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中面對小人,做好這三點,才是最有力的反擊

人在職場,最累的不是干工作,而是被小人算計。他們就如同嗡嗡嚶嚶的蒼蠅,總在尋找機會,要「惡心」別人,以此抬高自己的地位。

對于這種人,一言不發只會被當成懦弱無能,一言不合就開撕往往會被「越描越黑」。因此,與「小人」周旋,必須得斗智斗勇,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01

先下手為強,故意制造「矛盾」,讓所有人都認定其「懷恨在心」。

職場中,小人污蔑、陷害他人最常用的伎倆就是「告黑狀」,由于心生嫉妒,常常給競爭對手找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從而讓主要領導對其形成「不可信、不可用」的印象。

如果一味聽之任之,堅信「身正不怕影子歪」,絲毫不「自證清白」,往往會讓小人愈發猖狂,甚至主要領導也被其左右,最后落得個「費力不討好」。

對此,真正厲害的人,懂得先下手為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西漢時,大臣袁盎極有才干、個性耿直,漢文帝很是賞識他。

同朝的宦官趙同也深得漢文帝寵信,但他心地狹隘,很是看不慣袁盎,就時時處處在漢文帝面前說袁盎的壞話。

對此,袁盎憤然不已,也在找機會「反擊」。

一天,漢文帝坐車出行,趙同在車上服侍。袁盎見狀,就大聲呵斥趙同,一個閹人怎可與天子同乘一輛車,這是公然地破壞禮法。

文帝聽后,只得讓趙同下車。

趙同當眾「受辱」,自然對袁盎愈發恨之入骨,在文帝面前「黑」袁盎就更頻繁了。

但漢文帝已經認定,趙同就是因為被袁盎當眾趕下車,而心存記恨,所言所行自然是對袁盎的「報復」了,他自然是不聽的。

從此,不管趙同在漢文帝面前如何詆毀抹黑袁盎,漢文帝都不為所動了。

在這場較量中,袁盎之所以實現「反殺」,就在于找準了時機,果斷反擊,又準又狠地撕破臉,將「矛盾」公開化,從而贏得了「一把手」的信任。

在職場中,我們也可以學習袁盎,要麼不動聲色,要麼「先下手為強」,一擊制勝,奠定勝局。

02

一騎絕塵,能力水平能夠「碾壓」他人,讓小人的算計無從下手。

我們身邊常有這樣的現象:對于遠在他鄉的熟人,聽聞他們名利雙收,總是遙寄祝福,而對于身邊的熟人,若是他們升職加薪,日子越過越紅火,心里就滿是不平衡,甚至巴不得他們能出個意外,跌落到比自己更慘的境地。

由此可見,一個人如果沒有達到特別「優秀」的高度,身邊總還有一兩個與其不相上下的人,注定遭受的嫉妒會比真心佩服和羨慕要多,遭到的算計和排擠也會比真心擁戴要多得多。

想要跳出「小人包圍圈」,最根本的出路,在于逼著自己實現華麗蛻變,從「可有可無」的人成長為「無可替代」的人。

如同電視劇《大長今》中的女主角,從最底層宮女,靠著日漸成熟的廚藝和精湛的藝術,最終成長為了深得皇帝其中的女醫官。一路走來,她也時常被小人算計、陷害,輕則被誣陷,成為「背鍋俠」、「替罪羊」,重則性命堪憂。

但不論遭遇怎樣的委屈、羞辱和打壓,她始終在精進自己,從外在看,就是她的技藝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無人能出其右。而更重要的,是她的內在,有了更寬廣的胸懷和格局,由內而外散發出一種強大的氣場,不怒自威。

人在職場,與小人「爭斗」的過程,其實,就是不斷強大自我的過程,何妨將他們當成警醒自己必須不斷前進的鞭子呢。

如同一首歌詞所寫:「謝謝你們曾經看輕我,讓我不低頭,更精彩地活。」

03

視若無睹,打心底里將他們「刪除」,讓「自建屏障」成為無堅不摧的「鎧甲」。

小人最得意的,就是成功激怒他人;最失望的,就是對方徹頭徹尾不與自己「纏斗」,如同一個拳頭打在棉花上,無處著力,反倒讓自己「吃了個空」。

職場上,領導自然需要「吹捧」他的人,以便偶爾滿足虛榮心,但更需要的,是腳踏實地干出業績的人。

如果一個領導成功地被小人包圍,距離「垮台」也就不遠了。

如同春秋時期的霸主齊桓公,早年不計前嫌,選賢任能,在鮑叔牙的推薦下,重用「仇人」管仲,勵精圖治成就霸業;到了晚年,卻聽信小人豎刁、易牙、開方的讒言,最后,被他們合謀餓死,導致家國大亂。

作為個人,如果被「小人」左右,不管是領導,還是最基層的員工,都只會如同齊桓公一樣,在「沒落」的路途上越走越遠,最終不可收拾。

最為正確的做法,就是對小人視若無睹,對他們的挑釁滿不在乎,對他們的算計嗤之以鼻,時時處處展現出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讓他們找不到任何可以攻擊的地方,久而久之,自討沒趣,也就不得不「井水不犯河水」了。

04

結束語:

人在職場,小人之所以常在,就在于每一個人都想要在激烈的競爭中贏得一席立足之地,有人靠本事出圈,有人卻只能藏在暗處,靠「搞小動作」得以茍且。

對此,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各人謀生的方式不同罷了。

若能在各自邊界內活動,倒也相安無事;若是找上門來,就必然會有爭斗。

不要怕,不要躲,當該來的來臨時,勇敢地「戰斗」一次,才能真正地戰勝他人,也戰勝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