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搭伙AA制,70歲大爺坦言:雖然省錢,但心里不是滋味兒

導語:

如今談到養老,方式可謂多種多樣,有人選擇跟子女住在一起,也有人單獨生活,有人選擇進養老院,也有人選擇找人搭伙過日子,而搭伙過日子也分好幾種,有的男方出錢、女方出力,還有一種是最近流行開來的AA制搭伙,說白了就是生活費各自出一半。

那這種新型的AA制搭伙真的好嗎?70歲的大爺有話說,他說這種方式省錢是省錢,雙方都沒有太大經濟負擔,一個人也是吃飯兩個人也是吃飯,同樣要花錢,可這心里不知怎的越來越不是滋味兒。

究竟他為何這樣說呢?我們來聽聽他是怎麼說的。

自述人:羅大爺 70歲 退休職工

當年我是插隊到了農村,后來經過人家介紹跟老伴結了婚,因為當時我年紀也大了,回城也沒有希望,老伴雖然文化不高,長得也不漂亮,但好在勤勞能干,把家里照顧得妥帖干凈,漸漸地我們的感情也好了起來。

老伴給我生了一個兒子,過去我們工資低,兩個人加起來才50幾塊錢,老伴很賢惠,知道我父母生活環境差,下面還有幾個弟妹在上學,她就從每個月的工資里省下20塊錢讓我匯給父母,老伴跟著我一輩子不圖回報,不要求吃好的穿好的,我對她真的非常感激。

后來我們廠里效益越來越好,家里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我還當了車間主任,兒子很爭氣考上了大學,眼見著我們要享福了,可就在兒子結婚的第三年,老伴生病走了。老伴走了,我覺得這輩子的依靠都沒有了,雖然我領著5000多的退休工資,吃喝不愁,兒子兒媳都很孝順,但是我沒辦法真正高興。

我在廠里有個朋友老李,他跟我是幾十年的老友了,我們對彼此也是知根知底,自從老伴走后,老李對我很是照顧,他家跟我家離得很近,老李總是隔三差五給我送一些菜,他知道我家里沒個女人,生活上確實比較艱難,一次他試探地問我,要不找個好女人搭伙過日子?

說實話一個人生活確實很艱難,兒子兒媳不跟我同住,雖然他們孝順,不過他們還有孩子有工作,也不能總陪著我,老李的建議我聽了進去,老李熱心地說幫我打聽打聽。后來有結果了,說有個大姐也是一個人,比我小5歲,女兒剛結婚,嫁在外地,對方有心思找個老伴搭伙過日子。

我跟大姐見了面,大姐姓徐,徐大姐個頭小巧,面相很溫柔,說話不緊不慢,性格看上去很柔順,徐大姐也流露出對我有好感,我們就試著相處了3個月,兒子對我再找老伴有些看法,后來被兒媳勸說,我一個人老了,身邊不能離人,漸漸地兒子也沒意見了,因為有了兒子兒媳的支持,我大著膽子跟徐大姐提出想在一起生活。

徐大姐同意了,她同意搬到我家里來住,不過以后的生活費,我們有各自的意見,徐大姐的意思是,既然在一起生活我的退休工資就交給她,她還說以前她老伴在時,也是把工資卡交給她的。

聽了徐大姐的話,我不能贊同,我想著一來我們畢竟也不是正式的夫妻,正式的夫妻有個共同的家還有共同的孩子,利益綁在一起,工資放在一起用當然沒問題,可是我們又不領證,二來雖說我退休工資有5000多,但不能一點不為以后考慮,把錢都花完了,等我真的老了,生病了該怎麼辦?

我跟徐大姐說,要不我們AA制吧,你出一半我也出一半,各自出1500元,這錢由你保管,徐大姐有些不高興,不過后來還是答應了,我想著以后的好日子終于有著落了,可后來想想其實一開始我就錯了。

有了徐大姐在身邊生活,我的生活質量確實提高了許多,就連老李都說我比以前有精神氣兒了,說話聲音也比以前洪亮,我不再一個人苦守著黑夜失眠睡不著,身邊有個人陪著說說話,心里也踏實了很多。

兒子兒媳周末回來看我,還特意給徐大姐準備了禮物,給她買了一件漂亮的衣服,我知道兒子是想跟徐大姐處好關系,這樣徐大姐對我就會更好,可我還是察覺到徐大姐眼里有一絲絲不快。對于周末兒子兒媳回來看我,我順便留他們在家里吃飯,徐大姐就很介意。

她說我的兒子兒媳也在吃她的錢,畢竟生活費是AA制的,如果可以,她也想把女兒女婿喊回來吃飯,可惜女兒女婿在外地,我一聽就笑了,我不以為然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我對她說,你把他們喊回來啊!喊回來,我一定好好招待他們!我拍著徐大姐的肩膀說,別那麼斤斤計較,他們是我的孩子,也等于是你的孩子,難道回來吃兩頓,你還要計較, 徐大姐聽了我的話沉默了。

后來發生的事,讓我才懂得搭伙AA制真的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去年冬天我身體不太好,糖尿病控制得不理想還住了院。去醫院的時候,因為沒想到會住院,所以身上沒有帶足夠錢,等到辦住院手續的時候,發現身上的錢不夠了,我問徐大姐身上有沒有錢,她說有,我讓她去交一下, 她站在那里卻不動。

后來我跟她講明白,只是幫我墊付一下,等我兒子過來就把錢給你,她才起身去幫我繳費,等兒子來了,我還沒開口,徐大姐就把沒帶夠錢,所以她還墊錢了這事告訴了兒子,兒子也聽懂了,當即給徐大姐轉了錢,徐大姐的神情這才自然了些。

我在醫院住了半個多月,我本來的想法是不讓孩子們請假了,單位也忙,徐大姐反正也是閑著,就在醫院白天照顧我一下,晚上她就回家去睡,徐大姐答應了,可后來她早上總是來得很晚,住院部早上7點就輸液,輸液之前要吃早餐要不然容易低血糖,可我總是等不到徐大姐的早餐,只得在醫院自己定了早餐。

徐大姐在身邊照顧我,做事情并不主動,我說一件她做一件,有時就出去跟別的家屬聊天,一聊就是大半天,輸液的時候我不敢休息,就怕水沒了沒人看到,還得自己盯著,徐大姐并沒有我想象中那麼在乎我,以至于來了三四天就不來了,她說她腰疼,得在家躺躺,我也不好說什麼。

看著周圍的老人,跟我差不多的年紀,老伴時刻守在身邊噓寒問暖,要不就是跟護士聊病情,我心里不由得羨慕起來,我想這搭伙過日子終歸跟夫妻不一樣,真的沒法比較。

我想當初談生活費時,徐大姐想讓我全部承擔,我沒有答應,我為以后考慮只愿意AA制,在徐大姐心中就已經不把我當成老伴了,在她心中我就是一個一起出錢過日子的,而我呢,回想起當初我跟老伴,工資才50多塊,她都能大度地拿出20塊給我父母養老,老伴跟徐大姐對金錢不一樣的態度,讓我心里不得不重新審視現在的生活。

雖然搭伙AA制是省了錢,但是心里不是滋味兒。

也許一開始我就錯了,或許我不該提費用AA制,可是我也老了,退休金就那麼多,為了以后多考慮一些,難道我錯了嗎?

寫在最后:

老年人選擇搭伙過日子,如果女方確實退休金比較少,男方出生活費,讓女方有安全感,或許這樣兩個人的生活才會更長久。

不過話說回來,搭伙過日子,如果男方抱著找保姆的心態,而女方則抱著找長期飯票的心態, 沒有辦法真正做到生活上互相搭把手,情感上彼此慰藉,彼此信任依賴,那這種生活對于晚年也沒什麼樂趣,更談不上幸福,心里總不是滋味兒那也可想而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