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飄》,看清人生的這3個真相

-

第一次讀《飄》時,還是在學生時代,那時只看到了愛情。人到中年,經歷幾多世事滄桑,生命的軌跡發生了諸多的變化,再讀它,有了不同的心境和感悟。

書中人物的成長經歷和覺醒意識,發人深省、給人力量。從他們的參照中,當你領悟到生活的意義、看清人生的真相,你會活得通透、清醒,未來之路不再迷茫。

學會謀生,是女人站立的課堂

嫵媚動人的斯佳麗,是塔拉農場莊園主的女兒,從小衣食無憂,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單純天真的她被眾多男孩子們喜愛著,她也憧憬著美好的愛情,然而當戰爭來臨時,一切美好似乎停滯了。

斯嘉麗的第一段婚姻結束后,百無聊賴的她接受媚蘭的好意,前往亞特蘭大小住,可沒過多久,戰火就蔓延到此。

缺衣少食、物資匱乏,在炮彈不斷地襲擊中,心急如焚的斯嘉麗一心想逃離險境,回到塔拉莊園。

她等到媚蘭的孩子平安出生后,迫不及待地讓白瑞德給她弄到了馬車,冒著戰火硝煙穿行在炮火隆隆的途中。

歷經了種種磨難和艱辛,斯嘉麗親眼目睹了戰爭帶來的災難性破壞,逐步適應了惡劣的環境。

以前要是沒有柔軟的鴨絨被褥和亞麻床單,她是睡不好覺的,如今在長途跋涉中,她像個在田里勞作的農婦,躺在硬木板上過了一夜。

泰戈爾說過:「只有經歷過地獄般的磨礪,才能練就創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過血的手指,才能彈出世間的絕響。」

環境可以改變人,也可以造就人。戰爭的殘酷改變了斯嘉麗,也造就了她抗爭的勇氣。在災難面前,勇敢地邁過去才是上策。

斯嘉麗決心回家時就已經面臨巨大的挑戰,一個弱女子抖著韁繩、駕著馬車,把婦孺帶回來,這份勇氣,實在讓人敬佩。

斯嘉麗回到家鄉后,眼前的一切遠比自己想象的糟糕。母親去世,兩個妹妹病臥在床,父親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已變得精神失常。

一夜之間,她從當初被人伺候的大小姐,變成了塔拉莊園的庇護人,要強的她不愿意去求助親戚、靠人家的施舍過活,她要用自己的雙手養活家人。

曾經嬌柔的斯嘉麗已經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脫胎換骨的新女性,以強大的形象站立起來是她的成長課。沒有遇到挫折之前,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強大。

為了能夠活下去,斯嘉麗帶頭在紅土地上收棉花、做農活。

當溫飽還未解決時,又面臨塔拉莊園補交300元的稅款,斯嘉麗借錢無門,情急之下,為了不使塔拉莊園毀滅,她不惜犧牲自己,用討好和哄騙的方式搶走了妹夫弗蘭克。兩人結婚后,她繳清了稅金,消除了威脅。

婚后,斯嘉麗管理著木材廠的生意,決心像男人一樣賺錢,這樣既能寄錢養活家人,也不需要向男人說明用途。

她拼命設法賺錢,每天駕著馬車,來往穿梭在木材廠的路上,即使遭到人們的非議,也不在乎。

生意場上,她抖摟出一身本事,比男人們還要能干、勇敢,對生意的門檻之精,加之在困境中的奮斗,男人們都不敢小覷。

亦舒曾說:「作為女性,先要爭取經濟獨立,然后才有資格談到應該爭取什麼。」

經歷過戰亂、苦難、饑餓,和為了錢付出的代價,斯嘉麗逐漸明白,有賺錢的能力才是女人可靠的保障,也是最正確的選擇。

有了經濟基礎,說話會更有底氣,也會有真正的安全感。學會謀生,是女人繞不過去的課堂。

好的婚姻,是對等的付出

婚姻的意義在于相互懂得、彼此珍惜,情感的付出要對等,否則終會有分崩離析的一天。

媚蘭和艾希禮是在感情的基礎上走到一起的,他們了解對方的性情,懷揣著對彼此的愛戀,相互幫襯,完美詮釋了婚姻的真諦。

艾希禮性格孤僻,不善于交際,和媚蘭溫柔沉穩的性格正好相互匹配。相似的人在一起,才會有更多的心靈相通之處,彼此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的心意。

斯嘉麗的父親知道女兒喜歡艾希禮,并不認可她的選擇,他告誡女兒說:「只有同一類型的人結婚,才有幸福可言。」

斯佳麗涉世未深,沒有深刻地理解這句話,認為只要有愛就夠了。斯嘉麗一心想要得到艾希禮,卻不能理解他的所思所想,他們的心靈無法溝通,思想也不在一個頻道上。

艾希禮在拒絕斯嘉麗時也說明了這一點:「我們是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單憑愛情是不能使婚姻美滿的。」

艾希禮和媚蘭的感情是情投意合,艾希禮形容媚蘭「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我們也相互理解。」

他在上戰場前,請求斯嘉麗照顧媚蘭,生命的緊急關頭,他想到的是如何安頓好妻子,讓她有依靠的人。媚蘭死后,他痛苦地說:「我的一生所愛,都是媚蘭。」

媚蘭知道艾希禮是一個不切實際的人,所以她臨死前請求斯嘉麗幫忙照顧艾希禮,也指出了他的缺點和不足之處,而且不讓他知道受人托付之事。

相互尊重的理解與關懷,只有心心相印的人才能懂得,也甘愿為彼此付出一切,這是兩人攜手走下去的法寶,也更容易獲得幸福。

而反觀斯嘉麗和瑞德的婚姻,就沒有體現出這一點,最終兩個人以分手告終。楊瀾說過,一段好的感情,重要的是彼此付出。

瑞德對斯嘉麗一直是懂得和包容的,讓她盡心做自己想做的事,給她安慰和力量。

而斯嘉麗像個被寵壞了的孩子,任性地消耗著瑞德對她的愛和縱容,夢想著要和艾希禮鴛夢重溫,對白瑞德這份熱烈的愛沒有給予同樣的回應。

感情是相互的,沒有回應的付出總有一天會覺得心累,只有彼此付出才是讓愛情長久的真諦。

「即使是最牢固的愛,也會有消失的時候。」 瑞德被這場婚姻消磨的失去了耐心,最終離開了斯嘉麗,她追悔莫及。

生活中別弄丟那個真正對你好的人,無論是友情、愛情,他再愛你,也有底線和尊嚴,不要等到失去后才后悔,成為一生的遺憾。

好的婚姻,相聚于愛情、相守于責任、中間靠努力去維系,才是最好的模樣。

活得通透,是女人的高級智慧

以前,一直被斯嘉麗的魅力吸引,認為她的光芒蓋過了其他人。在不斷地翻閱中,相貌平平的媚蘭引起了我的關注,她的為人處事和刁蠻任性的斯嘉麗比起來,其個人魅力絲毫不落其后。

媚蘭是一個傳統意義的女性,骨子里有堅強、言行中有教養、交往中有包容、心底里有善良。

她對丈夫艾希禮一腔赤誠,溫柔體貼,奉獻了自己全部的愛意。

和斯佳麗的關系,像朋友、又像母女。她的穩重與理解給斯佳麗帶來了力量,也像母親一樣對斯嘉麗包容、愛護,給她諸多溫暖。當斯嘉麗在硝煙炮火和驚心動魄中,將她們母子帶回安全塔拉時,媚蘭感激有加,也認定了斯嘉麗是一生的朋友。

看似體格弱小,需要保護的媚蘭,其實身上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她的鎮靜和堅定在某種意義上反倒成了斯嘉麗精神上的「保護神。」

斯嘉麗帶著媚蘭回到塔拉莊園后,莊園遭到過北佬的兩次入侵。兩次媚蘭都幫斯嘉麗及時妥善地處理了險境,沒有遭到更大的損失。

高傲的斯嘉麗始終認為是自己在保護著媚蘭,在兩人共患難的日子里,她才逐漸明白,媚蘭一直是她的劍和盾、安慰和力量源泉。

當斯嘉麗還在愛情里糊里糊涂時,媚蘭已看懂了斯嘉麗和瑞德兩人之間的愛,只是斯嘉麗自己未曾明白。

斯嘉麗一直沉迷在夢幻的網里,對艾希禮念念不忘。當她向艾希禮訴衷腸時,不料被朋友和傭人發現,頓時流言四起。

媚蘭聽說后,沒有亂了陣腳、對斯嘉麗產生敵意,而是依舊請她幫忙招待客人。媚蘭用行動及時化解了隨之而來的疾風驟雨,保護了兩個人的名聲。

以媚蘭的智慧和聰明,她不可能不知道斯嘉麗心中所愛,只是她明白最適合艾希禮的人是自己。在感情方面,斯嘉麗就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媚蘭要比斯嘉麗成熟許多,她對斯嘉麗的品行也心知肚明。

這種讓每個女人最抓狂的消息,她用冷靜、理智處理得沒有瑕疵,既堵住了悠悠眾口,也體面地維護了三個人的尊嚴。讓艾希禮更加尊重她,斯嘉麗更是把她看做精神上的依靠和知己。

識大體、懂人性,活得明白、看得通透,這樣的女人是人們心目中的白月光,她也用品行贏得了世人的尊敬。

媚蘭死后,白瑞德評價她時說:「她是我所認識的,唯一的完美的好人。」閱人無數的白瑞德,唯有媚蘭是最讓他欣賞和尊重的女子。

一個女人,即使沒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件,只要掌握好了自己的心,有分寸、知進退,一樣可以成為人們眼里了不起的人。

《飄》自問世以來,一直受到許多人的青睞,打破了美國歷史上所有的出版記錄。據作者瑪格麗特·米切爾的仆人回憶,她們家每五分鐘就有人敲門、打電話過來。

這種影響力是空前的,也足以說明小說本身有多麼大的普世意義。

斯嘉麗、媚蘭、白瑞德和艾希禮,他們的思想觀念,言行舉止,依然能給我們深刻的啟示。

無論從哪個層面講,這部經典我們都沒有理由錯過,它蘊含的社會價值、精神意義、人性的探索,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