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過后,才明白兄弟姐妹之間再也回不到從前

01

團聚是最好的中秋。

中秋節,花好月圓人團圓。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過后,朋友圈里又被各種團聚的情景刷屏了:

不同的主角,一樣的主題,兄弟姐妹們拖家帶口,回老家一聚。

大家齊動手,殺雞宰鴨,洗菜裝碟,在說說笑笑中,一碗碗兒時的味道被端上桌。

當一大家子老老小小舉杯同慶的那一刻,中秋節的歡樂氣氛也達到了[高·潮]。

當一場豐盛的午餐過后,閑下來的兄弟姐妹們,圍坐在一起,想要暢聊一番,卻發現,聊著聊著,就索然無味了。

于是,有人招呼著,湊成一桌,或是打麻將,或是打字牌;剩下的,要不就是看小孩去了,要不就是守在牌桌前看熱鬧去了,再也沒有人能夠靜下心來,聆聽其他人的心聲,紓解對方的困惑了。

等到明月初升,院子里除了孩子們追逐打鬧,兄弟姐妹們依舊在牌桌上玩得「正酣」,抓住假期的尾巴,敞開地玩一把,也是一種滿足吧。

都說「團聚是最好的中秋」。這個中秋,不管有錢沒錢,不管外出闖蕩,還是在家打拼,能夠相約團聚,便是親情的又一次深度回歸。不管是有共同話題,還能圍坐在一起,吐槽抱怨,也是一種親情的力量。

想起一位文人說過的話:「好好珍惜吧,不管是愛人,還是兄弟姐妹,只有這一輩子的緣分,下輩子,再也不會相見了。」

是呀,兄弟姐妹之間,隨著年歲增大,各有各家,往后余生,能夠齊齊整整地聚在一起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好好珍惜當下,就是一種幸福啊。

02

兄弟姐妹之間,經濟條件不同,見識格局也就大不相同。

誠如那句話所說:「物質上的滿足,帶給人們的幸福感,已經不多了。」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吃什麼都已經「司空見慣」了,即便是經濟條件不怎麼樣的家庭,準備一頓過節的伙食,也不會覺得很為難。

只是,「吃」的背后,也揭示出一個殘酷的現實:在大半生的摸爬滾打中,有人創業成功,賺得盆滿缽滿,實現財務自由;有人靠著一份旱澇保收的工作,雖說沒有大富大貴,卻因為穩定而少了幾許憂愁;有人靠著打臨工度日,日子只能勉強收支平衡,最怕遭遇突發情況,很快就會捉襟見肘。

經濟條件的不同,決定了各自對后代教育的不同:有人除了選擇軟硬件都好的學校,還不吝嗇花錢報各種興趣班、輔導班,從小就「目標」明確。有人依舊沿襲父輩的求學經驗,學與不學靠天賦,靠自己,別想著父母能幫上什麼忙。至于未來,走一步看一步吧。

兄弟姐妹之間談論的話題,是關于自己的出路在哪里,是吐槽各自選擇的職業的辛苦與難處。而如今,似乎每個人的人生已經塵埃落定:

找準了路子的,賺錢不再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靠著朋友多,人脈廣,東門不開西門開,不再一籌莫展。

上班的,只管按部就班,只要不糾結「升職加薪」,日子過得平淡卻又充實。

四處打臨工的,也有了「找活」的圈子,雖說是累苦力,但只要肯吃苦,總還是有事干。

因為彼此體貼,因為洞悉了謀生的艱辛,兄弟姐妹團聚,再也不愿提及這個沉重的話題。不再羨慕誰,也不再看輕誰,一句:「還好吧」,就囊括了所有的關心。

但大家也心知肚明,不同的經濟水平,只能支撐起不同的教育投資,縱算自己拼盡全力,能夠給予孩子的,也只有那麼多而已。

天下的父母都是愛孩子的,只是,在教育下一代的路途上,兄弟姊妹之間,有了更大的差距。即便想要幫一把,但終歸無法堅持,只能各走各的路,各自認定各自的命。

03

兄弟姐妹之間,各有各家,只能漸行漸遠。

「我們原本是天上的雪花,落在地上,結成了冰,化成了水,就再也分不開了。」這是電影《我的兄弟姐妹》中的經典台詞。

記憶中,父母成天忙著下地干活,兄弟姐妹才是彼此的依靠。大傳過的衣服老二穿,如果還沒有破,老三依舊會接著穿。一點點好吃的,都要留著,讓最小的多吃點。

上學路上,都是大的帶著小的,小的跟著大的,為了走出大山,回到家中,都是自覺地完成作業,如饑似渴地讀書背書,相互加油鼓勁。

此生能成為彼此的兄弟姐妹,是需要很深的緣分的。

那些嬉笑打鬧,那些一起吃過的苦,流過的淚,都成為記憶里最溫馨的存在。

當父母漸漸老去,兄弟姐妹變成為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

只是,兄弟姐妹之間,各自成家立業,逐漸有了自己的牽掛,再也沒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幫助更弱的那一個。

也許,偶爾打個紅包,不在話下;也許,幫忙介紹一份工作,也曾盡心盡力;可日子是一天一天過,人生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

當相互幫助到了一定程度,再也帶動不了時,只能遺憾放手。

兄弟姐妹,終究也只能漸行漸遠,彼此把日子過好,才是對手足之情最好的慰藉。

04

結束語:

中秋過后,兄弟姐妹也相繼啟程,繼續在各自征途中,奮力打拼。

給對方一個大大的笑臉,和一句鼓勵的話語吧。

親情,或許已經很淡,卻依然,是流淌在血脈里的溫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