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不興旺的三個原因,有一個都要反思

一人旺,不算旺;一家旺,才算旺。

不管妳多厲害,如果家庭不好,或者夫妻關系很亂,拿著錢、住著豪宅,也不是好日子。

家庭興旺,從縱向來說,是幾代人一起努力的結果;從橫向來說,是兄弟姐妹齊心協力的結果。并且,把好的家風,推陳出新,傳遞下去。

要明白,家庭不興旺,不僅要從自身尋找原因,更要聯合家人一起反思和改變。以下幾個原因,有一個都要反思。

01

父母的責任不到位,示范不夠。

《顏氏家訓》有言:「父母威嚴而有慧,則子女畏慎而生孝矣。」

父母的形象,在兒女心中是非常高大的,是值得學習的,那就會形成兩代人之間的互動,父母的話,也更能深入到兒女的心靈深處。

兒女在童年的時候,很天真,父母的話,會愿意聽。 但是兒女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有自己的認知,父母說的、做的,不符合社會道義,不能促進家庭發展,就會變成「厭惡的嘮叨」,反而把兒女趕到家外去了。

一個家庭的興旺,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若不是,就是敗落的征兆。父母必須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言語的教誨,不如積極的行動。夫妻恩愛、夫唱婦隨、父親如山、母親如水、教誨如海,這樣的家庭經營模式就對了。

北宋時的蘇洵,年少時有些吊兒郎當,希望一輩子做一個「游俠」。

他結婚之后,妻子程氏常常嘆息,讓蘇洵很難受。接下來,蘇洵發現,妻子的本意,是要他發奮圖強。

程氏是眉山富豪程文應之女。她知書達理,也懂得「富貴」的好處。

史書上說:「年二十七,始發奮讀書。」蘇洵能學有所成,有一半的功勞,是妻子的。

更難得是,蘇洵拿起書本之后,不管有沒有考取功名,都沒有停下來。

有一天,書桌上擺著粽子、糖、筆墨等。蘇洵一邊讀書,一邊吃粽子。吃完粽子才發現,糖沒有動,墨汁少了很多。沾著墨汁的粽子,味道如何,他想了想,笑了。

因為蘇洵愛讀書,因此他的兩個兒子蘇軾、蘇澈感受到了「書香世家」的味道。父親的影響力有多大,可見一斑。

有句話說得好:「妳以為責任是什麼?妳以為責任就是終身相守,扔幾個錢在家里。真正的責任是要在乎妳所愛的人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受。」

只要妳真的愛家庭,就要承擔起賺錢、教育、建立格局等責任。否則,上梁不正下梁歪。

02

手足關系鬧得很僵,合力不夠。

看看北宋文豪蘇軾和蘇澈的感情,我們就會明白,兄弟姐妹如何相處,如何一起促進大家庭的發展。

蘇軾因為烏台詩案,進了牢籠。蘇澈想辦法搭救,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困頓之下,蘇軾寫道:「與君世世為兄弟,更結來生未了因。」

皇帝看到蘇軾的詩句,非常感動,也進一步有了釋放蘇軾的想法。

平時,蘇軾蘇澈也會寫信互動,互相鼓勵。蘇澈說 :「相攜話別鄭原上,共道長途怕雪泥。」前路漫漫,我為妳分擔,妳也為我分擔,再大的苦難,也會迅速降低難度50%。

俗話說:「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挑苦命人。」當我們看過俗語之后,要這樣想——兄弟姐妹牢牢抱成團,麻繩就粗了,厄運就被趕跑了。

壞的運氣,就像彈簧一樣,妳的家庭弱了,彈簧就抵制了一切;妳的家庭有力量了,彈簧就退縮了。

反過來看,當下很多的兄弟姐妹,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是日子很難,而是看到家人就像遇到仇人一樣。

一旦家庭有了困難,誰都袖手旁觀,甚至做出落井下石的蠢事,家庭自然就崩潰了。

關鍵是,遇到了不團結的兄弟姐妹,愿意善待家庭的人,慢慢心寒了,從而家庭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人心齊,泰山移。這樣的道理,我們要牢記,千萬不能逆著來。

03

生活方式沒有形成規矩,節省不夠。

蘇洵和妻子程氏,為了過好日子,一起想辦法。畢竟,在當年,要送兩個兒子去科考,費用是巨大的。

程氏租了一間大房子,用來做布帛生意。為了賺錢,手上長了老繭——補完兒裝扎女鞋,不眠夜,日曉岡。

到了兒女這一代,從蘇軾的生活中,展示了母親程氏的很多做法。比方說,蘇軾被貶黃州之后,不僅開荒種地,還形成了一個節省開銷的規則——從積蓄里拿出錢,分成三十個小串,掛在房梁上,每天早晨取錢,還做好記錄。沒有花完的錢,用一個大竹筒存起來。

連續幾代人,都有存錢的習慣,何愁家庭不富有?可惜的是,總有一些家庭,培養了敗家子。

敗家的人是自然出現的嗎?不是的,是父母溺愛的結果,或許是父母本身也很奢靡,形成了陋習。

最可悲的是,一個家庭的收入不高,但是開銷巨大,總是有花錢的窟窿。甚至有攀比的習慣,花一些冤枉錢。

沒有經濟支撐、經濟管理混亂的家庭,自然就不會興旺。

04

看過這樣一句偈語:「假使百千劫,所造業不亡,因緣際會時,果報還自受。」

積德積福,是一個家庭興旺的根本。但是我們不要搞錯了,不要以為,對外人客氣,幫助全世界的人,就是大恩大德。

必須明白,德福首先要從自己人開始。自家都搞不好,還把外人當成「寶」,這是本末倒置的。

家庭不興旺,不要著急,不要憤怒,對照家庭實際情況,做好「團結、示范、節儉」三篇文章,就能逆襲。

希望我們,有一個像樣的家,有一顆陽光的心。

用戶評論