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最大的惡,往往以善良之名四處橫行;你的善良,必須有點兒鋒芒

當善良變成一場秀

先說說作家斑馬的真實經歷。

斑馬的同學A的母親突患白血病,很不幸。但萬幸的是,A的父母均有醫保和退休金,她本人的收入也還可以,有房有車。

但是A的第一反應,不是帶母親做進一步檢查,而是迅速在微信朋友圈求助,聲淚俱下地講述母女情深,懇請大家給她母親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和A關系不錯的同學立刻建了捐款群,有人帶頭,群里的同學立馬爭相發出慰問,陷入「只要人人都獻出一片愛」的氛圍。一個同學說:「斑馬公號做得好,找他幫忙募捐啊!」A立刻聯系斑馬:「哪天方便?發之前給我看一下。」斑馬回復:「深表同情,無能為力。」

人們本來就有從眾心理,特別是在表現善良博愛這類事情上。

所以,只要有人帶頭奉獻愛心,就會有一大幫人跟風獻愛心,而不去思考這件事背后的邏輯。

于是,很容易形成如上的接龍式「善良秀」。

對于「善良秀」,連岳老師有段描述非常形象:「核心技術是這兩點,你需要做的事成本極低,你做了這件事顯得很有愛心。悲情營銷者就給大眾提供了這樣的好機會——零成本秀愛心的機會到了!」

你第一個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你的愛心就戰勝了所有朋友!第二個轉的,次序上不占優,只好增加情緒。到最后還沒轉的人就陷入困境:「大家都轉了,我不轉,我還是人嗎?」為了避免麻煩和得到認同,他也隨手一轉,反正避免沖突的成本是零。

于是,善良就這樣變成一種廉價的「秀」。這種「善良秀」的背后,其實是一種自我達成,即想要完成一種「我是個善良的人」的自我認同。

4種「盲目善良」

第一種盲目善良:無知無明。

比如,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又比如,為了彰顯自己的善良,很多人成群結隊去放生,把陸龜放到水里,致其活活淹死。

這種無知的善并非真善。

第二種盲目善良:道德綁架。

道德綁架就是自以為站在善良的一方,便對其他人或事件妄加評斷。以愛為名,很多人就這樣變成「別人的判官」。

當善良變成強制,它已經不是善良。

第三種盲目善良:是非不分。

這種是非不分的人,對任何事情都抱有充分的同情心,忽略邏輯、忽略事實、忽略公正,歌頌毫無原則的付出與原諒。

這種沒有原則的善良的危害在于,不僅混淆了大眾對事情的正確判斷,還助長了真正的惡。

第四種盲目善良:愚蠢自虐,為別人的錯和惡買單。

柏邦妮說過一句話:「善良是很珍貴的,但若善良沒有長出牙齒,那就是軟弱。」善良沒有錯,但不能毫無底線。

越是善良的人越要把底線設置得高一點,在事情變壞之前學著適度「零容忍」。

何謂真正的善良

宋仁宗有一次處理政務到深夜,又累又餓,很想吃碗熱羊肉湯,但他忍著饑餓沒有說出來。

第二天,近臣知道了,就勸他:「陛下日夜操勞,千萬要保重身體,想吃羊肉湯,隨時吩咐御廚就好了,怎能忍著不說呢?」

宋仁宗對近臣說:「宮中一時隨便索取,會讓外邊看成慣例。我昨夜如果吃了羊肉湯,御廚就會夜夜宰殺羊,形成定例,一年下來,宰殺之數便以百計,為我一碗飲食,創此惡例,且又傷生害物,因此我寧愿忍一時之餓。」

真正的善良就是這樣一種智慧,是在對事情的基本事實進行完整認知,同時對事物的發展趨勢進行詳細審視后,做出的最佳選擇。

《晉書》記載了一則故事。

東晉大臣郗超和父親郗愔性格差別很大。郗超與大將軍桓溫結為同盟,圖謀皇權。因父親忠于王室,所以他沒敢讓父親知道。

后來郗超病危,自知不久于人世,便拿出一個書箱交給門生:「如果我父親過度悲傷,你就把書箱交給他。」

郗超死后,郗愔果然哀痛成疾,于是門生就把書箱交給郗愔。郗愔打開箱子,發現里面竟是郗超與桓溫密謀皇權的書信。郗愔看后氣得跳腳大罵,從此不再思念郗超,疾病漸愈。

從家庭角度看,郗超的做法無疑是善良的。

真正的善良不是自殘,而是一種能力。

不僅是一種把他人的痛苦理解為痛苦的能力,更是一種不被盲目善良傳染的能力;

不僅是一種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的能力,更是一種能深刻洞察人性中的惡的能力;

不僅是一種不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能力,更是一種挽救他人于水火而不使自己溺亡的能力。

所以蘇格拉底說:「無知的人是沒有資格行善的。」因為無知的善良只有善良的外衣,缺少善良的內核。它不僅可能助長惡,還可能傷害己身。

春秋時期,魯國規定,國人凡有去外國旅行者,見到魯國人在外淪落為奴,可花錢把他贖回,回國后再去國庫報銷費用。

孔子的弟子子貢在外面看到魯人為奴,遂花錢將其贖回,但贖后沒去國庫報銷。很多人由此稱贊子貢品格高尚。孔子知道后,卻大罵子貢。

有人覺得奇怪:贖人不去報賬不是很高尚嗎?

孔子說:「錯了。子貢的做法會導致更多魯國人不能被救出。將來別人看見魯人為奴時就會這麼想:我贖買后,若去報賬,品格就不如子貢高尚;但不報賬吧,我又負擔不起。于是只好裝作沒看見。所以,子貢不報賬的做法,實際是在阻礙更多為奴的魯國人被救贖,是有害的。」

真正的善良是一種遠見。

面對每件事都能從很多角度思考。不但從自己的角度,也從別人的角度想問題,甚至還會考慮做事之后會不會產生不良的連鎖反應。然后才把一件事做到最好,或向他人普及真知。

社會最大的敵人并不是精明的壞人——提高作惡的成本,壞人自有約束;加大合作的砝碼,壞人自會選擇。

最可怕的,恰恰是數量眾多,缺乏常識、遠見、智慧的好人。世間最大的惡,往往以善良之名四處橫行。

我們要做善良的人,但不能做盲目善良的人。你的善良,必須有點兒鋒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