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半輩子才明白,不能對兄弟姐妹太好!」6旬老人的話很真實

導語

「親不親,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

在所有關系中,親情一直是我們無法割舍的感情,而兄弟如手足,除了父母妻子孩子以外,身邊的兄弟姐妹,也成了我們最親近的家人。

從小父母就教導我們,兄弟姐妹之間要團結友愛,互幫互助,有啥困難大家一起扛,有啥好事大家一起樂。父母的期望,總是希望我們兄弟姐妹之間越來越友愛,但現實卻并不是那麼順心如意的。

我們沒成家前,兄弟姐妹之間關系,確實都還過得去。可一旦成了家,各自有了家庭,或者父母老了,需要我們共同負擔,更或者父母不在了。這兄弟姐妹之間的關系,好像就從手足之情,變成了客套且冷漠的親戚之情了。

其實,這種關系的轉變,并沒有對與錯,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也就有不同的生活節奏。而且每個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同時,也就沒辦法再用心去經營其他關系了。

但是有些人,卻沒看透這個道理,一直覺得只要自己對兄弟姐妹足夠好,這感情就會一直保持最美好的狀態,然而,有這種想法的人,最終都被現實傷透了心。

「活了半輩子才明白,不能對兄弟姐妹太好!」一位6旬老人的話很真實

講述人:溫大爺、60歲

我家是4兄妹,我是大哥,底下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由于父母生弟弟妹妹比較遲,我和最大的妹妹隔了8歲,最小的弟弟則隔了15歲。所以,小的時候,父母就經常把弟弟妹妹丟給我帶,而我也就成了他們的第二個「家長」。

那時候,我們兄弟姐妹之間感情非常好,打打鬧鬧最后還是會和好如初,還有每當弟弟妹妹叫我一聲「哥」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身上有種莫名的自豪感。所以,從小到大,我對他們都是全心全意地付出的,把自己當成「家長」一樣呵護他們。

當年家里出現變故,父親下崗供不起四個孩子讀書,我為了給弟弟妹妹機會,就放棄了大學聯考,然后去工廠打工掙錢。每個月十五塊錢的工資,上交14塊給家里,自己留一塊錢,但這一塊錢,我常常會省下來,等到放假的時候給弟弟妹妹買糖果吃。那時候,他們也格外對我親切,這感覺比父母還要多一點。

我為了這個大家庭,挨到30歲才結婚,并且結婚后,也依舊拿錢回家給最小的弟弟讀書。弟弟大學四年的學費以及生活費,都是我這個大哥負擔的。

而且即便他們三個都出來工作,甚至結婚成家了,我還是對他們保持著最親切的關系,只要他們一有啥困難,或需要我幫助的,我都會竭盡全力地去幫一把,我心中一直把自己當成他們最親愛的大哥。

那段時候,身邊的妻子,以及丈母娘那邊都對我怨聲頗多。說我太重兄弟情,甚至對妻兒的感情,都沒有我對弟弟妹妹那麼多。說實話,我對弟弟妹妹的付出真的是有點太過了。

二妹初入大城市,是我給她找的工作,找的房子,而且還為她墊付了半年的房租。三妹呢,技校出來后,一直沒找到什麼好工作,也是我托人托關系,把她送到一家公司做白領的工作。

而弟弟大學畢業后,一直不想就業,就想自己創業做生意,父母很不支持,我看不下去就出錢讓弟弟去創業了一把。

但很不幸,弟弟只堅持了半年,就失敗了。那時候,我已經在廠里干到經理的位置,手底下有一份美差的工作崗位,原本這是要留給專業對口的小舅子的,但看到自己弟弟這麼窩囊在家,也不是辦法,于是我就把這份工作安排給了弟弟。

然而,我卻因為這份偏愛,讓我陷入兩難之地。一邊被妻子和娘家人責罵,雖然小舅子沒有什麼怨言,但丈母娘卻一直抓著我不放,讓我很是為難。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和妻子以及娘家人的關系,都是敏感的。

另一邊,弟弟這邊,也讓我十分不好受,原本同樣是大學生,奈何弟弟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人,給他最好的崗位,卻做得一塌糊涂,經常要我給他打包票,擦屁股。但不管怎麼樣,我覺得他始終是我的弟弟,我做大哥的還是要幫幫他的。

而妻子看到如此過分幫助弟弟,就經常和我鬧。尤其是弟弟結婚的時候,我隨了一份3萬元的紅包,就把我的夫妻矛盾給點燃了。

妻子抱怨,小舅子結婚我才隨了3千,憑啥我弟弟結婚就要隨3萬?還說我弟弟就是個「敗家子」,我這樣一味的幫助,就是縱容他貪婪墮落。而且就算我幫得再多,到頭來也不一定會得到弟弟的感恩和好感。

可我覺得,弟弟是我從小帶到大的,是我最親的親人,我這樣幫他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我就感覺妻子的怨聲,有點不應該,畢竟她對她的弟弟也如此偏心,為何我就不行?因為這種爭論,我們夫妻感情一直很不好,經常起了點沖突,就會拿出這些事情來爭吵。

我以為我為弟弟妹妹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當父母生病了,需要我們四姐妹共同撫養時,弟弟妹妹的態度卻讓我后悔了。

8年前,父母老了,漸漸行動不便,沒辦法兩口子在鄉下獨居。于是我就把弟弟妹妹叫到一起,商量如何輪流贍養父母。我的計劃是父母來我和弟弟家輪流居住,每家住三個月,而兩個做妹妹的,就意思意思地給點老人家的生活費。

父母也很認同我的安排,可弟弟妹妹的卻很反感。兩個妹妹說,她們已經嫁人了,這贍養父母的責任要做兒子的負責,對于每個月1000元的生活費,他們也拿不出那麼多。而弟弟更是荒唐,「我最小,家里也最窮,沒辦法贍養父母。」

商量不來,我就想自己獨攬起照顧父母的責任,然后叫他們三個,每個月承擔點生活費,就行的。結果,一次無意間聽到弟弟和兩個妹妹的對話,讓我心寒至極。

弟弟拉著兩個妹妹在背后嘀咕我:「 父母的事,我們誰都別插手,大哥家比我們有錢,而且也是家里的長子,這事推給大哥最合適。

兩個妹妹也應聲:「 對,爸媽在鄉下住得好好的,不就有點小毛病,也不至于要人怎麼伺候,這事是大哥挑起的,就讓他自己負責吧!

弟弟得到妹妹的支持,還不忘去說服父母,讓父母直接點名要我伺候。弟弟知道我是個最聽父母話的,只要父母要我怎麼做,我都會無條件服從。

就這樣,父母在弟弟的一番「苦情計」下,最終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身上。父母說,弟弟妹妹都比我過得辛苦,尤其是我弟弟,40好幾了,也沒掙到什麼錢,所以要我體諒他們。

知道這一種結果后,我的內心是無比心寒的。雖然我照顧父母的能力是有的,但是看到我曾經掏心掏肺寵愛出來的弟弟妹妹,如今卻這樣對待我,真的讓我難以釋懷。

原以為最純真的兄弟姐妹之情,會在我的經營下,變得更加有愛,誰知到頭來也是我自欺欺人了。在那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就不該對他們太好?

說到這里,再回想前兩年的一次爭斗,更讓我憤怒。前年父親剛病逝不到一個月,弟弟就跑過來叫母親分家產,說我有錢,有房有車,他沒錢,就要母親把老房子過戶給他,父親留下來的十多萬存款他也要拿走一半。

我很氣憤,說了弟弟幾句,結果弟弟反過來說我別有心機,說我就想獨吞家產,說我有那麼多錢還跟他爭。甚至還說這些年,我照顧父母,從中不知吃了多少父母的積蓄等等。

那一刻,我才發現,其實當初妻子的話,真的說得一點也都沒錯。一心為弟弟付出,沒換來一絲感恩和好感,最后還惡心了自己一把。

從那以后,我就放棄了對弟弟妹妹的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自己家人身上,覺得身邊至親才是自己要好好經營的,至于那些兄弟姐妹,真的沒必要對他們太好。畢竟他們成了家,就變成了親戚,不再是家人了。

結語:任何關系,走得太近、給予的太多都會是一場災難,兄弟姐妹之間也是如此。所以,別對兄弟姐妹太好,保持一段距離,保留一份自私,這樣對雙方都好。

不過,也不是,兄弟姐妹之間就要感情破裂,老死不相往來。而是我們與兄弟姐妹保持一份親情關系、逢年過節能湊在一起吃個飯、遇見了有個稱呼就行了。別的什麼感恩之情,或手足之情,就別去奢望了,要得太多,最終失望得就越多。你們說對不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