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有錢不去兩地,沒錢不求兩人」,無論你富貴或貧窮,謹記這句話,心塞又現實

有這麼一句俗語叫做:

有錢不去兩地,沒錢不求兩人

到底是哪兩地,又是哪兩人呢?

且聽我細細道來。

有錢不去兩地之一:故鄉

古人認為,有錢了最好不要去的兩地之一,首先就是:故鄉。

故鄉是我們的成長地,歡樂園,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有著我們童年的回憶,都在我們每個人心中占據著十分重要的位置。

或許大多人都會有一種想法:有錢了,定要衣錦還鄉,榮歸故里。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能知者?

可古人為何會奉勸我們有錢最好不要回鄉呢?

舉個例子您就明白了:比如大衣哥。

正所謂: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大衣哥在沒名氣沒有錢之前,就只是山東菏澤單縣郭村鎮朱樓村的一名普通農民,不說門可羅雀吧,基本也是無人問津。而當他從星光大道變成明星回來之后,一切都變了,光是找他認親的便有一大堆,更不要說那些前來攀親的了,大衣哥的門口幾乎每天都是人山人海。

而這些前來認親攀親的人,目的基本上也只有一個:借錢。

借錢就借錢唄,好借好還,再借不難嗎,可是這幫所謂的「親戚」基本上都是來打擦邊球,借錢不還的。

試問如此借法,不要說大衣哥了,即使沈萬三也吃不消呀。

于是,大衣哥只能緊閉大門,謝絕見客。

如此「親戚」們不干了,什麼白眼狼,忘恩負義,缺德玩意......直接將大衣哥罵上了熱搜。

為什麼有錢了,最好不要回鄉?

說白了,其實就是一個「利」字。

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當你有錢了,作為依舊還在貧困線上掙扎的那些故鄉人,他們或多或少都會產生一種嫉妒的心里,繼而覺得問你借錢,就是天經地義的事(誰叫你有錢呢?),這時候,你若不借,他們會說你小氣,不講義氣,在背后不停地嚼舌根,而若借了,沒話說的他們又會以各種借口拖著不還。

誰掙錢都不容易,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如此,換成誰能受不了?

總之,只要你衣錦還鄉了,這些人便總會想方設法地來惡心你,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敬而遠之,避開他們,盡量少回鄉,或者干脆不回鄉。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發了財,寧愿在外面漂泊,也不愿衣錦還鄉的原因,我想: 窮不走親,富不還鄉,說的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

怎麼說呢,我覺得吧,富貴不還鄉,也是智者見智,仁者見仁,比如京東的大強子不就衣錦還鄉了嗎,似乎也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有錢不去兩地之二:賭場

這個毋庸置疑,無論是有錢沒錢,賭場都不要去,賭無大小,久賭必輸,整不好連家都能毀了,比如說那盛恩頤。

子承父業的盛恩頤可是民國時期上海灘上最出名的有錢人,在當時被戲稱為中國最有「主角光環」的人,據傳上海進口的第一部奔馳轎車就是他買的,為了顯示與眾不同,他還特意把車換成了銀的,上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哥們太有錢了,用富可敵國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舉幾個例子,您就明白了:

一,他的私人跑馬場內全部都是良駒,世界名品,足有75匹,差不多可以組建一支騎兵小隊了。

二,他的十一房姨太太每個人都配備有豪車與洋房,外加一群男仆女傭。

三,他的父親盛宣懷身故后,光是白銀就留下了一千多萬兩。

可惜的是盛恩頤卻是個爛賭鬼,經常出入賭場,博所的他,最「輝煌」的時候,在一夜之間便將北京路黃河路一帶的一百多幢房子給輸掉了,要知道那可是上海,即使在民國時期,那里的房子也是很值錢的。

最終,盛恩頤輸掉了所有的家產,餓死在了蘇州。

十個賭徒九個輸,傾家蕩產不如豬

這句話,放在任何人身上都適用,尤其是有錢人,不要認為有錢了,就能蹦跶了,難道您比盛恩頤還富有嗎?

省省吧,為了您,還有您的家人,賭場還是別去了吧。

沒錢不求兩人之一:熟人

最近抖音上有一個很火的合播段子,相信大家應該都看過,大致內容就是主角接了趙四打來了一個視訊電話,顯得很興奮:

「四哥您好,找我啥事呀?」

而后趙四那頭扯扯嘴,有些惆悵地問道:

「你現在方便不?」

主角笑著回答:

「方便,當然方便!」

趙四接著說道:

「是這樣的,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想跟您借四萬塊錢......」

然而趙四話音剛落,主角這邊便佯裝信號不太好地反問起來:

「啥?四哥,你說啥?你說啥?我聽沒聽清楚.....」

言罷,便假裝一動不動地定格在了屏幕前。

「喂喂,我說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想跟您借四萬塊錢......能聽見嗎?咋地?死機了?」

最后趙四傻不拉幾地磨嘰了半天后,無奈掛了電話。

到此,視訊結束。

這段合播視訊實際上是一個影視剪輯,原視訊是趙四跟好朋友張三借錢,最后張三假裝信號不好,畫面定格后,導致趙四沒借成錢的一個NG片段。

視訊雖然很搞笑,但卻反映出了一個很普遍的現實:生活中越是熟人,往往越借不到錢......不信,您可以試著向您的十個自認為很熟的人借五萬塊錢試試(親人除外),我相信他們十有八九會用錢剛借出去了,剛好存了死期一時半會拿不出來......等等,或者干錯就像趙四的朋友張三那樣用死機來搪塞你。

不要聽那些在酒桌飯局上左一個保證,右一個承諾,與你稱兄道弟的所謂「熟人」,他們充其量也只能算作酒肉朋友,一旦你遇到麻煩,需要求他們幫忙的時候,這些人保準會在一瞬間變成「陌生人」。

估計這一點蕭亞軒最清楚,為啥?

因為《最熟悉的陌生人》的唄!

總之,沒錢不求熟人,那就對了。

沒錢不求兩人之二:小人

沒錢為何不要求小人?

因為即使小人幫了你,也并非出于真心,而是另有所圖,比如那《天圖》中的老道士。

父親因病身亡,身無分文的女兒施碧珠無錢葬父,只能掛牌于街頭賣身葬父。

就在施碧珠蹲在路口微微抽泣之時,附近天音觀的一位老道士正好打此經過,看她可憐,便順手便給了她一點干糧,并向她施了個萬安禮。

初涉世事的施碧珠以為遇到了好人,便連聲央求老道士行行好,希望老道士能夠成全她的賣身葬父。

老道士嘆息著搖搖頭,隨后便丟給了她五十兩銀子:

「這錢拿去好好將你父親安葬了吧!」

施碧珠聞言,喜出望外,連忙磕頭謝恩:

「謝謝你,謝謝你,等小女子安葬完了父親,定來天音觀找你!」

老道士聞言后,有些蒙圈地問道:

「你來天音觀找干嗎?」

施碧珠一臉苦澀地指著胸前掛著的紙牌解釋道:

「賣身葬父呀,既然您給了小女子葬父的銀子,小女子便不會食言的。」

老道士尷尬地笑了笑:

「女施主,天音觀早就立下了規矩,不接受女子!」

「那,那這銀子......」

就在施碧珠左右為難之際,老道士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

「要不這樣吧,我與那華府的華員外是至交,這五十兩紋銀正是他前兩天贈送給老道的,既然你執意要報恩,倒不如隨我去華府見華員外吧。」

施碧珠覺得也對,反正不能白拿人家銀子。于是也沒多想,在安葬了父親后,直接便隨老道士來到了華府。

然而,令施碧珠沒有想到的是,這老道士與華員外根本就是一伙的,他們倆真實的身份其實就是與當地麗春院合作的老拐子,華府的華員外,天音觀的老道士這些統統都是他們的幌子,為的就是更容易讓像施碧珠這樣的善良女性受騙上當,「心甘情愿」的跳入他們的陷阱。

雖然老道士花了50兩買了施碧珠,但轉手便將施碧珠賣入麗春院做妓后的他,當即便得了500兩,也就是說他與華員外最后整整賺了450兩。

不過好在施碧珠的哥哥施天圖早早便得到了消息,身為天青幫副幫主的他,連夜便帶著十幾個馬匪匆匆趕到了麗春院,最終將妹妹給救了出來。

故事的結尾,憤怒的施天圖順帶也將華士林與老道士一并給解決了,算是為當地除了害。

所以說,這小人可是絕對不要惹,也不能惹的,把招子放放亮,即使窮死,也絕對不要去求小人。

總評:

有錢不去兩地:一,故鄉

二,賭場

沒錢不求兩人:一,熟人

二,小人

你覺得有道理嗎?

歡迎在評論區留言參加討論!

謝謝觀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