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海里遇見的人,大都要歸還于人海:老了以后才知道,最親的只有三個人


有人曾做過這樣一個統計:

說我們這一生,大約會遇見8263563人,會和其中39778人打招呼,然后和3619人變得熟悉,和275人走得親近。

但最終,這些在人海里遇見的人,大都要歸還于人海,真正能留下來的,其實少之又少。

的確,年輕的時候,誰的身旁不是高朋滿座、熙熙攘攘。

可隨著年紀的增長,才發現有太多的人都會在時光里走散。

即便是那些曾經親密無間的緣分,也不過是陪你同行一段。

當你老了才知道,這一生最親的只有三個人。

前些天,看到一條讓人淚目視訊:

遼寧錦州一位95歲的老母親,去探望她74歲生病的女兒。

雖然老太太的身子已經佝僂得直不起來,即便她腳下的步伐已是顫顫巍巍。

可她還是緩緩地挪動到女兒的床前,艱難地俯下身去,溫柔地安撫著女兒:「沒事兒,媽來了。」

說完,還在女兒的臉頰上親吻了兩下。

這一幕,讓無數網友感動不已,紛紛說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老母親的愛意。

常言道:「兒行千里母擔憂。」

兒女是父母心頭的肉,不管到了什麼樣的年紀,只要父母還在,子女就還有當孩子的權利。

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則新聞:

上海一位79歲的父親,為55歲的女兒準備了一本特殊的日歷。

他在日歷上寫下了對女兒滿滿的關心,叮囑她:

「不要老是發脾氣」;

「別提重物,不要忘了自己手上有傷」;

「曉得你愛吃番茄,但底下發綠地記得不要吃」;

「睡覺要記得蓋好被子,免得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

即使女兒早已長大,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可在父親的眼里,她依舊還是那個長不大的小女孩。

對她的唯一要求是平安健康,對她的稱呼一如既往,她永遠是父母眼中的寶貝「囡囡」。

馬爾克斯曾在《百年孤獨》中寫道:

「父母是隔在我們和死亡之間的簾子。」

父母在世時,孩子鮮少會感到人世間的疾苦、畏懼生離死別。

倒并非是因為苦難會消散,而是父母總是如山一般擋在我們身前。

直到有一天父母不在了,我們才不得不自己去擔去扛。

或許年邁的父母,不再如從前一樣,能夠時時刻刻為子女遮風擋雨。

可那顆想要保護我們的心從未改變,任憑時光荏苒,也斬不斷父母的思念和牽絆。

在這塵世間,最幸福的事莫過于:

哪怕你已白發蒼蒼,仍有人把你當作孩童時的模樣;

你想盡心盡孝承歡膝下時,父母雙親仍康健在旁。

美國一位著名的教授,曾在心理課上和學生們做過這樣一個游戲。

他邀請了一位女同學走上講台,在黑板上寫下她生命中20個最重要的人。

女生依次寫下了她的父母、朋友、鄰居、同事等等。

緊接著,教授讓她一一劃掉其中可以割舍掉的人。

女同學艱難地做著抉擇,最后,黑板上只剩下父母、孩子和伴侶三個人了。

教授又對她說,必須再劃掉兩個。

此時的女同學已經有些瀕臨崩潰了,但她還是含淚劃掉了父母和孩子,留下了伴侶的名字。

教授問她理由,她啜泣著答道:

「父母總有一天會先我而去,孩子也會慢慢長大,擁有自己的生活,只有我的伴侶,能陪我最久。」

答案聽起來頗為扎心,可生命本就趟不斷告別的旅程。

有太多深情厚誼,也終難敵過歲月的侵襲。

父母大都要先行退場,兒女大都要展翅翱翔,唯有那個身旁的伴,才能陪你走過余生漫漫。

看過這樣一則新聞:

河南洛陽一位90歲姓彭的老爺子,為83歲癱瘓的妻子搭建了滿屋子的扶手。

彭老爺子的老伴兒姓張,幾年前因為腦血栓而癱瘓。

他們的兒子患有抑郁癥,已是自顧不暇;還有一個女兒,也已經當了奶奶,忙著照顧她的小孫女。

于是,老爺子便獨自承擔起了照顧老伴兒的重擔。

為了方便老伴兒挪動起身,他在家中各處用竹竿、藤條等物品捆扎制成了特殊的扶手。

還在臥室里,修建了一台小型的「移動吊機」,可以幫老伴兒從床上起身移到輪椅上。

為了防止老太太得褥瘡,老爺子隔三岔五地就給她翻身、擦身,清理起那些排泄物來,也從未有過半分嫌棄。

當被記者問到,一個人照顧老太太會不會很不方便時,老爺子答說:「困難肯定是有,但辦法總會比困難多。」

質樸的話里,卻盡是濃得化不開的愛意。

所謂「少年夫妻老來伴」,不過如是。

柴米油鹽的經年歲月里,或許每一對夫妻,都曾經吵過、鬧過、悔過、怨過。

可再回首時,才發覺有過最多回憶、最多陪伴和扶持的,也正是那個枕邊的伴侶,即便有過嫌棄,卻也始終不離不棄。

《半山文集》中寫道:

「一個人若是學會了自己陪伴自己,便學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項生活技能。」

生活的底色是孤單,人生路上來來往往,沒有誰能夠永遠陪在誰的身旁。

縱使天寬地闊,可到最后,能依仗的只有自己而已。

看過一部叫《生機無限》的紀錄片,其中一幕讓我久久難忘:

一位88歲的老人不小心在家中摔傷了腰,深夜時分被救護車送到了醫院。

當醫生提出要聯系他的家人時,老人卻連連擺手拒絕,說他自己可以支付醫療費用,也可以自己簽字確認,不用聯系任何人。

可他明明已經步履蹣跚,即便是在醫護人員的攙扶下,從前台到外科檢查室短短十幾米的距離,都走得十分艱難。

幸運的是,在醫護人員和周圍熱心人的幫助下,老人完成了一系列的檢查,傷得也不重,只是普通的扭傷罷了。

大家也才從他口中得知他的情況,他姓高,膝下有三個女兒,只是都移民到澳大利亞去了。

倘若他也跟著過去,在那邊沒有醫療保險,看病什麼的都得自己花錢。

他不愿成為孩子的負擔,就選擇留在了國內,想著反正自己歲數那麼大了,也就是湊合地活罷了。

三言兩語,卻聽得人眼眶發酸。

普天之下,不知還有多少像高大爺這樣的父母?

在他們年富力強時,一門心思地為兒為女,不辭辛苦、不怕風霜,哪怕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

即使老了,也不想不愿給孩子添一丁點兒麻煩,為了兒女甘愿低進塵埃里去。

可兒女,卻未必都會給予同等的回應。

根據我國第四次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抽樣調查顯示,我國60歲以上的人口高達2.62億,其中空巢老人人數突破1億。

都說「養兒防老」,可不是每一個兒女,都會銘記生養的恩情;

有些兒女,即便有孝心,也未必會有能力,為了生計就已經窮盡了力氣。

與其指望兒女,不如仰仗自己,以經濟的實力做底氣,以健康的身體為根基。

莫把所有的錢財都交到孩子手里,給自己留一個轉身的余地;

即使是在為兒女考量的時候,也別忘了優先照顧好自己。

《慶余年》中有句經典的台詞:

人這一生,就像是在路上前行,不斷地與人遇見,再分道揚鑣。

年紀越長,越是了解人和人之間:別離是常態,留下的才是歲月恩賜的意外。

身邊最親的人,不過父母、伴侶和自己。

好好珍惜這一世的親子情緣,在父母健在的每一天里盡心盡孝,不讓自己徒留遺憾;

善待枕邊的伴侶,恩情心中記,怨懟隨風去,用包容和理解去回饋今生的相知相遇;

善待自己,照顧好身體,經營好心情,閑事莫理,少操閑心,竭盡全力地把日子過得如意。

愿你我在慢慢變老的路上,父母安康、良伴在旁,活成自己最牢的靠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