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女人的「心機」:悄悄存了10萬定期,老公和兒媳都被蒙在鼓里

01

50歲的她,說起婚姻,說自己是不那麼信任的。

雖然他們兩個人在20歲出頭的年紀就結了婚,相伴相攜走過快30個年頭,但她依舊對身邊的人不那麼放心。

這多年的陪伴里,雖說所有的風風雨雨,彼此都沒缺過席。

但婚姻,依舊不是她心中最堅實的依靠。

大概是因為他曾經無數次讓她傷過心吧。

如果能夠另外有選擇,她總是喜歡把人生的新一種開始,從結婚的前一年算起,她說如果自己當初不選擇他,現在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呢?

要不就是說,自己其實早想失婚,她掛在嘴邊的話是:「要是我再年輕15歲,一定和他失婚。」

我笑笑不說話,如果真是如此,那麼15年前甚至是更早的時候,她就應該做出這個選擇。

但是她沒有。

生活中,那些把失婚掛在嘴邊的人,多數其實都不會失婚。

是的,真正的離開,不管哪一種,都是悄無聲息,不會一直聲張,還要提前預告一下。

她把失婚掛在嘴邊,無非是想給自己的婚姻找一個輕松的突破口,不能總把不滿憋在心里,她需要說出來。

也需要用自己的方式,讓這份不平慢慢褪色。

她的老公,性格和她是截然相反的人。

總是有人說,真是不明白他們兩個人,是如何能夠平靜走完這大半輩子的? 她說,一點都不平靜,他們天天吵架。

她的老公得過且過,而她則是一個好勝心強,未雨綢繆的人。

一個信奉的是「車到山前必有路,不慌不慌」,一個隨時念著的是「要早做準備,免得到時遭殃。」

所以,年輕的時候,她想多存點錢,很節約,而她的老公認為要先用。但是家里是她管家管錢,她的老公就想方設法藏錢。

02

一直到現在,她的老公也堅信一件事:

家里條件不好,就是因為她太摳門!

他說,錢就是要用了才會有,越摳門的人越沒有。然后舉例,說誰用錢大方,家里就一直都很有錢用。

她回:「那你得先比較一下收入,人家掙多少,我們家多少,要是這樣用,家里豈不是要欠賬?」

她的老公說:「說不定你肯花錢了,錢就來了!」

她問從哪兒來?

她的老公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卻把話題繞了回去:「反正只有會用錢的人,才會掙錢才有錢,你看你摳門一輩子,有錢嗎?」

她感覺兩個人沒法溝通,不說話了,再說下去,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要罵人。

要是年輕的時候,她早一通罵過去了,她只要一發火,她的老公就會閉嘴。她說現在自己改了不少。

但是人到中年,她的脾氣好了,她的老公反而開始喜歡和她較勁,動不動就喜歡懟她兩句,說個沒完沒了。

最后還是她發了脾氣,對方就不說話,老實了。

這麼多年,他們的婚姻都是這樣過來的。

吵吵鬧鬧的模式也有千萬種不同的細節,聽起來這不過是多數平常夫妻固定的一種相處,但是她說,其實心里真的比較累。

曾經的很多年,她都可以說是家里的主心骨,大事要靠她,小事也要靠她。

如果她不去打算的話,她的老公壓根就不會去想更多東西,今天有吃的就不會去擔憂明天,得過且過。

一個家的運轉,必定不能抱著這樣的想法。

她雖說埋怨,但她和老公有感情嗎?肯定也是有的,畢竟這麼多年,無論感情演變到哪個階段,兩個人始終都是有牽絆的。

就像她雖然罵她老公,但要是別人看她老公脾氣好,稍有怠慢的話,她護得不得了。

而她的老公呢?

她說:「他只能看到我的不好吧。」

03

她心機,她虛偽,她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這些話,都是她的老公形容的她。

她的老公人特別老實,因此對比起來,她的有些行為落在她的老公眼中,就是一些不好的代名詞了。

她一輩子操勞的目標,都是為了這個家,為了她的兒子。

她和兒媳的關系一般。

兩個人不可能做到交心,她認為兒媳身上有很多她不滿意的地方,她會背地里說,當面還是很客氣。

而她的兒媳,對她也有不少意見,她心里肯定明白。

同樣的,當面的友好還是能夠維持。

反正兩個人都有對錯,也彼此都在生活中做著對方面前的演員,尤其是她兒子在的時候,她對兒媳更加有禮。

只是那種疏離感,她是能夠感覺到的。

她現在在幫著兒子兒媳帶孩子,他們在外打工,孩子是放在家里給她照顧的。

她說這讓自己更有事做,她也愿意帶,她很喜歡孫女,平時很寵,只是有一點: 她不會用自己的錢去補貼孫女太多。

她說:「過年的壓歲錢肯定不算,這是應該拿的,平時的話,花五塊錢我都是記了賬的,這筆錢得他們拿。」

她的兒子兒媳是每個月按時把錢打回來,多了的話自動移到下一個月,不夠的話再打,她不會貼錢。

因為年輕的時候吃過苦,她說掙錢不容易,所以把錢看得很重。

而她也笑著承認,自己的確如同老公說的那般「心機」,人生在世,誰沒點自己的想法呢?

她說:「我悄悄存了10萬定期,老公和兒媳都被蒙在鼓里。」

她說這話的時候,有點自豪。

這10萬塊錢,她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存了,一點一點省下來的。

她老公一直以為家里沒任何存款,以前收入少,3個孩子讀書,按照常理來講,的確存不下來錢。

但是她憑著會安排的心思,硬是存下來了。

她不敢讓老公知道這筆錢。 「他太容易滿足,知道的話,我估計他現在班都不上了,就指著這錢養老。」她有些無奈。

04

她也不敢讓兒媳知道。

不然的話,她擔心兒媳以后不愿意給她打錢,兒子和兒媳會因為這錢鬧矛盾。她的兒子是知道的,她千叮嚀萬囑咐,讓兒子不要說,她的兒子答應了。

就連她兩個出嫁的女兒,她也未曾說過。

她說大女兒過得不怎麼好,前兩年想買房,還提出找她借錢,問他們能不能支持一點?

她拒絕了,說家里沒有任何存款。

她怕給大女兒借了,二女兒到時也來找她借,不借說她不公平,反倒影響感情。

她有些重男輕女的思想,但是她說以后養老也沒指望靠著兒子,還是要自己有點錢才是真的,才能不受委屈。

現在的她,還是在悄悄存錢。

那10萬的定期,對于她來說,就是一個定心丸,雖說不多,但是可以讓她心安。

人生在世,健康的才是美麗的,合適的才是最好的,常新的才是迷人的,平凡的才是偉大的,堅韌的才是長久的。

而對她來說,真實的才是永恒的。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