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養自己的最佳方式,不是花錢,而是以下幾種

《素問》里寫道 :「天以陽生陰長。」

很多事物,既相生、又相克;到了極致,就會走向衰敗;衰敗,其實是新的開始。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要善用外物,而不是被外物束縛。

很多人以為,賺錢和花錢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導致為「錢」所困。事實上,只有做金錢的主人,才能真正享受到金錢的快樂。

所謂富養,絕非欲望的滿足,生活的奢靡,而是內心的豐盈,精神的解脫。

01

不爭,心就不累了。

從前,有一個賣酒的婆婆。

一位仙人喝了酒,卻沒有錢付賬。老婆婆不予計較。

仙人過意不去,挖了一口井,井里涌出了好酒。因此,老婆婆發財了。

過了很多年,仙人再次拜訪老婆婆,驚訝的是,她居然面帶愁容,抱怨沒有喂豬的酒糟。

仙人一揮手,井里不再有酒涌出來。

因為不爭「酒錢」,老婆婆得到了恩惠;因為爭喂豬的「酒糟」,老婆婆活得很累,還失去了一切。

人生一輩子,爭什麼呢?爭來爭去一場空。到頭來,能夠帶走的,只不過是「自己」而已。 身外之物太多,爭太多,心就會很累,就像有一塊石頭,壓著自己。

居里夫人一生獲得了很多的榮譽,但是她卻把獎牌送給女兒當玩具,絲毫也不在乎。

愛因斯坦曾說:「在所有著名人物中,居里夫人是唯一不為榮譽所腐蝕的人。」

貪婪是人的本性,不貪是人的智慧。心若不滿,才有春風涌來,才有升值的空間。

若是你心累了,那退一步,把心靈里的垃圾倒出去,關鍵是倒掉欲望。

02

不氣,身體就輕松了。

在《西湖二集》第十九卷里,有一個叫柳仲賢的人,是唐朝時的官員。

有一天,他在大街上買絹布,幾乎把所有的絹布都看了一遍,還掂量了布的厚度,反復和攤販講價。

家里的丫鬟見狀,竊笑不止,露出了鄙夷的眼光。之后,丫鬟假裝中風倒地,說:「沒想到,堂堂七尺男兒,居然不夠豪爽......」

柳仲賢被丫鬟取笑,本想生氣,但是他努力克制住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終于明白:「這個丫鬟不簡單,識大體。」于是乎,他娶了丫鬟為妻。

人這一生,可以讓你生氣的事情很多。如果你不懂得變通,每天都會有生氣的事情發生。

網絡里,有魚龍混雜的消息,看了之后,憤憤不平;孩子讀書不夠努力,成績不理想;工作的收入不太滿意;大街上有人做出丑態......生氣,其實是一種情緒內耗,身體因此受損。

有道是,無事一身輕;氣大傷身。

把「氣」丟掉了,靜下來,再去看世界,就會發現「美好」。只要身體好,一切都可以去創造、擁有。

03

不愁,生活就快樂了。

三國時,魏國有一個樓台,叫「陵云台」,設計非常巧妙,模樣非常漂亮。

魏明帝看到樓台,總是發愁。因為刮風的時候,樓台隨風而動,搖搖欲墜,危險就在眼前。

有一天,魏明帝讓人用木頭支撐住樓台,然后自己才走上去。當木頭撐起來的時候,樓台就塌了。

工匠們說:「失去了平衡的樓台,不塌才怪。」

可見一斑,發愁的事情,是「多余」的。如果你因為發愁,而逼著自己去做什麼,就是在畫蛇添足。

就好像「杞人憂天」一樣,因為過分擔心明天會發生什麼,結果就是把今天的幸福弄丟了。

做人,永遠不要透支明天的煩惱。

社會是欣欣向榮的,我們要活在當下,享受分分秒秒的時光。就算你很窮,也沒有關系。這不,你還走在賺錢的路上,未來仍舊有變成富豪的潛質。

詩人李煜說:「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就讓憂愁順著風,順著水,慢慢流向遠方吧。無憂無慮的生活,風都是甜的。

04

不急,余生就變長了。

唐朝元和二年,書生韋固和朋友借宿在宋州宋城縣南店客棧。有人為他做媒,把原清河太守潘昉的女兒介紹給他,并約定在龍興寺門口見面。

韋固天還未亮,就到了龍興寺。做媒的人還沒有到,月老卻先到一步。

月老說:「別急,你的妻子才三歲,是賣菜人陳婆的女兒。」

十多年里,韋固和任何人戀愛,都無法踏入婚姻。直到陳婆的女兒長大之后,才喜結連理。

有些事情,急不來。太急了,反而鬧心。

有句很扎心的話:「小時候盼望長大,長大了才知道‘盼望長大’是多麼愚昧的事情。」

屬于你的,總會來,遲早而已;不屬于你的人,使勁去索要,也惘然。忍住性子,等一等,也許就不一樣了。

比方說,夫妻兩個人很窮,還很想在城里買房子。迫于無奈,只能等自己有錢再說。結果呢,你兜兜轉轉一個圈,回農村創業去了,壓根就不需要城里的房子。

人生百年,說長不長,但總有時間,讓我們過著慢生活的。你那麼急,不過是急著走到人生的終點而已。

06

畢淑敏說過:「一個人只有將全部身心安置在最好狀態,才能變成一縷柔軟的棉紗,與千瘡百孔,百轉千回的世界,溫暖相擁,織就精彩絢爛的人生。」

富養自己,真正不是狠狠花錢,拼命賺錢的方式,也不需要。

真的不要為了錢財,讓自己越過越煩躁,變老的速度越來越快。停下來,看看風景,忘記一切的煩惱,放下所有的疲憊感,每天都能現世安好。

與其是情緒中煎熬,不如給人生松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