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的教訓:「年過50才發現,人生下半場,拼的是兩樣寶貝」

余華在《活著》的序言里寫道:人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的,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著。

活著,是我們最基本的目的,從小到大都在為這個目的奮斗著。小的時候,父母又打又罵又哭又勸,逼我們好好讀書,是為了讓我們考上好的大學,拿到更好的文憑,才能有找到好工作、得到更高收入的資本。

長大之后,玩命工作,一邊在心里對老板罵罵咧咧的,一邊不得不加班,把大量時間花在工作上,是為了拿到能夠讓自己和家人活下去的工資。

好不容易退休了,不用再拼了命工作了,我們依然在為如何活著發愁。有的人自己手里沒有養老的資本,兒女可能也養不起父母甚至需要父母幫助,不得不繼續操勞著已經衰老的身子繼續賺錢,給自己給兒女獲取活著的資本。

而有錢的人則在想,怎麼樣才能活得舒服點,活得久一點,畢竟,苦了大半輩子,自然希望多享受一些。

然而,很多人光顧著賺錢了,卻不知道,要想晚年幸福,安度下半生,不是光有錢就行了的。

前不久,我去探望了一位生病住院的親戚,作為一個過來人,他總結了自己的教訓:「年過50才發現,人生下半場,拼的是兩樣寶貝。」

第一,沒有一個好身體,錢再多,也不夠往醫院里砸的;

這位親戚今年55歲,算不上多大,可是,從前年開始,就經常住院,光今年就住院了兩次。而這一次情況極其糟糕,被查出了肺癌,已經到了中晚期,需要接受化療。

一提到自己患肺癌的事情,他就感到懊悔:「由于工作壓力大,我精神緊張,感覺吸煙可以緩解,煙癮很大,一天一兩包是常態,有的時候更多。之前去體檢,醫生就警告我,不能再抽了,我的肺不好了。可是,我戒不掉,也覺得醫生的話夸大了,沒當回事。」

雖然他手里有些錢,有個十來萬的積蓄,也有一套房子,但是,在癌癥的面前,這些錢根本不夠看的,目前,他積蓄已經花完了,再考慮賣房的事情。

「我當然不想賣了,可是,我不想死啊!我才五十多,苦了大半輩子了,我想多活一些時候,我想享點兒福。」

網上有句話說,你可以沒太多的錢,但不能生病。要是你身體健康,沒太多的錢的話,只要你省吃儉用,不花不該花的錢,總歸可以活下去。可是,一旦你生病了,被一些疑難雜癥盯上了,再多的錢也不夠花的。

人,面對死亡都是恐懼的,都是害怕的,都想活下去,尤其是看到了希望,都想嘗試一下。可是,那些疑難雜癥需要花費的錢是一筆天文數字,不是普通人承擔得起的。

很多疾病是無法預料的,可是,也有不少疾病是你平日里不重視身體健康導致的。

第二,人生下半場,拼的是妻子。得罪了老婆,兒女都不待見你。

他有一兒一女,均在大城市安家立業,收入不低,當問及他的兒女為什麼不管他的時候,他更加悔恨了: 「沾花惹草一時爽,老了之后火葬場啊!把老婆得罪了,連兒女都不待見我,說若是對我好,管我的話,對不起他們的親媽。」

本來,他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妻子賢惠懂事,生了一雙兒女,家庭和睦。可是,他仗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經濟支柱,認為男人在外面有幾個女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認為性情溫和的妻子不會計較,更認為沒有工作的妻子不敢離開他,便肆無忌憚地觸碰了婚姻的紅線,背叛了妻子。

沒成想,那個脾氣一直溫和的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持要離開。他想拿孩子的撫養權說事,可是,一雙兒女對他十分痛恨,主動要求跟媽媽走,他感覺自己下不來台,也覺得妻子在外面混不下去,早晚會回來求他,便答應失婚了。

如今,他們失婚18年了,前妻帶著一雙年幼的兒女去了外地,受盡磨難,將孩子們拉扯長大了,而他繼續逍遙快活,又結了一次婚然后離了,對兒女也不管不顧,直到前段時間查處了肺癌,急了,去聯系前妻和兒女。

「拜托,你要點臉好不?我們都失婚18年了,早就沒關系了,我有什麼義務去照顧你?你哪來的臉跟我提這樣的要求?至于孩子,只生不養,18年不管不顧,他們憑什麼管你?」

「我媽說了,我們姐弟倆誰敢管你,她就不認我們了。相比于毀了我們的家、18年來對我們不管不顧的你,我們當然更在乎自己的媽媽了。」

「人在做天在看,看來,是你這些年來枉為人父枉為人夫,遭到老天爺的懲罰了。」

兒女既不肯出錢,也不愿意去看他,他又急又氣,卻又無可奈何。

我想到《我失婚了》這本書中的一句話:「我們真不希望看到年輕的男士們過分‘作’,不把身邊人當回事。人在江湖,難免有身不由己的苦處,但若是狠斷不足、定力不夠,就很容易萬劫不復。」

你老了之后,妻子是會與你不離不棄、相互照顧、相伴到老,還是會離開你,對你不管不顧,完全取決于你是怎麼當老公的。

兒女也是,沒有天生下來不孝敬的兒女,只有父母不慈愛,才會導致兒女孝敬不起來。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年輕的時候,你若是守不住底線,貪了人世的便宜,老了之后,是需要償還的,到時候,你再追悔莫及,也晚了。

END.

今日話題:你認為,人到晚年拼的是什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