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為什麼討厭準點下班的人

最近,話題「你敢到點就按時下班嗎」引發網友熱議。

在按時下班的問題上,打工人和領導各自揣著800個心眼。

「我絕不可能做第一個下班的人。」

「等老板走了我再走!」

「工作雖然干完了,但是只有我到點下班,是不是顯得我太不敬業了?」

當準點下班考驗的不再是能力而是勇氣時,普通打工人的下班自由就成了「玄學」。

準點下班,沒有合不合適,只有「領導允不允許」,遇到在意工作時長的領導,準點下班可能反倒成了員工福利。

領導對于準點下班的態度也是應了那個段子:

一流老板決勝千里,運籌帷幄;

二流領導主抓業績,看重效益;

三流領導眼里只有紀律,主抓時長,號召加班。

準點下班沒有合不合適,只有跟領導風格匹不匹配。

壓榨型領導:

時間就像海綿里的水擠擠總是有的

電視劇《我在他鄉挺好的》中有一個橋段,就是金靖飾演的胡晶晶被老板辭退。

她跟領導要辭退理由,領導卻說:「你是不是你們整個項目開發組加班最少的一個?」

胡晶晶反駁自己走得早是因為工作都完成了。

她表示即便自己加班,也不會有加薪,老板卻教育她:加班不能只看錢。

胡晶晶回懟道:「我來上班,不看錢看你呀。」

領導又表示:「別人都在加班,你卻走了,影響團隊的工作氛圍。」

工作也要有「氣氛組」,加班也要有「啦啦隊」。

但這確實是壓榨型領導的慣用伎倆:

要求員工「加量不加價」,永遠在壓縮人力成本。

一如脫口秀演員黃西的段子:

有一次我和老板說想漲工資,理由是我一個人在干三個人的活。

領導卻說: 「我明白了,我應該開除那兩個人。」

與其說這類領導的考核指標是KPI,不如說他的終 極OKR是「 薅員工羊毛」。

員工干得越多,干得越快,干得越好,背負的也就越多。

準點下班,對于這類領導來說就像是被割肉,明明員工到點收工合情合理,他卻總要斤斤計較。

焦慮型領導:

用苦力去掩蓋問題

蔣昌建老師說: 「加班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不是為了加班本身。」

但焦慮型領導自身就是問題本身。

我之前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公司里的大領導下班后總要召集手下的小領導開會。

甚至動輒周末討論活動方案、產品營銷策略。

但你會發現,會議內容并不能解決實際問題,有時候工作本身根本就不存在問題,按固定程序推進就可以達成業績。

但大領導總覺得完成業績存在懸念,什麼都要管,什麼都要過問。


實際上每次開會除了販賣焦慮并無其他效果。

這類領導只要看到手下的員工像風箱里的倉鼠不停奔跑就會心滿意足。

他們把加班時長當作員工的勤勉度,用熬時間來自欺欺人;把付出苦力看成是緩解焦慮的武器,能力不夠努力來湊。

控制型領導:

用加班去測試員工忠誠度

小諾被領導約談了。

約談內容是要求她不要「踩點下班」。

理由很奇葩:辦公室的行政經理找到小諾的直屬領導告狀,說小諾每天到點走人讓他的面子掛不住了。

對于這類領導來說,坐上位子就是為了獲得面子,管理下屬等于控制下屬。

你先于我下班就是不給我面子。

要求員工加班,不是為了業績,而是為了測試員工的服從度。

某明星制片人,就曾在節目中透露自己不贊同「老板讓員工加班」。

沒過多久,她就在另一檔節目里,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她說自己經常會在凌晨三四點給員工發信息。早上七點鐘起床看到員工還沒有回復就會逼問員工,都過去四個小時了,為什麼還不回信息。

沒想到此話一出,卻惹了眾怒。

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工作生活一團混沌。

雖然不在公司加班,但是仍被要求句句有回音,事事有回復。

這類領導對員工「踩點下班」的看法整齊劃一,在他們眼里,下班早的員工都是工作態度不端,工作飽和度不夠。

寫在最后

成為一名職場人后,才明白打工人最大的心酸是:我想掙老板的錢,老板卻「想要我的命」。

放平心態后,發現成年人的考勤打卡容不得斷更;使勁加班后,又發現職場中的活兒是永遠干不完的。

但無論何時,都不要忘記自己是在為簡歷打工,對工作認真就是對自己認真。

履歷越好看,跳槽越方便。

當領導無情壓榨時,要對加班勇敢說「不」,畢竟工作千千萬萬,家里的頂梁柱只有你一個。

健康沒了,再成功都沒有意義。

最后,祝愿所有的打工人都能準點下班,快樂錢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