興,但碰了幾次釘子之后他也不叫我,改叫另一個新來的同事做了。

所以說領導的臭毛病真不能慣,你回回都答應人家會把你的答應當作理所應當,根本就不會想到說這件事其實你沒有義務做。而不管做與不做,他也沒有念你一點兒好,那還不如自己對自己好一點呢。

第三, 讓自己變強大,是解決這種困境的根本之道。

會被一些無良領導瞎使喚,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是一個底層的社畜,沒有地位沒有權力,而人家領導就是官大一級壓死人,他使喚你沒毛病。

那些什麼拒絕啦找借口推辭啦歸根結底還只是一些小伎倆罷了,要想真正擺脫這種困境,還得是我們自己要努努力,提升自己的工作技能和實力,讓自己升上去。

等你跟領導平起平坐了,他還敢輕易使喚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