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發現,身邊的中年人都悄悄地消費降級,開始省錢

從高速到緩慢減速,從山頂慢慢下山的過程,是痛苦的。有些人跌倒了,摔得很厲害,收入銳減,前途暗淡,跳槽,降薪,失業,感受到了經濟下行的最直接的猛烈沖擊。

而大部分人,對于這種下山的過程,是慢慢感受體驗到的。好像自己也說不明白到底是哪里有了變化,只是突然感覺一切都變了,從前的高歌猛進突然停了下來,總覺得不敢恣意花錢了,莫名地產生一種危機意識。

或許是大背景的種種巨變,或許是曾經光鮮耀眼的紅利消失,或許是這個世界太多的不安定因素。慢慢地,發現,身邊的好多人都在悄悄地消費降級。

看看2021年的商品零售和餐飲收入數據,在經歷了年初的報復性反彈之后,一路狂跌,已經逐漸回到疫情后時代的超低消費水平。一個是商品零售,一個是餐飲,反映出大家都在節衣縮食,外出吃飯的越來越少了,消費也明顯減少。

一個在一線城市做外貿的朋友,曾經也是非常風光,收入可觀,生活的瀟灑滋潤。這兩年的時間,明顯發現生活和消費戰線在慢慢收斂了。因為疫情影響,外貿越來越不好做,同時還有當前的國際關系,賺錢太難了。朋友開始在家做飯,研究各種食譜,給孩子烤蛋糕,烤披薩,做歐包,卷壽司,烤漢堡,自制餅干,奶茶,所有原來在外面消費的,統統在家里自制,省下一大筆。各種平時需要的消費,能省的就省,能薅羊毛的就薅羊毛,處處開始精打細算。一個花錢大手大腳,大大咧咧的人,突然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前幾天中秋節,螃蟹太貴,朋友花20塊錢買了一斤螃蟹,總共10只,一家三口吃個樂呵,有個螃蟹充個數應個景。

不是她手里沒有錢,幾百萬是有的,只是她感受到了從高峰到低谷,錢太難賺,未來的預期明顯不好,讓她沒有安全感。

地產做銷售的原同事,下班開始擺攤賣菜,設計表情包,搞副業。行業不景氣。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收集起家里的快遞紙板和寶特瓶,送到家門口的螞蟻流動回收。

曾經的小區二手置換群里,越來越多人出售一些一元,兩元的小物品,在過去都是直接扔掉的,如今蒼蠅也是肉。

媽媽群里討論最多的,是孩子課外的補習班壓縮的還剩幾個。燒錢燒不起。

還有個公務員朋友,說是年底的績效可能要停發了。快四十的人,在體制里也只能忍受。畢竟這個年齡找工作也很難。體制內死工資,只能開始消費降下來。不逛商場,不下館子,多陪孩子多看書。

再看看,這兩年迅猛崛起的某多電商平台,龐大的活躍用戶數量和亮瞎眼的財報足夠說明一切。雖然這個平台有很多不好的體驗,山寨,假貨,各種套路,但是還是越來越多的人下載,開始購買低價產品,并直呼「真香」,也確實為很多選擇消費降級的人省下了實實在在的銀子。

我也是在疫情的時期,第一次下載。小件商品低價包郵,農產品蔬菜水果新鮮便宜送到家,而且各種想要的都能在這里找到,真的很省錢。

前兩天去超市買蝦,跟旁邊挑蝦的一位阿姨聊了一會,阿姨是按只數著買的,總共就買了15只蝦,一家三口吃。想想我自己,我已經兩年沒有買過衣服,一個夏天就兩條打折的ONLY牛仔褲,三件T恤換著穿,出門背十幾塊錢的帆布布袋,3年多都沒有出去吃飯,自己理發,自己洗車,阿迪達斯的鞋悄悄換成了回力和安踏。

一切都是那麼悄然,每一個細微的小習慣在我們的生活里慢慢改變著。

有的人消費降級,是為了省錢,做好寒冬蟄伏的準備。

有的人消費降級,是為了進行分級,把錢用在刀刃上,用在真正的提升生活的質量上面。

無論是哪一種,不可否認的是,消費降級都不是壞事。或許,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從山頂下山的過程里,我們能夠看清自己,明白更多的生活真相,更多一份理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