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種方法教你成為職場老狐貍,讓你在職場上步步高升

狐貍是一種狡猾的動物,狐假虎威,在職場上混得如魚得水,步步高升,成為職場老狐貍遠比成為職場小綿羊來得好!

為什麼同樣是進入社會打拼,有的人能夠步步高升,飛黃騰達,有的人卻原地踏步,窮困潦倒?為什麼有的人明明擁有才華,卻無伯馬賞識?有的人能力并不出眾,卻功成名就。同樣都是一個腦袋,倆手倆腿,為什麼卻是兩種不同的人生走向?這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

職場上,能夠步步高升的人都滿足一個條件,那就是比你更懂得人情世故!他們透徹地了解什麼是社會,什麼是職場潛規則。他們不動聲色間就能滿足同事,領導的情感需求,讓他們收獲認同感,成就感,榮譽感;幾句話就拉近了同事間的距離,收獲好感,無聲無息地成為職場里隱形的領導者。他們就是職場生活得最舒服的老狐貍。

狐貍是一種蠱惑人心的動物,讓大家不自禁地向著他,原因就是職場老狐貍懂得主動讓利。如果一個人拿到什麼成就,總是把好吃的蛋糕一個人吃,雖然說是他的決策正確帶來的好結果,但是作為團體,大家都有參與,你不分,合理,但不合情理,大家會在心里覺得你是小氣鬼,在之后的工作上或多或少表達不滿的情緒,為你干的活效率會大大降低。畢竟干得好,成果你一個人獨自享受,他們沒啥好處,而干得不好,他們也沒多大壞處,畢竟活是你吩咐的,他們只負責完成。這時候,沒有人會在沒好處的情況下精益求精,只會完成剛好達標!而狐貍會主動將自己的蛋糕和其他人一起分享,以此來換取源源不斷的利益,讓可以吃蛋糕的項目一直存活。

狐貍還是一種狡猾的動物,他們為達到自己的目的,能夠主動讓出自己的主角位,主動成為配角,還能與新主角成為好朋友。而這看似懦弱的行為,實際上卻給狐貍帶來了穩賺不賠的收益!

如果每次一有新人來,你就對著人家排擠嘲諷,那不會顯得你多有本事,而會顯得你沒有本事,在害怕對方威脅你的地位。大方地表達歡迎,才能顯示你足夠的自信。與新來的人打成一片,既能夠收獲一個有本事的新朋友,還能展現你強大的包容心,拉攏人心。狐貍就是會悄悄地讓出主角位,收獲主角的技能,在未來的打怪路上多條路子,還能在主角被妖怪打敗后, 在民心所向的情況下再次成為人們期待的救世主!狐貍永遠不會吃虧!

實際上,每個人一出生就是演員,在家庭扮演兒女,在學校扮演學生,為了讓父母學校滿意,都會盡力去扮演好角色,而進入職場后收獲了新的角色——職工。 狐貍是一個天然的表演家,他對上能夠表演出領導想要的職工,在領導強勢的時候服軟,在領導困惑的時候指出方向;對下他能演出生死與共,情意滿滿的同事,和大伙打到一片,不知不覺就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友。不管在哪里,你都是一名出演者,那麼何必與天對著干,在劇情發展的關鍵情節演那麼一時半刻,就足以導向你期望的解決,畢竟老天并沒有長出眼睛,并不會時時刻刻盯著你,它只會關注那麼一瞬。

有些人初入職場,滿身的熱血,干起活來特別快!殊不知,這樣的節奏并不對。 對職場老狐貍而言,干活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握整件事的節奏。事情辦得太快,領導會覺得你辦得不認真,快速辦完應付他,會從雞蛋里挑骨頭,讓你再次返工。而交給老狐貍的事情,辦完就做其他事情,等只有1個小時再交付,事情辦得沒什麼大問題,也沒時間再次返工,老板也就讓你過了。省時省力,老板滿意,你也舒心。把做事情的節奏把握到自己手中,而不是讓老板一味地下達命令,做好向上管理,工作才能如意。

在社交這一塊,狐貍從不會輕易地向外輸送負面情緒。如果時常對著同事抱怨著抱怨那,只會從同事那里收獲同樣的負面情緒,對工作越來越不滿意,無法保持平靜的心態去工作,那麼你會在工作這一塊也收獲負面的結果。有什麼樣的因,自然就會造就怎樣的果。如果人一直處于負面情緒,那麼只會逐步被邊緣化,無法晉升,甚至被淘汰。而狐貍對同事,對領導永遠是積極樂觀的態度為主,讓大家感受到你充滿了活力與生機,誰會把重要的活交給死氣沉沉,熱衷于抱怨,自怨自艾的人呢?

當然保持樂觀積極的態度,與人為善是基本的處事之道。但是狐貍也不會一味應承,該拒絕的時候還是會拒絕。如果同事將他自己干的活,讓你幫忙干,那麼就有理由讓你背鍋,本身就不歸屬于自己的活,狐貍會干凈利落地拒絕,他會當個同事間的好人,但絕對不會去當老好人。項目讓出小利是籠絡人心,但如果有人蹬鼻子上臉把本該自己做的活推給狐貍,那麼狐貍必定嚴辭拒絕!學會拒絕,并不會讓別人覺得你不好相處,而不會拒絕反而會讓你被人看低。 在職場上,懂得拒絕是一門重要的技術,選對人,大膽地說不。

一個人總會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大善人,如果是,那麼肯定是你還沒發現的偽裝的大善人。 職場老狐貍不會太過在于別人對他的評價。一件事情,哪怕你干得有多好,總有些人在羨慕嫉妒恨的情況下,雞蛋里挑骨頭,甚至是捏造謠言。但是對于這些嚼舌頭的人,你完全不用去追究,去追究,那只是在降低自己的檔次。你的優秀本來就會讓愚蠢的人心生妒意,這只是恰恰再展現出你的優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