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最高級的自律::遠離多巴胺,靠近內啡肽

人類真實的快樂是恒久的努力。

人到中年:遠離多巴胺,靠近內啡肽

羅翔老師曾問網友:

你是喜歡看言情小說,聽爆笑段子,還是喜歡讀莎士比亞?

不少人立馬選擇了前兩者。

再問:如果選一個留給孩子呢?

幾乎所有人又選擇了莎士比亞。

回到生活中,花1周啃完1本名著、跑步半年瘦了10斤……是快樂;

刷視訊、打游戲、吃夜宵、買買買……也是快樂。你又會選哪種?

有人問:都是快樂,有何區別?

區別可大了。上升到科學層面,它們作用于人體的兩種激素截然不同:

看個搞笑視訊,大腦立刻分泌多巴胺,但這種爽感轉瞬即逝;而更高級的快樂則源自內啡肽。

它需要我們克服本能、不斷向上,才能享受到更持久、踏實的愉悅。

有句話說的好:少年只知多巴胺,中年才懂內啡肽。

追求哪種快樂,不僅決定了生活質量,還是人與人之間的分水嶺。

01

多巴胺易得,內啡肽難求。

你有沒有這種經歷?

睡前打算刷十分鐘視訊,一晃倆小時過去了;

本想早起跑步,鬧鐘響后又決定下次再說;

下決心減肥,可一點外賣燒烤必不可少……

這就像心理學上的「嗑瓜子效應」,一旦拿起第一顆,就忍不住吃第二、第三顆,直到口干舌燥、心煩意亂。

我們總是一邊在觸手可及的爽感里無法自拔,一邊又對自己的墮落痛心疾首,日益迷茫。

硅谷多巴胺實驗室創始人布朗曾做過一個實驗。

他把神經科學理論應用到代碼中,比如適時的點贊、虛擬的貨幣等獎賞機制。

然后根據大數據算法,成功讓人一直停留在喜歡的娛樂里。

現如今這個發達的網絡世界中,人很難抗拒這種低級快樂的誘惑。

你想學習,各種熱劇、信息推送層出不窮;你想減肥,美食主播輪番引誘你。

這就好像有個熟知你的損友,總能踩準你的喜好,讓你當下快樂了,事后卻后悔莫及。

而比起多巴胺的「先甜后苦」,內啡肽則是「先苦后甜」。

無論刮風下雨,短跑不停,幾個月后小肚腩不見了,人也年輕了;

關掉游戲,打開書本,報個課程,一年下來思維活躍了,心也不慌了……

當時覺得很難熬的事,回頭望去都成了值得的經歷,幫你塑造成了更好的自己。

所以說,多巴胺屬于瞬間心動,是快樂陷阱,而內啡肽是長久美好,是快樂源泉。

02

追求多巴胺還是內啡肽,是人與人差距的根源。

博主 @進化 ,說過一段醍醐灌頂的話:

人在天賦上差距并不大,但最終的成就卻相去甚遠。除了境遇、運氣等,最根本在于有些人走在了追求多巴胺的路上,而有些人卻選擇了內啡肽。

把時間消耗在低級娛樂上,一年到頭不是活了365天,更像是活了1天,重復了364遍。

微博上,有人分享說自己畢業后找了份很清閑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

一下班就開始玩手游,一局接著一局,癮上來時,甚至編瞎話請假也要打,結果實習期沒過就被同齡人PK掉。

可失業后,他仍無法擺脫游戲的誘惑,一邊啃老,一邊在虛擬世界中尋求刺激。

轉眼一年過去了,當他得知一起入行的同事早已升職加薪時倍感失落,在網上大吐苦水:

「我是不是廢了?太厭惡現在的自己了。」

多巴胺快樂就是一個「爽」字,不需要任何努力,去享受就完事。

可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你預支的滿足,都需要加倍的痛苦來償還。

媒體人古典曾分享過自己的創業經歷。

當時他已經有份輕松且高薪的工作,卻時常在安逸中感到不安。

怕被這種舒適生活「捧殺」的他,決心辭職下海主動受虐。

遇見難搞的甲方,通宵熬夜修改方案;不熟悉的領域,放低身段從頭學起。

盡管吃盡閉門羹,受盡為難,他還是一一扛過,成了知名商業教練。

如今,他在擅長的領域活得忙碌且快樂。

平坦大道好走,爬坡小路難行,但選擇后者,你才有機會去山頂見識更美的風景。

就像亞里士多德講的: 在追求快樂上,和動物相比,人追求的快樂應該更高級和偉大。

多巴胺快樂門檻極低,輕易走進去,只會落入欲望的泥潭。

內啡肽快樂門檻看似很高,但你一步一步爬上去,卻能收獲安定的內心、更好的自己。

因為只有經過刻苦努力獲取的快樂,才能讓人不怕失去、心安理得。

03

最高級的自律:遠離多巴胺,靠近內啡肽。

《欲罷不能》一書曾列舉了人會上癮的因素:

誘人的目標、積極的反饋、未解決的緊張感等。

比如只要朋友圈發幾張精修圖,就能在點贊中感受到外界友好的反饋;

工作壓力太大了,但通宵追劇就能暫時忘憂……

但用多巴胺快樂麻痹自己,只會讓我們日復一日,不再努力,還要忍受內心的焦慮。

想要轉換到內啡肽的賽道上,你需要極致的自律與可實操的方法。

1. 計劃性地忙起來,用微習慣獲取內啡肽

我們的大腦天生喜歡偷懶,當誘惑來臨,潛意識會誘導你沉迷于低級娛樂。

明白這一點,就不能一刀切式地拒絕多巴胺,而是要刻意練習用一個個微習慣獲取內啡肽。

比如,玩1小時手機,起來做30分鐘瑜伽;打兩把游戲,去健身房擼擼鐵。

用計劃性的忙碌逐步替代無目的性的沉迷,就會不斷獲得更多的內啡肽。

2. 人為增加獲取爽感的成本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她說她為了不刷視訊,把相關app全刪了。

起初渾身難受不自在,后來她干脆手機一丟,干家務、做運動、讀書。

這種人為地增加獲取爽感的成本,反而讓她收獲了滿滿的高級快樂。

正所謂不舍不得,斷了多巴胺的后路,自然能踏上追求內啡肽的道路。

3. 克制欲望,生活越簡單越快樂

科學家做過一個實驗。在籠子里掛盞燈,燈一亮就給猴子喝果汁。

重復多次后,猴子們沒心思干別的,整天盼著亮燈。看燈亮了,又希望果汁能多給一點,結果果汁毫無增加,猴子們在失望中變得煩躁難安。

欲望操縱下的快樂,最終會成為一種折磨。

作家宋默曾說:

我們往往進入這樣一個怪圈:總以為得到了某些向往已久的東西,就會安定、滿足了。

可真得到之后卻覺得不過如此,更大的欲望立刻接踵而來,人也越來越累。

真正的快樂,絕不是被欲望控制的低級消遣,而是更高級的享受。

04

回到開頭的問題,羅翔是怎麼選的呢?

他說:所有的爽都是瞬間的東西,人類真實的快樂是恒久的努力。

刷視訊、熬夜是很開心,但你為什麼在這種開心中越來越恐慌?

相反地,當你明明不想動,還堅持去健身;明明很累,還爬起來去學習;明明想躺平,還堅持把工作干好,卻能感受一種心安的快樂。

低級快樂如璀璨煙花,短絢即散;高級快樂如靜水深流,滄笙踏歌。

當你學會遠離多巴胺,靠近內啡肽,相信我,你會感受到脫胎換骨的自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