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收悖論」告訴我,會過日子的退休老人,圈子很少,錢也不多

01

在某地,下了一場大雪,人們歡呼「瑞雪兆豐年」。

春天來了,風調雨順,種子陸續發芽;并且種子都是經過改良的。

夏天,陽光充沛,不溫不火;秋天的風非常怡人,農作物大豐收。

秋末,人們帶著喜悅的心情收割了農作物,但是看到收入,卻唉聲嘆氣——因為收入比其它年成更少。

這就是經濟學上有名的豐收悖論。

簡單來理解,就是「物極必反」。大家收獲的東西多了,但是別人需求的數量沒有改變,因此不得不通過壓價、深度加工等方法來銷售,提高成本或者降低價格,導致收入減少。

人們得出一個結論,唯有供求平衡,才能避免「谷賤傷農」。

作為退休的老人,就像人生進入了秋天一樣,應該是收獲滿滿了。省吃儉用多年,有了存款;培養兒女多年,他們都長大了,能夠撐起一片藍天了;自己有了退休金,不愁吃不愁穿;愛情,也是瓜熟蒂落的樣子。

更重要的是,隨著時代的變化,老年人選擇的生活方式,包括一日三餐、旅行、社交、娛樂等,都豐富多彩了。

可是,為什麼很多退休老人不快樂呢? 這就意味著,很多老人,陷入了「豐收悖論」,得到的東西,或者內心欲望,超過了人生本身的承載力。

會過日子的老人,積極做減法——有舍有得。

02

圈子少,是非少。

明朝作家馮夢龍,年輕時很想在官場上混出個子丑寅卯來。于是乎,他加入了一些學子的圈子。

為了合群,他常常去青樓,和蘇州的名妓侯慧卿相愛了。

他還有一個習慣,到處收集愛情小段子,打牌小技巧。整理成了《葉子新斗譜》《掛枝兒》等小冊子,廣泛發放。

人們認為,因為馮夢龍講了很多打牌技巧,導致一大批紈绔子弟出現,因此有一群人把他告了。

更傷心的是,侯慧卿不愛才華,只愛富商。

接著,他的名聲很大,又不太好,間接導致多次科考不中。考官都對他忌憚三分。

后來,他專心寫了《警世通言》等書,才找到自己想要的人生。

晚年時,他卷入了「反清」的大業,并無結果,郁郁而終。

《烏合之眾》里說:「人一到群體中,智商就嚴重降低,為了獲得認同,個體愿意拋棄是非,用智商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不管是從「樹大招風」來說,還是從「趨炎附勢」來說,加入的圈子太多,都是給自己找是非。

人在職場,起碼應該有幾個工作群,業務群。到了退休之后,你應該全部退出,就是親戚朋友群,也少管為好。

如果不及時退群,你會發現,從群里得到的,遲早要還給群。

人到晚年,要尊重自己的本性,你要做什麼,就在什麼群,如果沒有合適的群,就獨來獨往,有了像樣的家庭,就足夠了。

人脈資源獲得了大豐收,卻不去「取舍」,人生難免會左右為難。你到底是不能討好所有的人。

喝酒、工作、利益、不想看的圈子,都退出了,你的情感世界,單純而美好。留下三五知己,最有價值。

03

金錢少,憂慮少。

煩惱皆由心生。這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說法。真正的煩惱,和物質有緊密聯系。中年人因為沒有錢,而煩惱,甚至引起夫妻矛盾。老年人因為沒錢,就會陷入養老的困境。

同樣,因為金錢太多,也會帶來各種煩惱。最可怕的是,有的兒女知道父母有很多錢,開啟了啃老的模式;想辦法套取父母的錢,為自己謀利,引發兄弟姐妹的矛盾。

金錢太多,外人也在虎視眈眈。一些親戚朋友想辦法借錢,然后不談還錢的事情,導致老年人總是有一塊心病。

宋朝官員包公,去端州辦公時,有隨從悄悄拿了一塊石硯。

在渡江的時候,包公發現天色大變,于是質問:「誰徇私?」

隨從嚇得哆嗦,趕緊把石硯送還。

很快,天空放晴,江面一片祥和。留下了「人在做,天在看」的典故。

司馬光說過:「侈,惡之大也;儉,德之共也。」

把錢財留給子孫,這是禍害。這是很多家訓里提到的觀點。

退休了,你需要花錢,但是一定要舍去欲望,還得告訴兒女,不要指望父母留下大量遺產。如果錢花不完,可以去做善事,積累功德。

不僅是無官一身輕,還得無財一身松。

帶著金銀財寶去渡江,是會下沉的;舍去了,就好了。

03

好的收成,會讓個人的收入下降,生活質量也隨著下降。

想要安度余生,就要過斷舍離的生活。

山下英子說過:「看不見的收納空間只放滿七成;看得見的收納空間只放五成;給別人看的收納空間只放一成。」

退休之后,內心豐富要七成,留下三成是留白;生活水平要五成,留下一半粗茶淡飯;告訴外人和兒女,錢財只有一成,縮衣節食是終生大事;圈子問題,越少越少。

退休之后,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盡量不被外物和外人干預。閑來無事,讀書釣魚;不必看任何人的臉色,也不要被任何人嫉妒。

退休之后,如果人生大豐收,就學會「分享」吧,把成果給需要的人,從中得到快樂,減少負擔。

從今往后,需求小一點,欲望全部扔掉,從容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