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災難的根源,不是貧窮,而是以下兩個字

01

西周時,周穆王得到了八匹駿馬。

為了養馬,他安排下屬建立了三種馬廄:天閑廄、內廄、外廄。

駿馬在天閑廄里住,每天吃十斗粟;此等馬在內廄,每天八斗粟;再次等馬、官馬在外廄,吃六斗、五斗粟;剩下的是民馬,沒有人過問,自求多福。

周穆王過世后,周夷王繼位,天下處烽煙四起。

為了平息戰斗,士兵們騎馬沖鋒陷陣。可悲的是,駿馬養尊處優,壓根就不會奔跑,節節敗退;內廄的馬,主要用來駕車,不能打仗; 外廄的馬很生氣,憑什麼吃得少,還得賣命。

不得已,周夷王召集散馬。

散馬野性十足,不僅不打仗,還糟蹋麥子,逃到敵方去了。

因此,周朝陷入困境,節節敗退。

這是劉伯溫在《郁離子》里寫的一個寓言故事。

馬受到不一樣的待遇,導致周朝弄丟了戰斗力,各種攀比,很現實,也很無奈。

02

家是小小的國,國是大家的家。兩者之間,有異曲同工之處。

正如蒙泰格尼說的:「管理一個家庭的麻煩,并不少于治理一個國家。」

孟子也說過:「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

對于一個家庭來說,生活貧困,只要大家齊心,總能改變的。但是父母偏心,導致手足離心,就真的無計可施了。

我的小阿姨,養了兩個女兒,沒有兒子。

按理說,小阿姨的家里,不存在重男輕女的問題,有兩個小棉襖來照顧父母,會令人羨慕。可是小阿姨的晚年卻不好過。

大女兒小梅,國中畢業時,成績不太理想,于是家里果斷終止了她的讀書夢,加入了養魚的行業。

小梅二十六歲時,找了一個上門女婿。當初說好了,房子和存款,都歸她管理。

婚后,小梅和丈夫一邊養魚一邊做魚苗批發生意,年收入十多萬。對于父母手里的財產,就很少過問了。父母還隔三差五向小梅要錢。

小女兒小春,讀書成績還行,讀了高中,三次復讀。大學畢業后,在某鄉鎮醫院做護士,收入很一般。

阿姨心疼小女兒,因此把家里大部分的財產,偷偷轉移過去,還從大女兒手里「騙來」一些錢,幫助小女兒還房貸。

去年九月份,阿姨因肺部問題住院兩個月。剛開始, 大女兒在照顧,當她墊付了一部分醫藥費之后,發現家里的存款已經不見蹤影了,一賭氣就離開了。

小女兒接過了照顧母親的擔子,卻很不樂意,畢竟她是外嫁女,大女兒才是「自家女」。

阿姨出院那一天,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了一頓飯。大女兒追問財產去了哪里?小女兒堅持說,未來家里有什麼錢,都和自己關系不大。

很明顯,阿姨把養老的希望,寄托在大女兒身上,卻把真心給了小女兒。偏心的后果,一看便知。

看過一段耐人尋味的話:很多老人,走不動了,才想去依靠誰,才強求誰來孝順自己。可是, 他在生龍活虎的時候,把錢給了偏愛的孩子,把帶孫子的積極性給了偏愛的小家庭,把一句「百善孝為先」給了被虧待的孩子。

孝道是每個人的品格,但是孝道的規則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是雙向經營的。

03

《尚書·太甲》里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家庭陷入了困境,如果是天災,誰都不要埋怨誰,積極面對就行了。如果是人為破壞家庭,就是人禍,想要積極面對,一己之力也是「無可奈何」。

「偏心」兩個字,在父母看來是理所當然的,在兒女的世界里確實是「手足相殘」的重要根源。

從「偏心」往后延伸,就是利益分配、情感獲取、贍養問題、家風傳承、教育層次等。

當然,上天拋給你一個難題,同時會給你一個解題的錦囊。

其一,及時分家,及時止損。

如果父母偏心,兒女卻任由發展,把怨恨壓抑在心中,這是很可怕的。任何一種情緒,到了極點,就會爆發。

當兒女長大了,就馬上分家,把大家庭的情況搞清楚,并且分配好財富。以后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雖然之前有仇恨,起碼仇恨不會擴大。

其二,做好自己,樹立典范。

當一個人不指望從父母身上得到什麼,自然就不會覺得父母偏心會傷害到自己了。

有的人在外頭髮大財了,不僅不要大家庭的東西,還要給兄弟姐妹、父母一筆財富。曾經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只是一種自渡的過程而已。

常常聽人勸說「算了吧、別計較」。要做到這一點,無非就是放大格局。格局大的根本,就是自己強大,還很富有。有錢是一個人最大的底氣。

其三,糾正父母,鏟除惡根。

春秋時,曾子不小心把瓜苗挖斷了,父親狠狠地打他。曾子還向父親道歉。 孔子知道這件事,很生氣,認為曾子太不孝順了,居然縱容父親的過錯。

孝順不是「愚孝」,而是告訴父母很多的道理,讓父母隨著時代一起進步。當父母犯錯時,要強化溝通,想盡一切辦法去糾正。

對于違法亂紀的父母,還送他們去牢獄,接受改造。

04

想要家庭幸福,就要拔掉窮根——真正的窮根,不是揭不開鍋的生活,是「目光短淺、專橫武斷」。

父母很用心地愛著孩子,但是方法錯了,結局會適得其反。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偏心之災非兩日之事。需要幾代人一起努力,花很多年的時間去調整,用一生的時光去傳承好的做法。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進了一家門,就要一家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