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之間,這份忠誠,要警惕

在生活中,有一類人——

他們平時好好的,但一到關鍵時刻,總會掉鏈子。

比如,

一遇到重大考試,就生病;

一參加重要比賽,就出意外;

一獲得重要晉升,就出狀況……

不是一次兩次,而是長年累月都如此,從而導致Ta很難成為更好的自己。

有時,我們會說:Ta真倒霉,運氣不好;

有時,我們也會說:Ta逆商低,抗壓能力差。

但我們卻很少意識到,

在「運氣差、逆商低」背后,一個人內心深處的 「成功沖突」

身陷成功沖突的人,即便機會就在眼前,Ta往往也很難抓住。

那麼,

什麼是成功沖突?

它又是如何形成的?

我們來看A女士的故事。

A女士,30歲,曾是一家小公司的主管。

一年前,A找我做咨詢,因為她剛剛丟了工作。

過程聽起來有點「詭異」:

在公司年度會議上,她的PPT報告出現一些紕漏,老板當眾批評了她幾句。

理智上,A知道自己應該為此負責。

但不知怎的,她突然冒出一股無名火,繼而變身為一個「野蠻人」,直接跟老板吵了起來。

事后,老板對她的工作態度產生了質疑,將她辭退。

A告訴我——

她很喜歡這份工作,業務能力也很強,曾經努力做出過不少業績。

但自從上個月,老板準備提拔她為經理以后,她整個人就開始「作」了起來:

經常小題大做,不講情面,動不動就指責別人。

逐漸地,公司的同事都開始疏遠她、排斥她。

而這次突如其來的「無名火」,則令她在公司的處境徹底陷入尷尬。

聽完A的闡述,我第一時間有2個困惑:

為什麼她會在獲得提拔后性情大變?

為什麼她會因為一件小事暴跳如雷,搞砸事業?

后來隨著談話深入,我才發現,

這一切并非偶然,而是A一以貫之的行為模式。

她前后換過幾份工作,一開始都激情滿滿,干勁十足,業績表現突出。

可每當公司想進一步栽培她,推薦她去更核心的崗位時,她總會出狀況——

要不就是出現一些「不應該的失誤」,把項目搞砸;

要不就是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得罪公司領導。

從而導致:

不僅晉升泡湯了,還把自身處境搞得很尷尬,最后只能選擇離職。

工作上如此,生活中也如此。

無論是在親密關系中,還是平時跟朋友相處,她一開始都挺自然的。

可每當關系進階到更親密的維度時,她總會出現一些「奇怪行徑」——

莫名其妙鬧情緒;

動不動就冷暴力;

直接或間接地制造矛盾沖突……

不斷挑戰對方的耐心與底線,以此「逼退」對方,終結關系。

A告訴我——

她感覺自己似乎被一股「無名的力量」阻礙著,一直在糟糕的泥潭里打轉,無法變好。

這股無名的力量,就是我前面所講的:

成功沖突。

那麼,「成功沖突」是怎麼形成的呢?

隨著咨詢深入,一層層抽絲剝繭,我逐漸意識到:

它來源于孩子對父母的「病理性認同」。

簡單來說,就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認同了父母傳達給TA的不健康的、消極的心理暗示。

比如,當一個孩子公開表露雄心,或初次獲得成功體驗的時候,

如果,TA得到的是父母的支持與鼓勵,

那麼TA就會自然而然地接納自己的雄心,并引以為傲;

但如果,TA得到的是父母的否定與壓制,

那麼TA就會很難面對自己的雄心,并產生深深的挫敗。

為了尋求認同,有的孩子會在潛意識里「故意讓自己失敗」,以此表達對父母的 忠誠

A更像是這一種情況。

她的爸爸是個非常古板的人,大男子主義,且重男輕女。

在他的觀念里,女孩做得好,不如嫁得好。

小時候,每當A在學校取得好成績,獲得嘉獎的時候,爸爸都會嘲諷她:

「你這麼好強,以后哪個男的敢娶你?」

一開始,A感到很受挫、很委屈,轉身向媽媽尋求安慰。

表面上,媽媽非常支持她,也愿意給她報各種補習班。

但背地里,媽媽又表現得很虛弱,常常向她訴苦——

為了成就你,我犧牲了自己的一切,過得很辛苦。

爸爸的嘲諷,令A對成功充滿羞恥;

而媽媽的虛弱,則令A對成功深感內疚。

A告訴我,

從小到大,她很難從成功中體驗到一絲快樂或愉悅,相反,她會感到深深的恐懼與不安。

爸爸不希望我優秀,我越成功,就越‘忤逆’他的意愿;

媽媽用一生來成就我,我越追求成功,她過得越辛苦。

似乎對她而言,成功,則意味著對父母的「傷害」,只有不成功,才能讓父母更好過。

這是A在潛意識里對父母的「病理性認同」,也是她「成功沖突」背后的緣由。

從而也就理解了,

為什麼她明明渴望「讓自己變好」,學習、工作都非常努力,但卻總在臨近成功的關鍵點,「故意」搞砸。

因為在潛意識層面,她不敢背叛、傷害父母,不敢讓自己成功。

A的故事,就像一面被放大的鏡子,映射著許多人共同的影子。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成功沖突」其實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

只是很多時候,它停留在我們的潛意識深處,不被覺察。

但我們可以通過一些自我的狀態來了解:

我是不是存在「成功沖突」?

比如:

我是不是賺夠了我需要的錢?

我是不是取得了我想要的成就?

我是不是擁有和諧的人際關系?

我是不是實現了我小時候的夢想……

如果以上這些你都達到了,那就說明你的「成功沖突」已經處于最低水平了。

但如果,以上這些你一個都沒有實現,那麼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層面的糾結,都表示:

在潛意識層面,一定有一些「不敢讓自己變好」的因素在牽制著你。

這時問題來了:

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化解「成功沖突」?

通過A后期的治療,我總結出2點:

① 自我覺察,給自己表達負面情緒的權利。

在咨詢期間,A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自己參加女子1500米長跑,一開始她遙遙領先,但后來地面上突然伸出兩根藤蔓,牢牢拽住她的腳,令她動彈不得。

眼看著對手一個個超越自己,她感到很沮喪,也很憤怒……

后來經過進一步展開自由聯想,A才逐漸意識到:

原來,那兩根藤蔓,正是父母在身后緊緊拽著她的手;

原來,她的內心深處,藏著對父母深深的不滿和憤怒。

那是一次通往自由的探索,沒有道德的譴責,沒有愚孝的條文,只有一個真實的她。

當過去發生的一切開始浮現,我們需要給予自己表達負面情緒的權利。

憤怒、悲傷、憤恨……這些并不明朗的情緒,其實都包含在人的七情六欲里,接受它們并且合理地表達它們,是擁抱和接納自我的開始。

② 從「病理性認同」中分離,走向獨立。

意識到傷害的存在、承認自己的憤怒,其實就是心理分離的開始。

在分離的過程中,小A充滿了忐忑,經歷了很多情緒上的起伏:

她有怨恨過父母,怨恨父母阻礙了自己的前進之路;

在看清父母的局限以后,她也曾陷入過迷茫與無力。

后來,她不顧父母的反對,選擇了一份挑戰極大、且收入不穩定的銷售類工作。

以此來一步一步走出父母的桎梏,去勾勒屬于自己的人生,活出真正的自己。

不久前,她給我展示一張照片,她與一群同事在一起,笑得很開心。

她說,現在的她終于意識到:

我們改變不了父母;

我們唯一能改變的,只有自己。

寫到這里,突然想起申荷永老師曾經講過的一句話:

真正的治愈因素,在來訪者內心深處;

真正的治愈力量,在來訪者內心深處。

在我看來,小A就是這句話的一位實踐者。

我能感受到這個過程的不容易,同時,我也能感受到,當一個人愿意去轉化時,內心所迸發出的驚人的力量。

而如果,你是一名父母,正在養育孩子。

你可能會問:

具體要怎麼做,才能讓孩子規避「成功沖突」?

答案其實很簡單: 祝福孩子的成長。

這份祝福,主要包含2個維度:

① 接納孩子本來的樣子;

② 尊重孩子獨立的意愿。

簡單來說,就是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父母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孩子,也不能把自己的苦難捆綁給孩子。

當孩子表露雄心、獲得成功體驗的時候,父母需要發自內心地祝福TA,并給TA授權:

我允許你變得越來越好,我允許你活出跟我不一樣的人生。

美國著名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簡稱RBG,就是一位深受母親祝福的成功女性。

RBG小時候,母親期望她能成為一名高中歷史老師。

但后來當RBG決定從教師轉行當律師時,母親毅然決然地支持了她的決定,并鼓勵她勇敢追求自己的理想。

因為母親始終相信:「無論女兒選擇什麼,她都一定會成功。」

在RBG高中時期,母親不幸患上了癌癥。

令人感動的是,在跟病魔抗爭的過程中,母親從未將自己的痛苦與不幸嫁接給RBG,而是始終身體力行地向女兒展現著兩個重要的人生信念:

成為一名淑女——

不要被憤怒等不良情緒所控制,要用理性去思考問題。

成為獨立的人——

哪怕你嫁了王子,從此衣食無憂,也要時刻保持獨立。

這兩個信念,一直深深地鐫刻在RBG的腦海里,如同兩盞明燈,指引著她的前進之路。

也由此,個頭只有1.55米、體重不到45公斤的RBG,總能散發出的強大力量,在被男性壟斷的的法官領域中獨占鰲頭。

她曾四次打敗癌癥,斷過3根肋骨,但她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事業,幾乎從不缺席辯論會。

最終,她成為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第一位猶太裔女性法官。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她始終不畏強權,敢于在法庭審判時,擲地有聲地提出異議:「我不同意!」

在她的努力下,美國備受壓迫的女性和弱勢群體越來越受到重視,并推動了多部平等自由法案的誕生。

甚至在80歲的時候,她還成為了美國網紅,深受廣大年輕人的愛戴。

有趣的是,當在法庭上鏗鏘有力地宣讀不同意見時,她總是戴著閃閃發光的珠寶首飾。

就像母親傳承給她的信念:表現得像個「淑女」,同時又是獨立的。

這,就是深受母親祝福,并不斷突破自我,走向成功的女性典范。

終其一生,你無需向任何人證明自己,你只需要:

遵從自己的意愿,活出真實的自己。

最后,我以魯米的詩作為結尾:

你生而不可限量;

你生而誠信善良;

你生而胸懷理想;

你生而偉大;

你生而有翼。

你本不應匍匐而行,

你能展翅,那就學會飛翔。

希望這篇文章,對那些渴望超越「家」的地平線、活出真正自我的人有價值。 END

注:文章部分觀點參考:《女性的成功沖突:一個兩難困境》(美)Linda Greenberg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