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狼心,樣貌突出」:披著羊皮的小人,有這些特征

民間有這麼一個詞—— 披著羊皮的狼。

一只狼,如果想要吃掉一只羊,那它該怎麼做呢?只有兩種選擇, 要麼猛地跑過去跟羊搏斗,最后順利地將其吃掉,要麼裝扮成羊的樣子,去找尋更多的羊。

聰明的狼,為了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那它一般不會輕舉妄動,也不會為了一只羊而暴露自己的身份。 相反,它們會披上羊皮,謀定而后動。

要知道,為了一棵樹,而放棄一片森林,不值得。而為了一片森林,先放棄一棵樹,那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在「披著羊皮」這件事上,其實人做得比狼還要「精明」。 每個人都覺得狼群厲害,殊不知我們身邊的「人」終究比豺狼更要可怕。

尤其是在職場當中,我們會發現,虛偽到極致的小人多了,真心相待的君子少了。精于算計的人多了,老實誠懇的人少了。慢慢地,這世間就變得復雜起來了。

人在江湖,無論在什麼時候,都需要把「防人」這件事給做好了。

要知道,人面狼心,樣貌突出。占了這三點,那他便是城府極深的偽君子。

一、不動聲色,做事陰狠。

有一位老江湖說過, 明著來的小人,沒必要對他們太上心,基本你能一招制敵。唯有不動聲色的小人,那你需要注意了,基本你是玩不過他們的。

「不動聲色」的狼,其實比明晃晃出現的獅子還要恐怖。肉體上的拼殺,終究比不過「心理」上的博弈壓制。

三國時期,魏國的曹氏宗親曹爽,擁有了全國的兵馬大權,基本可以在朝堂上橫著走。 當他望著年邁的司馬懿時,他一臉看不起,認為司馬懿斗不過他。

當時謀士就跟曹爽說了,大將軍您要小心了,司馬懿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誰知道曹爽回應,一個將死之人罷了,又有何可懼之處?

結果就是, 司馬懿趁曹爽外出之際,就發動高平陵之變,直接奪了魏國的大權,而曹爽一家都被司馬懿斬殺殆盡,不留余地。

真正陰狠到極致的小人,不會跟你廢話太多,只會在你不留意的時候,一劍封喉,真正做到 「趁你病,要你命」

二、情緒收放自如,眼睛靜如死水。

在《三國志》當中,陳壽這麼評價劉備: 「喜怒不形于色,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

一個城府如同深淵一般的人,多半能夠做到 「喜怒不形于色,好惡不言于表」。他的言行舉止,情緒想法,統統都能隱藏起來,不讓別人知道。

有的人會說,直接看這個人的「眼睛」,不就能分辨出他是否虛偽了嗎?

看「眼睛」這個方法,確實是有效的。但是,這種方法只對城府一般的人有效,而對城府極深的人毫無效果。

曹操和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誰知道 劉備的眼睛如死水一般平靜在打雷的時候,立馬裝成受到驚嚇的樣子,把曹操都給騙了。

試想,曹操識人無數,竟然識不破劉備的內心,那劉備的城府該有多深呢?

在江湖當中打拼,我們要警惕那些情緒收放自如的人。 一個人連情緒都能控制,那他基本把「人性」搞明白了,普通人還真不是對手。

三、相互制衡,穩坐釣魚台。

當過老板的人都明白,要想自己處于不敗之地當中,那就得讓員工相互制衡。 員工斗得越起勁,老板就越開心。為什麼呢?因為老板安全了。

辦公室爭斗,一般都有這三種情況。 首先,老板背后操控;其次,員工為了一點利益而你謀我算;第三,每一個圈子都相互制衡。

談到這里,就不得不談到一個問題,為什麼很多人都無法升職加薪,在私企工作多年,還是老樣子呢?主要是,老板根本就沒有為員工升職加薪的心思。

既然他不希望升職加薪, 那他只需要畫幾個大餅,給一些小利益,讓員工無法團結,就能夠實現他的目的了。

試想,一群人為了幾百塊而拼死拼活,那又有誰會把目標放在老板的身上呢?

真正厲害的人,永遠都不會親自下場,而只會穩坐釣魚台,看著別人角逐,就跟觀眾一樣,好不快活。

寫到最后

普通人,為什麼搞不懂「城府極深」的人在想什麼呢?因為他們沒有看透人性。

人性的本質,就是從真實到虛偽,從深情到薄情,從重視他人到重視利益。到最后,虛偽成為了常態,老實人逐漸被淘汰。

無論我們是否接受這個現實,我們都需要認清楚,誰是真君子,誰是真小人。如此,我們才能明哲保身,不至于成為別人的盤中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