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上,「逐利」實屬正常,但太多人搞不清楚「利」的層級

《論語·里仁篇》中提到:「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意思是修養好的人,樂于追求義理;而修養差的人,樂于追求利益。

好像只能講義,不能講利,否則就是修養差的表現。以至于許多人口是心非,說什麼利益不重要之類的話。

「逐利」不僅沒錯,還是一件十分正確的事,但并不意味著「逐利」的過程,只是單純的實現「利」,更多的為了提高「逐利」的層次。

「逐利」就要區分「利」的不同

從「利」的高低程度可以分為大利與小利;從價值的判斷,可以分為正利與邪利;從按所得的多少分為暴利與當利;從時間的維持來講可分為遠利與短利。

在這四組「利」中,想必大多數人都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人們總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當遇到小利暫時看不到大利的時候,就忽略了大利;正在收獲著當利的時候,發現暴利,很可能會猶豫,甚至有些人「利令智昏」,把暴利當成了當利。

作為職場人「逐利」完全沒有問題,可是要正確選擇自己逐的到底是什麼「利」,而不是只要是「利」,拿到手就行。

要知道好事不可能都落到一個人頭上,而且有些「利」本就是相悖的,比如,遠利與短利,正利與邪利。

所以,要區分「利」,才能更好地「逐利」,這就是「逐」的目標,有了目標才有方向,有了方向才不至于在「逐利」的過程中迷失自己。

「逐利」真的就夠了嗎?

職場上,人們看似在「逐利」,只要是能獲得利益就好,至于其他的不管不顧,但現實真的是這樣嗎?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充分說明了,「逐利」的過程,還要看自己開不開心。如果獲利之后并不能快樂,那麼就必須要舍棄。

就像有些人雖然獲利頗豐,但并不開心。或許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或許違背了良心,甚至觸犯法律。

「逐利」前還要考慮,獲利后是否能讓自己感覺到愉快、幸福。就像有些人在外人前看似風光無限,可惜回到家里卻是雞飛狗跳一團糟。

「逐利」的目標是為了讓自己、家人更幸福、更愉快,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名利,而失去更多的東西。

「逐利」是過程,獲得是結果。「逐利」是了讓自己獲得滿足感,幸福感,一切讓自己高興的事情,如果偏離的這個目標,「逐利」就會是本末倒置,得不償失。

獲利、開心就足夠嗎?

人們穿什麼衣服、開什麼車、戴什麼表、住什麼房子,以及能為別人帶來何種價值,太多的事情,都是來自于別人反饋,否則就猶如錦衣夜行。

按照馬斯洛需求理論,在滿足[生·理·需·求]之后,更高層次的需求是安全、情感、尊重、自我實現。

這就不得不提到「遠利」,在「逐利」的過程中,就要及時規劃到未來。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對于「獨樂」、「寡樂」不否認存在,但不會得到更高層次的滿足。

當然眾樂并不代表「齊頭式的假平等」,大家多少分到一些好處,看起來都很快樂。事實上,這才是最大的誤區。

「逐利」是一個輸出價值的過程,并非獲得的結果。就像成功是優秀的副產品一樣的道理,因為優秀才獲得成功,換句話說,因為輸出價值,所以「逐利」才能得以實現。

這時「逐利」的層次已經提高,變成了輸出價值,讓自己獲利,就像知識付費的一些博主一樣,因為在輸出價值,所以獲得利益。把「逐利」的過程,理解為輸出價值的過程。

不僅為別人帶來收獲,同時也是自己「逐利」的過程。「獨樂」、「寡樂」不如「眾樂」。

「逐利」的三個層次相互依存

「利」代表著對物質的需求;「樂」代表著精神的需求;「眾樂」代表著社會責任,最終在達成「逐利」的目標之后,才是最真實的收獲。

政治經濟學中講到:「物質決定意識,意識反作用于物質。」可見,物質追求會影響到意識層面,而意識層面的高低,又在影響著物質。

就像原始社會、農業時代,身強力壯更有優勢;工業時代,知識、技術更具有優勢,因為機器已經代替了體力;在網絡時代,知識、技術已經不再稀缺,思維成為了人們追捧的新晉熱門。

「逐利思維」是每個人職場人都在做的事,在遇到選擇時,總是在用看似理性的權衡利弊,實則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有掌握了「逐利思維」,明白自己要追逐何種「利」,怎麼樣獲得「利」,站在更高的角度去選擇,就會明白「只緣身在此山中。」

寫在最后

行走職場,「逐利」并不是可談,而是必須要談的事,關鍵要拿出「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想必現代人并不覺得追逐利益有什麼難以啟齒,但在于如何獲利,獲利后開心與否,是「獨樂」還是「眾樂」,才是「逐利」的關鍵所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