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錢,但不舍得給自己花」:中年人的摳門,到底為了什麼?

汪國真在《倉促地到了中年》里寫到:「中年和正午有些相似:凝重、深邃、空曠,是生命曲線上的一個極點。」

很多人大手大腳的毛病,在人到中年以后「戒」掉了,膽子越來越小了,也越來越舍不得給自己花錢了。

人到中年,有錢了卻也摳門了起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一、明白了生活的不易

中年,一個青黃不接的年紀,班要上,老人要養,孩子要管。往前看,沒有希望;向后瞧,全是追兵,看看別人的生活,很羨慕,看看自己的余額,又不敢羨慕了。

人到中年,學會了沉默,默默的工作,默默的生活,連痛了累了都不敢大聲地喊,甚至晚上說夢話都是靜悄悄的。

上高中的時候,幾個哥們經常在一起聊父母,有人的父母摳門到一件大衣穿十年,有人的父母在廁所小便兩次才允許沖水;有的父母用一定要把牙膏「碎尸兩端」才肯買新的。

那個時候,總是感嘆父母們是一個老師教的麼,要不然他們是怎麼做到全世界同款摳門的呢?

等到自己到了中年才發現自己也變成了那樣的人了,不禁笑笑,笑著笑著,不由得流下眼淚來。

作家蜘蛛在《十宗罪》里說:「有時我們的眼睛可以看見宇宙,卻看不見社會底層最悲慘的世界。」

人到中年,經歷了許多,看到了許多,仿佛也就換了一種性格,看看鏡子里的自己,沒有幾分再像從前。

有人變得膽大了,別人不敢要得出了交通事故的二手車,他敢要,只為了便宜。

有人開始吃素了,兒女不在家的時候,桌子上沒有半點葷腥。

有人變得勤奮了,下班以后有第二份、第三份,甚至第四份兼職在等著他。

見識了生活的不易,中年人開始變得小氣,不該花的一分不花,該花的盡量少花,能省的要省,不能省的要節約不浪費。

中年人摳門里,藏著對生活的熱愛,對活下去的美好期盼。

二、看到了人生的盡頭

陜北有句俗話說:「人過五十天過晌」。意思是,五十歲,猶如正午過后的太陽,已到達了人生的頂點,注定要越來越低,最終慢慢滑落。

人到中年,正當年,一切都不算太晚。然而,真正的中年危機,不是奮斗半生一事無成,而是明明還心有余力,卻不知道去往何方。

有人告訴我,過了45歲,就知道了自己的棺材會長得什麼樣了。這話一點也不虛,這個年紀的人,事業該有成的都有成了,日子該過好的都過好了,如果還是自己不如意,那麼基本上也就那樣了。

人到中年,不得不向生活低頭,不省點花,日子就會讓你愁白了頭。

表姐和姐夫在失婚五年后,悄悄地又復婚了,這一次沒有請柬和儀式,親戚都沒有幾個知道這件事情的。

他們是45歲那年失婚的,也算是趕了一個「孩子上大學,父母失婚」的時髦。隨著孩子畢業、結婚、工作,老兩口也越來越感到寂寞,在各自相親了幾回后,兩個人又悄悄「湊合」到一塊了。

表姐說:「沒辦法,找不到更好的了,湊合吧!」

姐夫說:「找別的花錢太多,這個不花錢,挺好!」

誰說錢買不到幸福,中年人的幸福就是用錢來衡量的。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年紀,面對上有老下有小的窘迫,既然不能多掙錢,那少花一點錢就是幸福,甚至對找老伴都要這麼「摳門」。

如果摳門可以發光,中年人的摳門可以再造一個太陽。

三、給家人和孩子好一點的生活

高曉松說:人生到了下半場,敵人只剩下自己。

幾年前的時候,我的舅舅得了肝癌,一發現就是晚期了。

我曾經去那個縣城的小醫院看過他,那個1米8的壯年漢子,骨瘦如柴地躺在病床上,幾乎沒有說話的力氣。

舅舅是村里的會計,一生精于計算各種賬目,對于自己的情況也早有了解。開始感覺到疼痛的時候,只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應該還能拖個十年八年。

但他兩個孩子,大的是一個姑娘,小兒子還有結婚,妻子身體病弱從未出去干過活。一切的重擔都在舅舅的身上。

舅舅一想到要去看病花錢,就舍不得,于是他強忍著不看病。即便現在這樣了,他依舊是醫保以外的藥品一點不用,即便那個效果要好很多。

用舅舅的話來說,家中用錢的地方還多得很,一條爛命不用浪費太多。

人到中年,不是慫了,而是懂了。

我們懂得了摳門,學會了將一件外套洗到松垮了還穿,去酒店的飯菜打包回家熱著吃。

我們懂得了小氣,在菜市場里為了2毛錢和菜飯爭得面紅耳赤,梳妝台上的化妝品也悄悄的換成了大寶。

我們懂得了吝嗇,手里每一分錢都攥得緊緊的,外出身上能不帶現錢就不帶,如果非要帶,那麼少了要裝進錢包,多了要包幾層布……

人到中年,努力存錢,因為不能把有限的金錢浪費在無謂的事情上面,他們要把最好的余生給最好的人,讓他們下雨有傘,天黑有燈,病了累了不至于像自己一樣不敢做聲。

四、凡塵心語

人到中年,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用力地活著,為了能安穩一些,中年人都活成了卑微的樣子。

他們四下無援,前方無光,只有一步一步走,悲喜自知,他人難悟。苦不能說,痛不能言,天不會憐,地不能怨,一切只有自己默默去扛。

每一個中年人,都活成了無字碑,看不到一字一語,只有藏不住的歲月滄桑,在風里雨里,默默流淌。

人到中年,情深心累,每一次摳門的努力,都是一次默默地不放棄,也是對歲月最深情的告白。

中年不易,且「摳」且珍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