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最悲哀的狀態:子女在等父母的幫助,父母在等子女的孝順

在展開話題之前,說一件古人的趣事。

唐朝時期,人們安居樂業,連續開創了多個盛世。但是交通仍舊很落后,出門遠行靠馬車、騎馬、坐船。

李白說:「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被認為是夸張的手法,從白帝城順流而下,一天到達揚州等地,還是行不通的。

有人找了異鄉的對象,不同民族也在通婚,因此接親的路很遙遠。

為了解決接親的問題,人們探索了一個新方法:男人騎馬往女方家趕,女人坐轎往男方家趕,在半路上相會后,一起回男人家。這樣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也盡可能在天黑之前,拜天地,入洞房。

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兩個道理 :人到底是靠自己的,人是要主動變通的。

我們常常強調「無規矩不成方圓」,家有家規。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不打破原有的規矩,就變成了墨守成規的人。

孝順父母、幫助子女,這是家庭應有的模樣,但是坐等孝順和幫助,注定會失望。各種抱怨,接踵而至,家庭的悲哀,從此開始。

01

子女在等父母的幫助:父母卻偏心、普通、貧窮。

小時候,我們以為,父母是無所不能的。

一個孩子想要天上的月亮,父親說:「能啊。」然后父親端來一盆水,接住了月亮的倒影,還有月光輕柔地灑在水面。

母親講了很多的故事,把孩子帶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

孩子在上學時,父母拼盡全力為孩子保駕護航。買學區房,花錢上補習班,請家教,上大學,似乎是一氣呵成的。

孩子長大了,走進社會,發現自己學到了很多,但是難以施展拳腳。打工一輩子,不甘心,要創業致富,又沒有本錢。

伸手向父母要本錢的時候,孩子發現父母「太窮了」——原來自己不是富二代、官二代。

更可悲的是,孩子發現父母很偏心,在教育方面,并沒有全心全意對自己好,而是對某一個孩子好。

翻譯家傅雷,有兩個兒子,都很聰慧。傅雷堅持送傅聰學感情,而傅敏想要學,也不允許。

傅雷還認為,傅敏沒有什麼天分,踏踏實實做一份工作就行了。因而,偏心的問題,一目了然。

孩子越長大,越發現父母的無能。但是在內心深處,卻期待父母幫忙,希望父母是公平的,起碼在關鍵時候,能夠給自己一些力量。

在人脈方面,父母也是很薄弱的。尤其是在農村的父母,能夠認識的人,就是七大姑八大爺,還有父老鄉親。能夠找到像樣的工作,就是在工地上挑土,掃大街等。

孩子走向外地時,只能孤零零地走路,對父母失望到了極點。

越來越多的人,怨恨原生家庭的傷害,卻是內心深處,期待能依賴。要是因此變成了啃老的人,就更悲哀了。

02

父母在等子女的孝順:兒女卻沒有出息、居無定所、怨恨家庭。

「養兒防老,積谷防饑」的古訓,很多父母都記得。雖然嘴里說,以后自己想辦法,不要指望兒女,但是內心深處,仍舊會期待兒女的孝順。

也有一些父母,在中年時沒有準備養老金,房子也沒有,坐等兒女長大,然后搬到兒女家去住,或者在某個地方居住,等兒女給贍養費。

并不是所有的兒女都很孝順;并不是所有孝順的兒女,都有孝順的本事。

現在,很多年輕人外出漂泊,自己都無法扎根,怎麼能帶上父母一起飛翔呢?

我的大姐,長期在外地工作。忙起來的時候,連打電話給母親也少了。

母親常常抱怨,為什麼生了一個「白眼狼女兒」。

母親沒有辦法理解年輕人的生活,她總以為,兒孫滿堂,家人常常相聚,就是好日子。

現在,大姐去了深圳打工,和母親的距離更遠了。母親越發失望,內心拔涼的。

有一個理論,叫「山不過來,你就過去」。

當兒女很忙,父母也很想兒女的時候,父母是可以降低姿態,主動去找兒女的。也許兒女在外,沒有房子,但是父母可以在旅館住幾天,和兒女說話,團聚。

從時間上來說,父母更加自由。從孝道來看,兒女應該主動靠近父母。到底如何做,真的不要固執。

古人說:「養不教,父之過。」

遇到非常不孝順的兒女,父母不要抱怨,應該想一想自己曾經做了什麼,讓兒女寒心。強求兒女要孝順,這是行不通的,一旦關系鬧翻了,父母就會更加孤獨。

家庭關系如何,是有因果的。父母曾經做了什麼,無形之中又會回到自己身上。

03

當一個家庭的悲劇出現了,不要回避,不要怨恨,要積極改變自己。

要懂得,父母不僅僅屬于家庭,而且還屬于世界;子女也一樣。

人在社會上,不僅要處理家庭關系,還要處理人和社會的關系。家庭幸福,需要金錢和房子等,而這一切,都要從社會上去獲取。

其一,靠自己。

別等家人會給你什麼,要看看自己能從社會上得到什麼,并且把自己得到的東西,盡可能地給其他家庭成員。

其二,變規矩。

經營家庭需要很多的規矩,但不要模板化。根據家庭的變化,年紀的改變,推陳出新。每個人都以身作則,又能推出一個大家長,形成凝聚力,就對了。

詩人勞倫斯說過:「你將擁有的家庭,比你出身的那個家庭重要。」

到了一定的年紀,父母和子女是「各管各家」的,主動適應新模式,大家小家都會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