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思念,叫忍住不聯系,有一份共同的回憶就知足

在每個人的一生中,都總會有那麼一些人,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比別人更加的重要,更加的要緊,在我們的心里,會有著一定的位置。

對于這樣的人,平日里,不知不覺,我們自然也就會有些想念,會想要去聯系。

其中,大多數人,一旦我們想念了,我們都可以趕緊拿出手機,去給對方發一條消息,然后和對方好好聊一會,訴說彼此的近況,也訴說彼此的思念。

既然想了,那就聯系,這本來就很應該,也是一件比較正常的事情。

按理說,每一個很看重的人,我們都應該如此,然而事實上,卻總會有那麼一些人,一個人,即使我們很思念,特別想要聯系,我們也還是根本就不會。

只會選擇忍住,只會什麼都不做,根本就不會打擾對方,就像從來都不曾想念那樣。

斷聯太久了,沒有勇氣。

那個我們所思念的人,曾經的彼此,或許還是挺親近的,關系也還是不錯。

但是后來,在流逝的歲月當中,因為各自的選擇,因為忙于彼此的生活,漸漸地,彼此卻失去了聯系,已經好久好久,都不曾再聯系了。

久到自己雖然還會很想念對方,但是卻并不知道,此時此刻,對方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

已經很長時間,都不再知道對方的近況,已經很長時間,都不再參與對方的人生。

人與人之間,常常聯系著,想念對方,去聯系對方,并不會覺得有什麼,一點都不會覺得尷尬,但是失聯太久,想要將這一段關系拾起來,那卻非常需要勇氣,需要我們足夠的勇敢。

只可惜,太多時候,我們根本就沒有那樣的勇敢,只是特別的膽小,像個膽小鬼一般。

越是沒有勇氣,在每一次想要聯系的時候,都選擇了放棄,到了后來,就只會越來越不再有勇氣,即使有那樣的念頭,也只會很快就告訴自己不可以。

于是就只會偷偷思念一番,回憶一下彼此的過往,回想一下對方曾經的容顏。

以此來慰藉自己的想念,然后默默地將這份情緒劃開,假裝什麼都不曾發生。

不知道對方,是否歡迎。

雖然說,思念一個人,那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但是我們思念的畢竟是對方,是一個活生生的對方,還是會比較在意,對方究竟是如何在看待自己。

這時候,如果我們和一個人關系比較親密,明知道自己的思念是被對方所歡迎的,對方很樂意和我們聊天,我們發出去的消息,必然會收到熱情的回應,我們自然不會有什麼壓力。

可是如果因為曾經的對方,對我們的態度似乎并不怎麼好,或者說當彼此太久沒有聯系了,在這一刻,我們根本就摸不準對方究竟會如何待我們,我們則是會比較的猶豫。

太擔心對方并不愿意待見我們,太害怕自己的思念,只會被對方無視,對對方來說,那只會是一種困擾,于是即使再怎麼思念,也還是會并不敢讓對方知道,并不會去做點什麼。

畢竟,主動聯系對方,對方卻很冷漠,根本就不待見我們,那樣的場面,終究并不好看。

不僅會很不好看,還會讓我們很受傷,變得更加的難過。

本能地,人就會趨利避害,會不想要去面對這樣的不確定,會不愿意讓自己自討苦吃。

雖然很思念,但是卻更在意自己的自尊,更在意自己的顏面。

很唐突,沒有一個身份。

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有時候,似乎也同樣需要一個身份,像是朋友,同事,戀人。

像這種比較正常的聯系,比較熟悉的人,我們會習以為常,而如果是不怎麼相熟,本來就不怎麼聯系的人突然聯系,當然也就會顯得比較的奇怪。

正是因為如此,當我們對一個人來說并不是那麼的重要,早就消失在了對方的歲月當中,在對方的身邊,早就有了別的人替代我們,哪怕曾經和對方關系很好,此刻我們也只會很陌生。

對對方而言,真的就不再是什麼重要的存在,不過只是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而已。

貿然聯系對方,對方真的就并不會覺得開心,只會覺得很奇怪,還會想著我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會因為我們的行為,有著不少的猜測。

時間從不言語,卻總是會偷偷改變很多東西,曾經再熟悉的人,后來也同樣會成為了陌路。

既然沒有那樣的一個身份,既然只是一個路人,那麼與其不合時宜的出現,將自己的這份思念強加在對方的身上,讓我們覺得奇怪,倒不如就不要讓對方知道。

就只是自己默默地思念一陣子,并不對對方懷有任何的期待。

有一種思念,叫忍住不聯系,不管有多麼的思念,也都不聯系。

只是偷偷思念,只是會不留痕跡地去搜尋對方的信息,看一看對方的消息。

這一份思念,那雖然很濃,但是自己還可以克制住,還并不至于過于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一生中,總會有人,不在自己的身邊,卻一直都在自己的心間,和別的人都不相同,對自己來說,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或曾經給過我們一份溫暖,或曾經驚艷了我們的歲月。

那樣的人,就算不能一路同行,能夠遇見,能夠同行一程,其實也已經很是足夠了。

有那樣的人可以想念,回憶才不至于總是那麼的滄桑,生命也才不至于顯得那麼的空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