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歲之后,人生就是一場歸途,無需過分擔憂

01

有道是,一眨眼就是一天,一閉眼就是一世。

年輕的時候,總以為生死和自己很遠;當我們走向六十歲,才知道,生死就是一線之間

不管你是否愿意,總要為余生多考慮。走了再遠的路,總是要回來的;如果你迷路了,那就等一等,讓靈魂跟上來。

這個世上,聰明的老人,就像王者歸來,愚昧的老人,就是坐以待斃。

因此,我們要懂得,六十歲之后,每一天都是歸途,無需過分擔憂。

02

職場回歸:繁華如花,但是不能四季如春,終究是過眼云煙。

俗話說:「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

宰相王安石退休后,隱居金陵。

有一天,他聽說定林寺來了一位高僧,于是想去拜訪一下。他走走停停,不一會就到了樹林深處。

忽然,聽到了溪水的聲音,所有的疲憊感,消失不見。王安石掬一捧山泉水,說:「漱甘涼病齒,坐曠息煩襟。」

當我們感悟詩詞的美好的時候,還有應該看到這樣的事實: 宰相門前,車水馬龍。要拜訪宰相的客人,都要排隊。宰相退位了,門庭冷落,他要去見客人,只能出門拜訪。

退位和在位,區別很大。如果你不接受現實,就會有因為「花朵的凋零」而煩惱。

人生的功勞再大,也要告一段落。還要接受現實——后來者居上。

離開職場,我們就回歸到了普通人的生活。就像上學那會,沒有工作,手里只有書。因此,善于尋找歸途的老人,都會拿起書,像個小學生一樣認真;關于功過是非,忘了最好。

03

情感回歸:陪伴很貴,但是無法永恒,終究要一別永別。

很喜歡這樣一段話:「送別心上人,說一句再見,流幾滴淚,又能見面。離別的日子,思念從未間斷,才下眉頭,又上心頭。」

年少的我們,遇到了喜歡的人,但是為了生活,不得不暫時告別。但是每一次告別的憂傷,都會帶來重逢的喜悅,因此有了「小別勝新婚」的說法。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忽然發現,每一次告別,都要用力一點點,因為真的害怕,一別永別。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因此我們想盡辦法,在老年的時候,和老伴牽手同行,哪怕彼此如親戚一樣相處,仍舊不會分開。

到了一定的年紀,忽然發現,父母之中,有一個人先走了;長輩之中,有一些人先走了。留下來的人,越發孤獨。后來,這樣的情況,就輪到自己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作家張愛玲愛上胡蘭成,很愛很愛。因此他們相約一輩子要在一起。

胡蘭成寫信給張愛玲:「因為相知,所以懂得。」

張愛玲回信給胡蘭成:「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總有一些愛,走著走著就散了。但是我們不后悔,因為愛過,所以柔情似水。因為相伴了很久,所以有了點點滴滴的回憶。

人老了,守著老伴變老,就足夠了。至于多余的愛情,就一點一點抹去。如果老伴先走一步,我們都回到了「單身」。

當然,情感圈里的人越來越少,剩下的人,越來越孤獨,但是必須接受,因此我們發明了一句話——享受孤獨。

04

生死回歸:活著真好,但是只能珍惜,終究要向死而生。

我們常常這樣安慰身邊的人:「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人呢?」

是啊,活著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哪怕是乞討,也是食了人間煙火。

當你老了,病痛糾纏著你,生活早已沒有了質量。你就會發現,茍且偷生,不如一了百了。

不同的年紀,對于生死,有不同的感悟。因此,我們要調整心態,有正確的生死觀。

年輕時的李叔同,留學日本,寒窗苦讀,成為了書畫家、教育家、音樂家等。他的頭銜,讓他光彩奪目。但是他在晚年的時候,選擇了退隱。

在臨終時,留下一句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每個人都在追求圓滿,但是最好的人生,卻是回歸到安寧,不問是否圓滿,才是真正的圓滿。

六十歲之后,珍惜每一個日子,但行好事,不懼生死。一直走在變老的路上,但是很從容,就對了。

05

財富回歸:富貴顯榮,但是死不帶走,終究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

人這一生,真正的財富,有兩樣:精神、物質。

人老了,不要追求金錢,也不要使勁去折騰房子和車子,要學會整理自己的精神。

比方說,關愛晚輩,留下好的家風;整理自己的工作經驗,并指導年輕人干事創業;走上街頭,做一件好事,發揮余熱。

《菜根譚》里說:「立業不思重德,為眼前花。」

一個人真正的成功,是留給后輩很多的恩德、道德,而不是金錢。金錢會讓人紙醉金迷,就像一朵花,瞬間就會凋敗。

認真想一想,我們現在還學到了孔子的智慧。這就是真正的財富。

不要擔心晚輩很窮,多給晚輩種下道德之樹吧。

06

俗話說:「命里有時終須有,抓住就是福氣;命里無時莫強求,放下就是塵土。」

人生一輩子,看似漫長,其實是一天之間——朝是晨曦一片,暮是浮云一朵。

與其使勁折騰,不如順時起落。趁著年輕,努力追夢;中年時,好好愛家,當好社會的脊梁;老年時,放慢腳步,從容下坡。

生是自然,死是必然;不負今生,不待來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