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公司內的派系多如牛毛,如果只想安穩就學會閉嘴

小張在一家私企做辦公室文員,月薪6000元左右。一次在打印公司人事任免文件時,將消息提前透漏給自己的老鄉劉部長,結果被辦公室王主任逼著辭職,誰知半年后小張卻做了辦公室主任。

一、辦公室小張

小張大學畢業后在深圳一家私有企業做文員,月薪雖然只有6000元,但勝在包吃包住,輕松、悠閑,每天只是打印文件,布置下會場,倒也樂得自在。

這一天,辦公室王主任讓小張留下加班,說是有重要文件讓小張打印。小張不明所以,詢問為什麼不能現在打印,王主任卻神秘的說必須等公司人員下班后打印,并交給小張一個密封的檔案袋。

結果當天辦公室王主任家里老婆生病,需要他陪同去醫院,于是急匆匆的往家趕,但在走之前,囑咐小張一定要等下班后再拆開檔案袋查閱打印。

王主任一走,小張好奇心起,沒等下班就拆開密封的檔案袋。等小張拿到檔案袋里面的文件查看時,倒吸了口冷氣,原來是公司的人事調整,足足有三頁之多,這次公司調整涉及人員較多,好幾個重要部門的重要領導職務都有變動。

小張一行一行的往下看,當看到技術部劉部長名字時,他的眼角還是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原來劉部長是小張的老鄉,在公司對小張頗多照顧,這次人事調整把劉部長從技術部調到后勤部,雖然看起來是平調,但在辦公室幾年,小張深知劉部長這次是被貶了,他猶豫再三,還是拿起了電話。

二、泄密被逼辭職

「劉哥,是我小張啊。」小張深吸了口氣,撥通了劉部長的電話。

「兄弟,今天怎麼想起給老哥打電話,是不是又遇到什麼難處了?」電話里響起劉部長和煕的聲音。

「劉哥,長話短說,公司這次人事調整,我拿到了干部調整名單。」小張有些得意的給劉部長說道。

「哦?上面怎麼說?」劉部長一早就知道公司要進行人事調整,自己很有希望做副總經理的位置,但具體結果如何,就等干部調整結果了,剛好在這個等待的空檔,小張雪中送炭來了。

「你被調整至后勤做后勤部長了。」小張有些猶豫,但還是嘆了口氣,給劉部長通了信兒。

「哦……你不會看錯吧?」劉部長有些驚訝,拉了一個長音,有些不死心的再次問道。

「劉哥,這麼重大的事兒,我看得很認真。」小張無奈的回復道。

「好的兄弟,老哥謝謝你了!」劉部長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小張放下電話,就直接開始打印文件,至于辦公室王主任的話,早被拋到了九霄云外,只想早點干完活,準時準點下班。

小張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才搞定,正準備下班之際,辦公室王主任火急火燎的跑來了。

「小張,檔案袋呢?」王主任面色不善,上來就厲聲喝道。

「桌子上呢,怎麼了王主任?」小張有些心虛的問道。

「給你交代過下班后再打印,為什麼提前給拆開了?」王主任有些上火的質問道。

「早一些晚一些有關系嗎?你平時不是總讓我提前做工作嗎?」小張年輕氣盛,有些不服勁。

「好好好,公司這麼機密的文件,打印也是有時間限制的,走漏了風聲你擔得起責任嗎?」王主任上綱上線到。

「至于嘛王主任?」小張依然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你辭職吧!」王主任惱羞成怒,老板交代的事情到一個文員這里執行不了了。

「辭職就辭職!」小張甩下一句話摔門而出。

到家后,小張仔細考慮了下,為自己之前沖動的話悔恨不已。

三、出人意料的人事調整

第二天,小張正常到了單位,坐在辦公桌前,發現桌子上放著一份打印好的公司人事調整信息,小張打開翻看著,第一行就把小張震驚了,劉部長被認命為公司的副總經理……

「這變化也太快了吧?」小張不由自主的在嘴里嘀咕了一句。

早會結束后,王主任回到辦公室,向小張等幾名同事傳達了公司人事調整的信息,并沒再提讓小張辭職的事情。

這天,小張的老鄉劉副總經理喊小張吃飯,小張如約而至,酒至半酣,劉副總經理拍著小張的肩膀說道:「兄弟,這次老哥能夠有今天多虧了你。」

「劉總說笑了,我哪有那麼大的能力。」小張笑呵呵的看著劉總。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公司的董事想提拔我,但是一些高層并不看好我,這次趁公司董事不在家時,搞了這次人事調整,其目的就是想把我打入冷宮,幸好你提前通知,我聯系了董事,迫于壓力,他們才讓我坐了這副總經理的位置。」劉副總經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下,小張才如夢方醒。

半年后,在人事任免中,小張被提拔為辦公室主任,而之前的辦公室王主任則被調整至后勤部工作。

后來小張才知道,辦公室王主任與劉副總經理分屬兩個派系,王主任是公司內斗的犧牲品,怪不得那次他大發雷霆。

個人見解:

第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公司就是一個小江湖,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的被卷入其中,不是選這一派,就得選那一系,沒有派系的人員是沒有前途的。

第二: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瞬息萬變的,正如《易經》中所講,永恒不變的只有變化,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萬事皆有可能。

第三:朝中有人好做官,你站好了隊,被提拔自然是信手拈來,反之只能低調做人,低調行事,只要堅持,總有你閃光的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