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以后才明白:兄弟姐妹相處是有邊界線的,3點要裝糊涂

人到中年,經歷了人世上的風風雨雨、跌巖起伏,很多事情都已經看得很豁達通透了。伴隨著年齡越大,職場上的朋友漸行漸遠。伴隨著身體的每況愈下,生意場上的利益朋友、酒肉朋友也都揮手再見。

唯有兄弟姐妹間的手足之情,才不會因距離時空的隔閡而疏遠。尤其是一些老人父母過世之后,就把手足情義看得非常重要。但是,每個成年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即便是手足情深,也是要有邊界線,有3點是要裝糊涂的。

,兄弟姐妹之間的兒女婚姻之事,切莫出點子,糊涂應對。

有很多兄弟姐妹多的家庭,都有家庭聚會的習慣。有的是每個月聚餐一次,有的是每周聚餐一次。這樣的聚會大家吃吃飯,聊一些社會上的趣聞軼事,八卦娛樂,最后哈哈一笑散場,是比較好的結果。而有一些家庭聚會,就是商討、定奪各自兒女的婚事。

王紅有個獨生女,在上海讀完研究生后,認識了一個韓國人,兩個人一見鐘情,不到半年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王紅和老公極力反對跨國聯姻,無奈女兒和他們很對抗。甚至連她的電話都拒接,王紅氣的血壓蹭蹭增高。

在一次家庭聚會上,王紅給兩個哥哥和姐姐訴苦。求助她們給出謀劃策,哥哥姐姐們聽后也是很氣憤。她們最后統一了思想,去韓國把外甥女劫持回國。讓女兒在大舅的公司里做白領,新男朋友的事二舅和姨媽負責介紹。

家庭聚會解散后,王紅夫婦和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八個人組成了親戚聯盟去韓國追女兒。到了韓國之后找到女兒,女兒看到母親搞得這麼聲勢浩大,氣地抹著眼淚喊道「爸爸、媽媽,我是成年人,有決定自己婚姻的權利,你們干涉我的婚姻是違法的。」

「孩子,不要這麼任性。你父母也是為你好,你嫁得這麼遠,萬一碰到的人不靠譜,或者是家暴你,你受欺負了,我們這一大家子人怎麼幫助你?」兩個舅舅一邊苦口婆心勸說,一邊強行收拾女兒的行李往車上放。

一個柔弱的女子怎能抗衡了八個人的死扛硬拽,盡管女兒男朋友也苦苦哀求,發誓一定會對女兒好。可是王紅和她的兄弟姐妹油鹽不進,活生生地拆散了這對戀人。在王紅認為對女兒好,就是一大家子人能幫上女兒,娘家有人底氣十足。

可是,她根本沒有想到強扭的瓜不甜。從離開韓國的那一刻起,女兒就變得目光呆滯、反應遲鈍。回家后把自己關進屋子,任憑王紅怎麼哭求女兒開門。后來,王紅夫妻請來了醫生給女兒看看,醫生診斷后說:「你女兒患上了抑郁性神經癥,一定要注意開導她,這種病嚴重了會有自s行為」。

王紅聽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她一邊捶打著自己犯渾,一邊怨恨哥哥姐姐關鍵時刻為什麼不提醒她。后來,她的哥哥姐姐了解到孩子的情況后,也追悔莫及。當事者迷、旁觀者清,遇到這種事情,就不要擠破頭的摻合進來。清清楚楚是孩子和父母的觀念分歧,時間是最好的證明,讓人家一家人自行解決。外人摻合進來了,只能讓事情發展得更僵化,甚至到了無法收拾殘局。

,兄弟姐妹之間的金錢往來,量力而行。越愛逞強,惹來的麻煩就越多。

人過大半輩子,除了夫妻、兒女感情,就是手足之情了。有很多人把手足之情甚至看得高于夫妻情誼,寧愿把自己的私房錢給手足姐弟兜底,也不愿意告訴枕邊人。李萍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們兄弟姐妹五個,她是老三。上有兩個哥哥,下有兩個妹妹。

李萍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老公是一家大公司老總,她二十多年都不上班,做起掌控老公財務的全職太太。在她們兄弟姐妹中,她是一枝獨秀。她把兩個哥哥十幾年前,安排進老公的公司上班,兩個妹妹在國營企業上班,收入不高。

這些年父母患病,住院治療,安葬買墓地等等都是她一手操辦到底。用她哥哥們的話說:「我妹子有福氣,嫁了個好老公。能者多勞吧!家里有事就該最有錢的出,我們這當哥哥的沒本事,也拿不出來嘛!」

老公曾經提醒過她:「兄弟姐妹是五個,就算你經濟情況好,父母有病咱們多出錢,但是他們幾個也不能分文不出吧!更何況就算你逞強都出了錢,你父母會認同你嗎?她們的財產會都留給你嗎?」

李萍對老公的話不以為然,她總覺得這些年自己為父母,給哥哥妹妹付出的代價是有目共睹的。既然自己為大家庭付出了這麼多,父母的老宅子就應該留給自己。隨著這幾年的疫情起起伏伏,老公的生意也是懸崖式下滑。兩個哥哥兩年前都跳槽到別的公司了,還從老公這挖走了不少資源。

結果,在父母相繼安葬后。遺囑中老房子歸兩個哥哥平分,他們的存款由兩個妹妹平分,唯獨李萍分文沒有。父親在遺囑中寫道:「李萍經濟好,就不要和你的哥哥妹妹爭了」。

李萍氣得懵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就算她經濟好,那也是自己老公拼命賺的。父母生了五個子女,她們都有份,偏偏她又給家庭貢獻了這麼多,最后落得分文沒有,這叫什麼公平呀?歸根結底,都是自己平常太愛逞強好勝了,太愛出風頭了。

兄弟姐妹之間發生爭執和矛盾,千萬不要做和事佬,裝糊涂是最好的。

其實人跟人之間總是會有矛盾的,上牙還跟下牙磕碰,更何況人跟人之間,怎麼可能沒有矛盾糾紛呢?兄弟姐妹之間也因如此,總是不可避免要發生一些不愉快的爭議。

張娟有兩個弟弟,平日他們姐弟之間相處融洽。但是在父母過世分遺產時,明顯是小弟得到的好處多。原因是小弟兩口子都是打工的,工作不穩定,又有一對雙胞胎兒子。父母就把老宅子留給他,把存款讓張娟和大弟平分。

這樣的分配方案,引起大弟媳極大不滿意。她在家庭會上就指桑罵槐,含沙射影發泄,矛頭直接指向小弟兩口子。她認為父母肯定是被老三兩口灌了迷魂湯,才會這樣厚此薄彼的分家產。她不服氣,請張娟主持公道,重新分配父母的遺產。

張娟就去找老三兩口子說和,怎料到她剛開口,小弟媳婦鼻一把淚一把:「大姐,我們打工的這家公司要裁員,老三那年冬季摔了一跤把腳扭骨折了,后來雖然也治好了,但是他走路帶些顛簸,這次裁員名單就有他。你說我這兩個光葫蘆兒子還沒有娶媳婦 ,我一個女人家怎麼能撐下去呢?」

張娟了解到情況后,又去老二家苦口婆心的解釋、勸說。怎知老二媳婦更是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大姐,咱爸媽可是我們兩口子一直照顧的呀!這些年為了照顧父母,我們不敢出差,單位安排的外出機會都讓給別人。沒有像樣的業績,沒有時間參與各種項目,我們兩口子高級工程師一直都通不過 ,比我們資歷淺,工齡短的都解決了職稱問題。快退休了還只是個中級職稱,你說我們冤不冤?臨到頭父母偏心還把房子給了老三,我們這委屈找誰說清楚啊?只有姐姐您才能主持公道。」

張娟在兩個弟弟之間來回勸說,最終事情沒有平衡好,還落下一身埋怨。兩個弟媳都說她是得了對方好處費,才來做自己工作。氣得張娟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事實上,這種事情又怎麼能得出結論?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說詞,做為姐姐最好就保持沉默,裝糊涂!既然父母留有遺囑,不服的可以上法院去告,千萬不要當和事佬。

結束:其實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總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認為自己吃虧了,別人占便宜了。在這個時候,這種情況是無法平衡出結果的。站的角度和高度不同,最終得出的結論也就不同。清官都難斷家務事,更何況是兄弟姐妹之間。水清則無魚,人難得糊涂,才是大智若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