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才明白,人到晚年最大的不幸,就是缺失這3張底牌


《銀魂》中有一句經典台詞:

「互相較量的時候,誰先亮出手中的底牌誰就算輸,能將王牌留到最后一刻才是贏家。」

與他人較量,與生活較量,與歲月較量,手握底牌走到最后,才能保自己一世安穩。

我們常以為,人生只有前半生是苦澀的,年邁退休后便是歲月靜好,再也不必為雞零狗碎操心,不必反復被生活磋磨。

待到真正退休,見識到現實手腕的冷硬,才終于明白晚年并非一片祥和,也有苦楚和不幸在偷偷作祟。

命運不會因為你走過時間的長河而手軟,全看你手中有怎樣的底牌,然后區別待之。

人到晚年,千萬別缺失這3張底牌,否則不幸將至。

熱播劇《幸福到萬家》中,王家父母的怯懦卑微把人氣得牙癢癢,尤其是父親王友德。

王家是萬家莊的旁姓小戶,王友德和妻子一生務農收入微薄,在村里只能小心翼翼地做人。

兒媳何幸福想改善家庭經濟狀況,提議大棚種植有機蔬菜,王友德忍痛拿出積蓄建設大棚。

可他們剛與經銷商簽訂協議,搭建好大棚,村里就決定征用他家的地建污水處理廠。

村委開表決大會,王友德心中有千萬個不情愿,但還是顫顫巍巍舉起手贊同,因為他沒錢沒勢不敢得罪村領導。

大兒子王慶來為爭取賠償找村委萬書記說明情況,被萬書記暴怒之下踢中要害部位,在病床上疼得左右翻滾。

王友德趕到醫院氣得臉色鐵青,但得知兒子是被萬書記踢傷時,竟不敢說萬書記半句不是,生怕自己拿不到賠償。

何幸福決定打官司維護自己的權益,并為王慶來被打的事討公道,王友德開始還連連點頭同意。

當律師說需要4000塊律師費時,王友德猶豫了,他還勸說兒子已經康復,沒必要再追究。

甚至后來,王友德得知女兒上大學的資格被萬書記的女兒頂替。

他雖心疼女兒與大學失之交臂,可為了30萬的補償款,他還是咬牙勸女兒簽字和解。

30萬,是王友德務農幾十年也賺不到的錢,他需要這筆錢養老,二兒子和女兒結婚也需要。

王友德一輩子卑躬屈膝,唯唯諾諾,只因他囊中羞澀,沒有與人對抗的底牌。

郭沫若在《金錢的魔力》中寫道:

金錢的魔力實在不小,它已經吃遍了全世界的窮人。

窮人生活多苦難,貧窮是深入骨髓的病,一旦患上就會疼痛難消。

錢包干癟,何來硬氣的血性,處處都是低眉順眼的窩囊。

害怕得罪他人付出代價,害怕稍有不慎滿盤皆輸,害怕生活無依溫飽飄搖。

幸福不一定需要金錢購買,但不幸常常是因金錢而誕生。

成年人的世界,努力搞錢豐厚余額,自會少些苦楚和無奈,這是不可否認的錚錚事實。

今年2月,台灣知名導演明金成剛喜獲一對龍鳳胎寶寶,就突發心肌梗塞猝然離世,年僅52歲。

明金成中年與妻子相識相愛,他們通過多次嘗試才迎來兩個小生命降生。

明金成對兒女和妻子疼愛有加,一直守在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得知妻子懷孕時,他還特意戒煙戒酒,希望能陪伴孩子健康長大。

誰能想到,明金成沒等到妻子和兒女滿月回家,他就去了另一個世界。

在疾病面前,生命太脆弱,沒有健康的護佑,縱使有千千萬萬不舍,死神也絕不會手下留情。

前幾天接到媽媽的電話,得知看著我長大的嬸嬸被確診為胃癌晚期。

我一時有點錯愕,想起嬸嬸才剛剛退休,過年時還說要出去旅行,想看看國內的好山好水。

嬸嬸前半生為家庭奔波,節衣縮食,每天早出晚歸,工作幾十年很少請假,有時候感冒生病也舍不得休息。

嬸嬸因工作忘記吃飯是常事,好幾次餓到胃痛去醫院,她總想著自己能拼一天是一天,等孩子長大就能安心養老了。

可嬸嬸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各自有了家庭,她還沒來得及享受退休的閑適,還沒看到兒孫繞膝的幸福畫面,就被疾病纏上日益消瘦。

我們時常以為,人生很長,還有大把的時光,卻忽略了身體的生命力有限,經不起折騰和消耗。

健康需要擁護,經不起叛逆,你對它越體貼細致,它對你就越溫柔和順。

在《人民日報》看過一段很催淚的話:

我們總是為了太多遙不可及的東西去奔命,卻忘了人生真正的幸福,不過就是燈火闌珊的溫暖和柴米油鹽的充實。

這一年里,無論你賺錢是多是少,經歷的事情是好是壞,

請記住,如果這一年,你很健康,那就是最好的一年。

人生最硬核的王牌,是身體無恙,健康常在。

有了強健的身體,生命的弧線會緩緩拉長,助你實現更多期望。

有位網友分享過爺爺和奶奶的趣事,好笑又令人動容。

爺爺奶奶都已年邁,爺爺有退休金保障生活,奶奶沒有。

奶奶一生要強,不想被爺爺看不起,于是報名了小區的環衛隊。

由于環衛隊需要上早班,奶奶根本起不來,爺爺就只能天天替奶奶去上班。

有人評論說:「正因為有爺爺的一生寵愛,所以奶奶早上才起不來。」

是啊,人很難孤零零一生,有人疼你、寵你、愛你,是一種幸福,也是一種安全感。

作家梁曉聲在認識妻子焦丹之前,有人給他介紹過幾個姑娘,但都被梁曉聲的家庭負擔嚇退了。

與焦丹見面時,梁曉聲一如既往直言:

「我家庭負擔很重,父母身體不好,哥哥患有精神病,每月都要郵錢給他們。」

焦丹非但沒嫌棄梁曉聲,反而堅定地說:

「我沒想到你這麼不容易,肩上的擔子這麼重,那更需要一個人幫你分擔。」

他們結婚之后,焦丹為了讓梁曉聲安心創作,一個人承包了所有家務,還要兼顧梁曉聲的爸媽和兄弟姐妹。

有一次,梁曉聲在辦公室忘我創作長篇小說《雪城》,整整五天沒回家,焦丹和兒子都病了也沒打擾他。

有位記者想采訪梁曉聲找到家里,焦丹還特意叮囑記者不要告訴梁曉聲。

記者見到梁曉聲沒忍住說了出來,梁曉聲趕緊跑回家,這才把焦丹和兒子送到醫院。

梁曉聲不太會做飯,笨手笨腳地煮了兩碗西紅柿雞蛋面,雖然味道不太好,焦丹卻吃得津津有味,心里都是甜甜的。

正因有焦丹和梁曉聲相濡以沫四十年,梁曉聲才能安心創作出多部著作,這便是婚姻中的溫暖與成全。

畢淑敏說:

「一個好男人和一個好女人,在共患難的日子里,雖有兩顆心,卻只有一個念頭——風雨同舟地向前。」

伴侶的好壞,不是看三觀是否相同,而是靈魂是否契合。

婚姻的幸福,不是看家境是否富足,而是能否同心向前。

無論什麼時候,心暖生活才暖,有契合伴侶在身旁,是余生安暖的關鍵。

婚姻的意義,在于有人愿與你攜手同行,一起打掃風雨過后的滿地狼藉,一起見證高光時期的繁華景象。

歌曲《碳酸》中有一句歌詞:

「我曾經親自丟掉自己的底牌,但現在又想憑著記憶撿起來。」

在漫長的路途中,我們一邊走一邊丟,丟過很多東西,也撿起過一些。

但不是所有事物都有重拾的機會,倘若弄丟了安身立命的底牌,只能接受命運無情的捉弄。

金錢,是生活的底氣;健康,是前行的根基;伴侶,是心暖的密碼。

人生是部連續劇,豐厚的底牌需要不斷積攢,年輕時多些理智與清醒,才能換來晚年的平靜與安然。

文末點 【贊】,愿你我富足,無恙,有愛,把現實底牌緊握在手,自信從容走好下半程。

不蹉跎眼前的時光,不恐慌未來的篇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