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鑾雄記者會全文信息量巨大,批評多名娛樂圈前女友

1月3日,71歲富商劉鑾雄(大劉)召開記者會,澄清自己與前女友呂麗君(現名呂姵霖)的復合傳聞,他在90分鐘內回答了記者所有提問,中氣十足,更氣得六次站起來發言。

其實,在記者會之前,劉鑾雄已發布公開聲明,表示自己只愛現任太太陳凱韻(甘比),之所以被拍到與呂麗君合體「逛商場」,是因為對方有事相求,他為了兩個孩子伸出援手,而兩人的所謂「合體」,也是分手八年來首度見面。

劉鑾雄的聲明寫得很清楚,他暗示呂麗君找「網絡打手」散播復合傳言,出于對女方的不信任,他一定要澄清謠言,避免呂麗君在他百年歸老之后,利用媒體的報道爭產,傷害甘比。

劉鑾雄的聲明沒有被廣泛報道,可能大劉認為沒有達到他想要的宣傳效果,于是決定開記者會「小事化大」。

事件根源是網友拍攝的一段視訊,發生于2022年12月23日。

當天,劉鑾雄在保鏢護送下,現身劉家的銅鑼灣皇室堡商場,期間,大劉眼見一名男子坐在柱子旁邊,兩人發生爭執。

拍攝該視訊的網友認為,男子只是坐在地上,沒有妨礙大劉走路,但大劉就像狂躁癥發作一樣,斥責男子擋路。

最神奇的是,視訊曝光,外界除了關注大劉的情緒之外,也有媒體指出,他身邊那位包裹得嚴嚴實實、戴著口罩的女子是呂麗君。

一般人怎麼會認出呂麗君?難怪劉鑾雄會質疑是呂麗君找媒體自曝此事。

至于呂麗君為何要這樣做?按照劉鑾雄在記者會上表達的意思,她是想要營造復合的假象,謀求最大利益,幫自己渡過難關。

而劉鑾雄最怕的就是呂麗君爭產,她為大劉生了一子一女,有「人質」在手,大劉為了保護甘比及其子女,不得不預防呂麗君謀奪家產,堅持辟謠到底。

說來說去,劉鑾雄還是最愛甘比。

記者會一開始,劉鑾雄就向媒體表明,只能拍照跟錄音,不能拍攝視訊,他全程表現親民,還跟記者合影留念,心情似乎不錯。

媒體都留意到,現場的桌子擺放了一系列防疫消毒用品及一疊白毛巾,劉鑾雄的防疫意識超強。

大劉解釋為何會在商場內與男子起爭執,原來他換腎之后,身體一直處于虛弱狀態,加上疫情期間病毒較多,令他出外時不得不小心防護。

大劉否認自己霸道,他表示,當時正值商場客流高峰期,那個男子坐在柱子旁邊,阻礙了行人通過,其中就包括大劉。

如果大劉身體健康,那問題不大,他完全可以自己走過去,但今日不同往日,大劉換腎后變成了「高危人士」,在家里走路都需要一兩個保鏢攙扶,因為他隨時會休克。

為安全起見,大劉禮貌告知對方,希望男子能夠站起來,讓他走過去,但對方說自己很累,一動不動,此舉顯得自私自利,立即激怒大劉。

大劉提起此事,依舊憤怒,「如果我貼著那個男人走過去,對方正好轉身,我摔倒了,輕則斷兩條骨頭,重則后腦落地死亡……另外,商場里面有顧客不戴口罩,我貼著他們走過去,萬一被感染病毒,我就會九死一生。」

劉鑾雄直言,他做過器官移植,吃過抗排斥藥物,屬高風險人士,即使他已經打了疫苗,防御力也只有四成,一旦被感染,情況會非常危險,所以他才會忍不住與男子起爭執。

大劉自曝已打了5針,但依然是高危,「我吃抗排斥藥,抵抗力很弱,如果正常人打了5針,就算中招都沒事,我已經打了5針,但醫生叫我小心,萬一中招,抵抗力等如普通人的三四成,所以我很害怕。我跟太太最小的女兒只有4歲,兒子10歲,大女兒14歲,我不是怕死,我是想陪伴他們成長。」

總結劉鑾雄記者會發言,一共有以下五點。

第一, 他自稱在感情上有創傷后遺癥,多年來被不少人打主意,但否認狂躁。

第二, 指呂麗君有事相求,他思考了兩分鐘才答應對方,原因是不想一對子女受影響。

第三, 澄清娛樂圈流傳多年的緋聞,指過往女友里面有不少妖魔鬼怪,品行很差。

第四, 不點名批評某人,指對方死性不改,他多年來默默承受惡果。

第五, 常年應付大量的「敲詐」。

每次提到呂麗君,劉鑾雄都表現得非常激動,似乎女方真的對他傷害頗深。

大劉說,他幫助呂麗君,根本不是因為舊情,完全就是為了給子女保留尊嚴,也正因為兩人有子女,所以大劉「凡事留一線」,很多時候欲言又止。

他怒斥有人死性不改,在網上放出「復合」的假消息,并反問記者,「為什麼我想跟她復合呀?我沒了她會死嗎?我做任何事都留一線,他朝好相見,我更不會趕盡殺絕任何人,不止呂小姐,任何人都不會。希望這個記者會之后,有人會收斂,或者她再找網上打手說復合,你們就不要相信。」

劉鑾雄在聲明中表示:本人為免小朋友受到影響的關系,遂與呂小姐達成商業協議,有關交易純屬商業性質,不構成對呂有任何財政照顧或支持。

在記者會上,他說得更直白,帶著幾分幽默與刻薄,「呂小姐,我考慮到她的子女,兒子12歲,女兒20歲,平時我思考問題,0.1秒就決定做不做,但這次我想了足足兩分鐘!不是數目問題,而是我要考慮自己要不要幫忙,最后,我不想令子女難堪,所以還是答應了她。」

但為何幫助了呂麗君之后,又要大費周章開記者會針對她?

大劉透露,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家人,「有些人沒有底線。不要說我沒有法律權力去殺人,即使有,我也不會這樣做,因為我們之間有兩個孩子。但我要保護自己同陳凱韻(甘比)以及三個子女還有其他孩子,大家明白嗎?清楚嗎?我當然要做點事情預防啦,防人之心不可無,但害人之心不可有。」

有記者問呂麗君到底有什麼困難,需要大劉出手?

大劉表示,自己早猜到記者會問,但他不能回應,讓記者自己去查,「你們是娛樂版記者,可能不會留意財經金融地產,如果你們問問那邊的記者,估計好快會知道,我不方便講。」

言下之意,呂麗君應該是在投資上遇到問題,不排除資金短缺。

劉鑾雄身體不好,但業務繁忙,他自曝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最多五個小時,在如此忙碌的情況下,他依舊堅持開記者會,證明「與呂麗君復合」的傳言,對大劉而言,屬于威脅到人身安全的等級。

劉鑾雄還在會上罕見談及過去的女朋友。

大劉表示,他發達之后交往過無數女朋友,娛樂圈那幾個女朋友只占數量的1%。

他提到其中一位娛樂圈前度時說,「她結婚兩三年了,還問我拿幾個鱷魚皮、鉆石包包,難道我們出來執一劑(玩一場)嗎?這樣玩最終的受益者是誰,不一定的呀!我想,我現在愿意玩,人選從香港排隊排到黑龍江,開玩笑而已,我現在走路,連地下有張紙幣都撿不到……」

劉鑾雄又首度回應一些在網絡流傳多年的謠言,重提多年前有傳他「在福臨門塞春卷」的事,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做過,連想都沒有想過,「我有想過就絕子絕孫」。

劉鑾雄澄清,不止春卷,什麼乒乓球、網球都跟他無關。

還有人說他在飛機上打了別人兩巴掌,導致對方流淚,然后他立即拿支票扔到對方臉上。

對此,大劉回應,「都是假的,我不會隨身帶支票。那些人嫉妒我賺了一點錢,多交了幾個女朋友,就造謠說是非。」

對于太太甘比有沒有因為這次的緋聞而生氣,劉鑾雄表示妻子知道事件來龍去脈,她不會生氣,因為不值得!

有記者提問,呂麗君算不算一個有機心的女人,大劉的回答相當玄妙,「我覺得你的形容太膚淺,但深入來說是什麼?你慢慢找適合的中文研究一下。她某方面是很聰明的,但那方面的能力賺不了錢。我跟陳小姐說,即系我老婆呀,一開始她還不相信我,我說,老婆,她(呂麗君)真的很蠢,不是扮出來的,現在我老婆相信了,她也知道對方是真的蠢。」

劉鑾雄名下位于尖沙嘴的商場The ONE,被指是為前女友李嘉欣所命名,近年已送贈給太太陳凱韻。

對于商場命名為The ONE,大劉表示是兒子劉鳴煒的意思,公關認為用這樣的名字可以起到宣傳作用,與李嘉欣無關。

提到娛樂圈的女友,大劉這樣說,「那個圈子鬼同魔就多,但我做人有道德底線。」

問到有沒有緋聞女友值得一贊,大劉稱,「娛樂圈?I Am Sorry(我很抱歉),無,絕對絕對無。我是指跟我有緋聞的那些人。」

不知道李嘉欣、關之琳、洪欣、蔡少芬、袁潔瑩等美女,對此有什麼想法?

有記者想知道,劉鑾雄有沒有照顧前女友,他表示,「我不懂得回答這個問題,我助養了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值得的話就會做。兩三年前我匯了一筆錢,是天文數字,給53年前的女友,這種前任值得照顧。有的人沒有良心,有人賤到無倫,娛樂圈不少,之前有前女友,兩姐妹冒我簽名申請油卡,被會計發現,是刑事,但我沒有報警,因為只是一萬多港元數目。」

怪不得大劉對娛樂圈前任有偏見,果然很多妖魔鬼怪。

劉鑾雄對現任太太陳凱韻情深一往,兩人結婚兩天后,他就與律師討論財產處理一事,「律師跟我講,財產在信托,某些人還是有打官司的機會,不安全,所以我想了兩個晚上,決定犧牲小我,將所有財產送出去,寧愿給錯人,也不想讓天下極壞的恐怖份子獲益。」

這次記者會,劉鑾雄再度與呂麗君撕破臉,他好不容易才跟女兒劉秀盈修補關系,接下來還能見到呂麗君的子女嗎?

劉鑾雄聞言,沉默一會才說,「八年前,我們分手的時候牽涉到錢,因為錢,她露出九尾狐,我用了法律方法解決,自此之后,她就不讓子女見我。後來,我幫了她不少,她才慢慢讓我跟兩個孩子見面,我想,接下來我會更小心,跟子女見面時,一定要保證不跟某人傳復合。」

劉鑾雄幫助呂麗君解決財政問題,換來的就是與兩個孩子見面的權利。

根據大劉所講,即使他與呂麗君沒有辦法做朋友,但為了子女,他會無底線在金錢上滿足呂麗君,如此看來,女方還真的一點不吃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